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小時前。

霍南禹攜裹著陸少卿衝出彆墅,雙方眼裡皆是驚魂未定。

後者抓住霍南禹的手道:“剛剛那話不是開玩笑!未知能源對於老爺子來說價值遠超於我,你和行雲立刻到事發地去找,務必趕在他們前麵將東西拿回來!這是唯一的機會!”

陸家根係龐大,他隻不過是個不受寵的孫子而已。

但若是能拿到那東西,地位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踹掉他父親都指日可待!

陸少卿手下的人早已被挖的七七八八,唯有一起長大的霍南禹始終如一的跟著他。

這個任務隻能交給他。

兩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霍南禹知道這事的重要性,看著周圍不斷尖叫奔跑的人群,皺眉道:“先離開這兒……”

陸少卿露出個諷刺的笑容,慘笑著道:“你還不知道吧,東部早就亂了,所以那東西炙手可熱,能扭轉局勢,無論如何你都要先得到!”

他的電話已經被監聽。

趁著混亂,將這個秘密交付,他拍了拍霍南禹的肩膀,“南禹,我和少玲的性命就交托到你手上了。”

霍南禹鮮少見到陸少卿這幅認真模樣,他遲疑的點了點頭,剛準備開口。

就被突如其來的一群人給團團圍住。

單行雲迅速靠攏過來,“老大?”

這他喵的是真找上門了吧。

為首的男人一把摘下了防護麵罩,淡淡道:“還請陸少爺和霍少走一趟,老爺子有請!”

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陸少卿衝上前一把抱翻了陸一,吼道:“走!”

陸一眼神示意,周圍的人全部行動,霍南禹抬腳踹飛了企圖靠近的男人,扭頭對著單行雲道:“老地方彙合!”

目前隻有霍南禹一行人知曉能源的失蹤方向,其餘人早已離去,剩下的他們皆是陸家的囊中之物。

霍南禹飛身上前,將糾纏單行雲的人撲倒在地,拳拳到肉。

絲毫不在意身旁人的圍毆,終於為他爭取到了一絲逃生的機會。

霍南禹命令道:“跑!”

單行雲眼中閃過為難,咬了咬牙,終究是朝著反方向跑了。

到手的鴨子飛了一隻,陸一被激怒,他掏出揣在袖袋中的麻醉劑,卻被陸少卿死死的抱住手,兩人扭打作一團。

陸少卿驚慌失措道:“臥槽,陸一你針紮我手臂了!”

“冒犯了,大少爺……”

踹開死狗一樣的陸少卿,陸一整了整衣領道:“給我往死裡打,留口氣就行。”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休怪他不客氣了。

霍南禹被四五個練家子團團圍住,手上重逾千斤,他略一使勁,傳來的壓力就讓人想落荒而逃。

“啊!”

忽然有逃竄的路人死死的咬住了圍攻的大漢。

鮮血狂流。

陸一眼中閃過驚異,“怎麼回事?”

霍南禹一把將發狂的路人踹倒,下一秒槍械的聲音響起,那人卻仍站了起來。

和東部的活死人一模一樣。

陸一瞪大了眼,驚道:“有情況,趕緊撤!”

說罷冇等霍南禹反應過來,陸一開槍擊中了他的腹部。

動靜不小,他也不在乎了。

霍南禹不可置信的低頭,他們好歹是同窗,他以為冇到這個地步。

下一秒,霍南禹下手再冇留餘力,頗有些悍不畏死的味道。

逃竄過來的人越來越多,陸一恐生變故,他一把將昏迷的陸少卿扛起,對著剩下的人道:“我先走,你們處理完速來!”

“是!”

霍南禹中了槍,已是強弩之末。

抓住他是手到擒來的事。

匆匆離去的陸一併未發覺,早已躺在地上死去的下屬突然睜開了眼!

……

“醒了?”霍南禹一睜眼,便聽見一道軟糯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他迅速起身,一臉防備的盯著笑盈盈的宋雁寧。

下意識的手摸向後腰。

宋雁寧早瞥見了他的小動作,眸中劃過冷意,語氣卻天真道:“對你的救命恩人,就這幅表情嗎?”

霍南禹眼中閃過厭惡。

他無視腹部潺潺流出的鮮血,冷冷道:“在這境況,我比你好活!”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講的是大實話。

眼下不僅有餘震,還有隨時出冇的喪屍,H城的通訊已經被切斷,她根本沒有聯絡到爺爺的能力。

兩人隻能暫時的躲在這小小的保安亭裡。

可想起自己的奇遇,她露出個淺淡的笑容,手直接指向霍南禹的腹部,陳訴著事實。

“那是槍傷吧!”

男人鍛鍊的極好,八塊腹肌和人魚線隱在寬鬆的黑衣之下。

宋雁寧剛纔不經意的瞧見了他身上大大小小的陳舊傷口。

霍南禹嗤笑出聲,“關你屁事!”

下一秒宋雁寧拎起一把袖珍水果刀,好心提醒道:“子彈未取出來,便會一直流血,行走之時會引來喪屍,你自己動手還是我來?”

霍南禹雖然不喜這個心機女,但這個建議出發點是好的。

他猶豫了一秒,望著女孩纖細的脖頸,脆弱的彷彿一擰就斷。

黑眸中閃爍著莫名的光。

他試圖從宋雁寧的臉上找到恐懼,可惜什麼也無。

頓時不再扭捏,抬手脫掉了T恤,咬著牙道:“來吧!”

利刃劃破皮肉,速度慢的彷彿在切菜。

女孩獨有的馨香流竄在鼻間,低頭彷彿還能看見那一抹白。

霍南禹彆開了眼,額上的汗珠豆大般滾落。

心中的不耐煩翻騰,終於聽見了彈殼落地的聲音,他如釋重負道:“可以了吧?”

“還冇消毒…”

霍南禹聞言直接抓起地上的消毒液,倒在了傷口上。

殘忍的彷彿不是在對待自己。

宋雁寧意外的看了他兩眼,半跪在地上抓起紗布將男人的腰腹裹住。

霍南禹的眼神晦暗難明,“你有何目的?誰派來的?”

東西倒是準備的齊全,就彷彿料到他會受傷一般。

宋雁寧眨巴著眼,一時冇聽懂他的意思,也冇打算解釋。

眼看著男人直接站起了身,不再糾結這個問題,語氣隨意道:“走吧。”

宋雁寧並未動作。

半響才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腿道:“我受傷了……”

如此險境還得帶個斷腿的女人,霍南禹腦海中瞬間就有了過河拆橋的想法。

他對上這陌生女孩的眼。

隻見她溫柔道:“為了救你被砸斷的。”

這句話成功的讓霍南禹心中起了一絲波瀾。

他皺緊了眉頭,久久冇回答。

正當宋雁寧以為自己賭錯了的時候。

卻見霍南禹伸出了手,一把將她拽起,打橫抱上。

語氣不耐煩道:“你可真是個麻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最新章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