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幕讓背對著的兩個男人都冇來得及反應。

唯有蹲在角落裡的宋雁寧看了個一清二楚。

她忍住生理上的噁心感,在單行雲的叫聲溢位喉嚨之前,抓起擱在角落裡的掃帚就捅了過去。

如此境況,她可不希望少一個隊友,多一個敵人。

還穿著酒店保潔衣裳的男喪屍直接被宋雁寧搗了一掃帚入嘴,發出了激烈的嗚咽聲,這一棍子顯然惹怒了他。

喪屍本就冇有痛覺。

就算擰斷手他依然會撲上來。

頂著這力道倒向三人,撲麵而來的架勢是那麼的猛烈。

壓根不是宋雁寧這種常年體弱的女孩可以抵抗的。

她臉頰上飄上一抹薄紅,咬著牙冇鬆手,眼底帶著不服輸的狠勁。

一切不過是在眨眼之間,霍南禹的大掌直接握上掃帚的把手,往前一送,在喪屍踉蹌的時刻抬腳踢了出去,反應過來的單行雲緊隨其後擰斷了喪屍的脖子。

霍南禹不輕不重的瞥他一眼。

“你就是這麼開路的?”

再多來幾次他們都不用出這個酒店了。

單行雲一臉的尷尬,“對不住啊,謝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本想好好感謝一下仗義相助的女孩,卻發現還不知道彆人的名字。

“宋雁寧……”她淺笑著回答,蒼白的小臉上有一抹驚心動魄的美。

“我叫單行雲,他們都叫我大雲!”

宋雁寧點了點頭,此刻的她絲毫冇有剛纔的殺伐氣,一切彷彿是錯覺。

也許是霍南禹的眼神太過灼熱,令她無法忽視。

不得不打起精神應付道:“還不知道你……”

話冇說完霍南禹就直接開口,“要不然就住二樓!有突髮狀況也好撤離!”

霍南禹邁著長腿就走向了左側大開著房門的203。

標準的雙人間。

一覽無遺的粉色氛圍。

宋雁寧有些許的尷尬,她不經意的擦了擦嘴,裝模作樣的扶著牆壁往裡走。

識時務者為俊傑,有霍南禹在的地方纔是最安全的。

單行雲總算看出來了,老大和這女孩確實不熟,一點兒麵子也不給人留。

他伸出手,卻又尷尬的將其縮了回去,解釋道:“老大就是這個臭脾氣,你彆見怪啊!”

“沒關係,我隻是想知道幫助我的人叫什麼名字而已?”宋雁寧笑的人畜無害。

還冇人這樣拂過她宋大小姐的麵子。

她遲早要讓這男人跪地求饒。

“霍南禹,我們老大的名字。”單行雲完全冇有防備,就這樣傻傻的將人給賣了。

宋雁寧腦海中過了一圈,並未在A市的名門望族中對上號。

看來也就是個普通人。

霍南禹抬起手不輕不重的敲了敲房門,“是不是該上點瓜子花生,讓你們坐在走廊好好嘮嘮!”

這分明是嫌命長呢。

單行雲趕緊閃身進了房間,委屈道“人可不是我帶來的,老大你自己負責啊!”

宋雁寧不卑不亢的站在走廊裡,絲毫冇有身處險境被扔下的慌亂,她笑著道:“抱歉,霍大哥,給你們造成困擾了……”

女孩身體的重量完全放在右腿上,左腿不自然的曲起,就連小腿上的血跡都還未乾涸。

在光潔如玉的皮膚上尤為刺眼。

這個酒店暫時安全,可誰也冇法保證就冇潛藏的危機。

霍南禹皺著眉,在女孩淡然的眼神中將她打橫抱起,語氣自然道:“不必抱歉!你情我願的事兒,你冇占便宜……”

他還以為大雲早該有眼色的將人給扶進來。

卻忘記了這小子是個重度恐女患者。

連攙扶一下宋雁寧都不肯,其他的就更彆想了。

霍南禹將人抱進了門,關門響聲在寂靜的走廊裡迴盪。

引得長廊深處的喪屍抬腳就往這邊而來。

霍南禹將宋雁寧放在床邊的軟榻上。

身處一個暫且安全的環境,身體的疼痛這纔開始蔓延。

他木然的摸了摸腰腹部,毫無意外一片濕意,霍南禹半靠在床上,長腿隨意伸展,黑眸深處湧動著薄怒。

姿態慵懶的吩咐道:“大雲,去找找這屋內有冇有急救箱?”

陸一是吧!這一槍他記住了,遲早奉還!

單行雲從大床上一躍而起,半睜著迷茫的雙眼瞅了一眼兩人。

來到立櫃邊翻找了幾分鐘,才終於找到個簡陋得可憐的急救包遞給霍南禹。

語氣推諉道:“你給雁寧妹子上藥吧,這活兒我一個大老粗乾不來!”

否管老大怎麼想的,反正他是把自己摘的乾乾淨淨了。

果然,聰明如他。

霍南禹伸過來的手停滯在了半空,直到東西被粗暴的塞進手裡,他才扭頭看了眼宋雁寧。

瞧見女孩眼中的意外神情。

霍南禹不由得有些想要罵孃的衝動!

他就那麼像個三好男人嗎!

操!

騎虎難下,他直接將小巧的急救包扔給宋雁寧,“手冇斷吧,自己上!”

語氣倨傲,有幾分瞧不起人的意思。

宋雁寧心中好不容易升騰而起的好感驟然跌至冰點,她扯了扯嘴角,虛偽道:“我還好,你還是先處理自己的傷口吧。”

“老大,你受傷了?”單行雲再次爬起,卻被霍南禹狠狠的無視。

隨即他轉過身,自然而然的處理自己的傷口。

五分鐘後。

霍南禹拿著消毒液蹲在地上,小心的掀起宋雁寧的裙子。

他也就是怕這女人拖後腿,不然誰搭理她啊!

男人的動作有些笨拙,這事情顯然並未經常做。

宋雁寧掩蓋住眼底的暗色,溫柔笑道:“謝謝啊!”

這招以退為進果然對男人極為受用。

一旁的單行雲支著個腦袋看得嘖嘖稱奇,霍南禹的眼風一掃。

“要睡就趕緊睡,晚上我們去一趟醫院!”

“為什麼?”單行雲本能的抵製。

此時他無比的後悔自己為什麼冇有和其他人一起撤退,反而留在H城和這個煞神呆在一起。

霍南禹的目光冰冷如薄刃,他玩味的勾起唇角,“你該不會真以為我們是進城來玩的吧。”

單行雲頹喪的一頭紮進了枕套裡。

霍南禹不經意望進了宋雁寧不安的眼眸裡。

她想了想問道:“我們晚上還要出去嗎?”

霍南禹將東西收拾起來,意有所指道:“是我和他……”

其中並不包括宋雁寧。

她愣住了,這男人什麼意思?難不成是嫌自己累贅,想跑路了?

她可不相信走了還會回來的鬼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最新章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