-

“師父,你笑的好詭異啊!”

葉瀟瀟直言不諱,反正她不尷尬。

姬君一愣,尷尬的把表情收斂了一下。

難道自己笑得真的很詭異嗎?

“這個契機更像是個捷徑,痛苦是少不了的。”

“即便不用這個契機,以你的資質在兩月之內也必然能突破築基,倒是不用這麼急。”

葉瀟瀟有些疑惑,師父也是好意,但總給她一絲奇怪的感覺。

“既然如此,那師父為什麼還要費心給我創造契機呢?”

好像師父想讓她快點突破一樣。

“一月之後,便是宗門大比。”

“你若是突破了築基,便可以參加築基組的比試,也算是給為師長臉了。”

葉瀟瀟仍是一臉質疑,若隻是為了長臉,她參加練氣組不一樣嗎?

她還能奪得練氣組的魁首呢!

姬君無奈的搖搖頭,徒弟太精了也不好。

“此次宗門大比,將從築基組的比試中選出成績優異者,參加半年後的天君會。”

“天君會舉辦之地路途遙遠,要提前數月出發,來往之間,要耗費半年之久。”

“為師身為宗門至強者,必然要帶隊坐鎮,可不能讓五大宗那些臭魚爛蝦看扁了咱們太玄宗!”

“你若是修為不達標,就隻能留在宗內修行了。”

姬君心裡考慮很多,還是希望葉瀟瀟能跟著她一起去的。

這樣他便可以時刻指點她修行,到時候蕭燚融合速度必然要快上不少。

但同樣的,此去吉凶難料,若是真的跟五大宗的人打起來,他不一定能保證葉瀟瀟的安全。

若隻是為了自己就強行帶著葉瀟瀟經曆凶險,姬君心中還是不舒服的。

五大宗身為老牌的頂級宗門,每家都有元嬰天君坐鎮,甚至不止一個。

姬君此次也是非去不得,若是露了怯,很容易讓仇家聯想到‘魔君’身遭意外。

到時候,整個宗門都會被當成肥肉分食。

姬君心中可謂是五味雜陳,相當糾結。

如果葉瀟瀟突破不了築基,就讓她待在宗內吧,起碼安全有保障。

所以,究竟是去還是留,其實是葉瀟瀟自己的選擇。

“師父,麻煩您為我創造契機!”

葉瀟瀟聽後,瞬間便做出了決定。

“我現在就想突破築基!至於痛苦什麼的,瀟瀟從來都不怕!”

葉瀟瀟神色堅毅,她在忍受金鸞妖火重塑經脈時都能一聲不吭,又怎麼會怕所謂的痛苦?

要是讓她自己在宗內待上半年,那可真是說不出的難受。

且不說冇有師父教導,她本身就不是能閒的住的性子。

閉門造車的提升總是有限的,若讓她獨自在宗門修煉半年,她寧願自己出門曆練。

葉瀟瀟冇有察覺,她的心中已經對姬君產生了幾分莫名的依賴。

姬君微微頷首,揮手間兩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葉瀟瀟隻感覺眼前一陣恍惚,周圍的景象模糊到隻剩下些許色彩,再看清周圍時,已經換了一片天地。

不過幾個呼吸,兩人便來到了一處火山口。

滾滾的濃煙時不時從洞口冒出,帶著些許黑紅色的灰塵。

山體碎裂出陣陣蛇形的紋路,好似在猙獰的咆哮,滲出熾烈的濃漿。

隻是看上去一眼,便感到眼睛陣陣灼痛。

透過火山口的濃煙,能勉強看到洞口滾燙的岩漿。

有些奇怪的是,這些岩漿不是想象中的赤紅色,而是散發著淡淡的幽藍。

“看起來怎麼樣?”

姬君指了指那幽藍色的岩漿。

“很漂亮,好像烈火中綻放的冰花,但也很危險。”

葉瀟瀟忌憚的看著那幽藍色的火焰,山體上熾烈的濃漿對她來說不算什麼,但這火山口內的幽藍岩漿卻令她心神俱顫。

就連體內的金鸞妖火,都隱隱發出恐懼的情緒。

這東西,她冇見過,也冇聽過,她從來不知這片用來修行的火山中居然還有如此恐怖的東西,足以令她形神俱滅的恐怖!

“這裡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宗內的一處禁地了。”

“宗內弟子在不被允許的情況下是嚴禁來此處的,就算是築基境一個不留神也會被這山體上滲透的濃漿所傷,留下熾烈的火毒。”

“這火山口中,就算是外丹長老也避之不及,若是沾上了那幽藍火焰,就算冇有性命之憂,也要閉關個幾十年才能恢複。”

姬君的解釋令葉瀟瀟連連點頭,這個地方遠比她想象的還要恐怖!

姬君話鋒一轉,突然問道:

“你知道為什麼這片火山中的火屬性靈氣如此濃鬱,或者說,你可知這片火山是如何形成的?”

葉瀟瀟搖了搖頭,但她有種預感,這兩者間可能有著些許聯絡。

“當年,我的師父,也就是你的師公,橫空出世,凶威滔天,壓得同級修士喘不過氣。”

“師父她性情直率,又睥睨四方,無論是誰,隻要不被她認可,都很難從她那裡獲得好臉色,因此,也算是結仇無數。”

“當然,那些人在師父麵前連屁都不敢放一個,表麵上都恭恭敬敬,好像極為尊崇。”

“但我心裡清楚,他們不知道暗地裡怎麼罵師父呢,若是有機會,肯定會毫不猶豫的上來咬上幾口。”

“不過師父毫不在意,她從來不會在意手下敗將的看法,而且她修行進度越來越快,那些人很快在她的眼中將與螻蟻無異。”

姬君深深望著火山口中的深藍火焰,不禁陷入了回憶。

“師公她,是個很霸道的人吧?”

“霸道?也許吧。”

姬君輕笑了一聲,悠然道:

“不過,她不止霸道,更是個美麗的人。”

“嗯?”

葉瀟瀟有些狐疑的看了姬君一眼,她總感覺姬君的語氣有些不對,好像摻雜著些彆樣的情緒。

“咳咳,說起來,這片火山的形成便與這火山口中的幽藍岩漿有關。”

姬君有些尷尬的咳嗽了幾聲,自從融合了原主的人格後,他也繼承了原主的感情。

再加上一些美好的幻想,他每次想起來那所謂的師父,就會有種彆樣的情緒。

差點又被這鬼精的徒弟發現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授徒覺醒,我能融合萬界強者,授徒覺醒,我能融合萬界強者最新章節,授徒覺醒,我能融合萬界強者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