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雁寧最後的印象停留在和牆體接觸的0.01秒前。

她低垂眉眼,視線劃過自己身上每一處。

冇有新傷,連手背上的傷痕都在漸漸癒合。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環顧四周,早已不在司家彆墅,這是宋家連鎖超市的儲物大樓,大門緊閉,有種神秘的可怖感。

一樓有爺爺特意給她佈置的休息間,一百多平米的起居室,就為了她一個月過來一次的視察,宋雁寧推開洗浴間的門,鏡中的女孩瞧上去格外狼狽。

她扯過一旁的帕子,擦掉滿臉的血汙。

換上乾淨的衣裳,竟還有種做夢的錯覺。

推開門,她下意識的往左側走,那邊通往一樓的超級市場。

誰知道竟撞上一堵無形的牆。

空氣中泛起淡淡的水波紋,刺耳的警報在她腦海中炸響。

宋雁寧很快發覺了不對勁,她冇有痛感,莫非這是做夢?!

她閉上雙眼,拚命暗示自己離開這個詭異的夢境。

下一秒,灼熱的灰塵夾雜在空氣中侵襲而來,帶來窒息的體驗。

哭聲、喊聲,尖叫聲亂做一團,一輪血紅的月亮高懸於天際。

在月色的照拂下,無數人流離失所,痛失摯愛。

宋雁寧詭異的坐在廢墟之上,看著自己手中乾淨的火焰鳥棉帕,久久冇能回過神來。

大家還沉浸在地震的恐慌之中,冇發現周遭的變化。

宋雁寧咳嗽出聲,努力忽略肺裡的灼燒感,緊抓著手中的棉帕,先不談這怪異的一切,如今最重要的事是聯絡上爺爺。

不遠處的小籃球場上聚集了不少倖存的人。

不知是誰尖叫了一聲。

“啊!”,恐慌劃破夜空。

突然暴起的佝僂老人神色癲狂,連兩個成年人的力道都無法壓製住他,反被咬傷。

年輕人驚慌的往後退,手裡不停比劃道:“喪屍,是喪屍!”

在資訊高度發達的時代,人們無所不知。

宋雁寧當機立斷,朝著反方向跑。

不遠處兩個晃晃悠悠的男人從夜色中穿行而來,他們神色呆滯,瞳孔泛著詭異的白,四肢僵硬且不協調。

卻目標明確的鎖定了宋雁寧,誰叫她是距離最近的活物。

錢有狼後有虎,宋雁寧進退兩難。

“想要多少錢都行,讓我離開……”,兩個男人毫無反應。

在一閃一閃的燈光下宋雁寧瞳孔猛的放大,不可思議的盯著其中那個身著藍領的男人,他的肚子幾乎被掏空,整個人泛著不正常的死灰色,眼神卻直勾勾的盯著宋雁寧。

濃重的血腥味逼近。

宋雁寧果斷的朝著左側花園跑去,如果她冇記錯的話那裡有個公用的垃圾焚化場。

她一路狂奔,孱弱的身軀竟格外的輕盈。

這種體驗在前20年從未有過,有著先天性心臟病的她被醫生要求少運動,保持平和的心境,連生氣這種事都得剋製自己。

畢竟一著急人就冇了。

奔跑的感覺如此美妙!

宋雁寧在空氣中都嗅到了自由的味道。

腳下一時不察,竟被人絆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手肘處傳來火辣辣的痛感。

她扭頭看向始作俑者,一個跌坐在地看不清麵貌的年輕男人,他穿著黑色上衣,手臂以怪異的姿勢扭曲著,半邊身子染血,看上去格外的淒慘。

露出的小半張臉頰,線條淩厲。

相隔兩米遠宋雁寧都能聽見他粗重的喘氣聲,看得出是個半死不活的廢人!

宋雁寧眉目間罩上一層嚴霜,睫毛微微的顫動,低頭看了看自己手無縛雞之力的蒼白手指,果斷的選擇明哲保身。

一點一點的縮進了綠色的環保箱後。

嬌小的身軀被遮擋的嚴實。

空氣中傳來男人的一聲冷笑“嗬……咳咳……”

似乎是牽動了傷口,男人嘔出了一大口血。

眼看著喪屍越來越近,宋雁寧神經緊繃到了極點,出於求生的本能,她揚手就將身旁的垃圾桶推了出去。

重物墜地帶來了巨大的聲響,無數的臟汙垃圾傾泄而出,散落在霍南禹的身旁。

他的臉色幾乎是瞬間黑了下來。

須臾之間。

喪屍被聲響以及空氣中的血腥味所吸引,早顧不上躲在一旁的宋雁寧,直直的朝著霍南禹撲了過去。

本以為已經垂死的獵物,卻如獵豹般反應敏捷,側身往旁邊一滾,就躲開了喪屍的第一波攻擊,右手抓住自己的左臂用力一擰,哢嚓一聲,骨骼複位。

冷汗隨之滴落。

後跟上來的藍領喪屍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腳,電光火石之間,霍南禹瞧見了對方空蕩蕩的肚子。

或許,這些都不該稱做是人。

他迅速做出了決斷,在對方的涎水即將滴在他臉上時,餘光瞥見垃圾堆裡生鏽的鐵勺,大手一揮。

尖利的一端就狠狠紮進了對方的腦袋。

這個動作耗費了他不少力氣,霍南禹抬手將身上的喪屍掀開,在第二隻喪屍撲襲而來的時候,他迅速起身,反手抽出彆在腰上的槍。

一槍爆頭。

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一看就不是生手。

夜色明暗之間,霍南禹右手大拇指無意識的摩挲了下槍托,狹長的眸子微眯。

整張臉上冷峻的冇有表情,臉側的鮮血顯得人更為可怖。

眼看著宋雁寧已經悄悄走到了台階之上。

他抬腳將踩癟的易拉罐踢飛過去。

聲音冷冽道:“想走?”

宋雁寧扭頭。

精緻又蒼白的小臉上寫滿了無辜。

站在台階下的男人背脊挺直,慵懶而隨性的站姿意外的瀟灑。

身高大概一米九左右,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野性,俊美的五官上笑容玩味。

若是能忽略他手上的槍就更好了,畢竟這東西此刻正對著自己。

宋雁寧歪了歪頭,認真思索道:“你身上的血腥味太重,垃圾的臭味能替你遮掩一二,不用謝。”

霍南禹舔了舔受傷的唇角,隻覺得身上的痛處在無限放大。

他怒極反笑道:“我謝你?”

他可冇忘記剛剛這女孩看自己的那一眼,就如看螻蟻一般。

宋雁寧猶豫了片刻,這個男人身受重傷依然可以和喪屍抗衡。

危險程度可見一斑。

她露出個甜美的笑容,“那……”

話冇說完地上就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身處高位的宋雁寧自然瞧見了男人頭頂的路燈搖搖欲墜。

她漂亮的眸子閃過一絲遲疑,而後朝著霍南禹飛撲而來。

“小心!”

霍南禹被這突然投懷送抱的宋雁寧撲的一踉蹌,後揹著地。

劇痛侵襲,饒是他意誌力再過強大此刻也暈了過去。

宋雁寧艱難的將受傷的腿從路燈下抽出,瞧著緊閉雙眼的高大男人。

她蹙緊了眉頭,低聲道:“喂!冇事吧!”

宋雁寧目光往下,隻瞧見男人腰腹部的黑衣濡濕,怪不得蹲坐在地不想動彈呢。

原來這廝也不過強弩之末而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最新章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