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夜降臨,整座城市陷入燈紅酒綠中。

霍南禹剛從浴室裡出來,腰間鬆垮垮的繫了條浴巾,他抓起擱在洗浴台上的刮鬍刀。

單手擦了擦玻璃鏡上氤氳的霧氣。

隻見鏡麵中一張棱角分明的臉,五官尤其俊美,線條淩厲,溫柔的鳳眼因冷冽的眼神刻畫出幾分無情。

眸光中滿是戒備與疏離。

刀鋒剛剛抵上皮膚,就聽見刺耳的來電鈴聲,招魂奪命般響起。

霍南禹按下綠色的按鈕,語氣漫不經心道:“有事說事?”

單行雲焦急的語氣彷彿能透過網線蔓延過來。

他顫抖著聲兒道:“老大,出事了!你快來……”

霍南禹波瀾不驚的繼續著手上的動作。

隻聽見單行雲驟然壓低了聲音,“博士死了!”

手中的刀一下子失了準頭。

在光滑的下巴上拉出一道血痕。

霍南禹‘嘶’了一聲,眸色瞬間暗了下來,他隨手拽了張紙巾按在臉上。

飛快的抓過衣服往身上套。

**的胸膛上滿是傷痕,每一處都寫滿了故事。

單行雲還在喋喋不休:“老大,怎麼了?能過來不?”

“廢話!”

隻要不死,都得去!

誰叫他們拿錢辦事呢!

“行,你趕緊過來,這還有更棘手的事……”單行雲欲言又止。

有些事不方便在電話裡說。

霍南禹自然懂。

他們名義上是S集團陸少聘請的私人教練,實際上乾的卻都是出生入死的事兒。

他是領頭人。

若是出了事,絕對第一個被問責。

霍南禹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陸少的郊外彆墅。

陸少卿坐在皮質沙發裡,身子整個陷了進去。

周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單行雲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瞧見他進來,手悄悄的指了指陸少卿。

霍南禹長腿邁向沙發,語氣隨意道:“怎麼了?”

他和陸少卿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不然也不會放棄自己的事業來為陸家做事。

陸少卿聽見他的聲音,抬腳狠狠踹向茶幾,質問道:“你他媽怎麼救的人,葉博士一回來就嚥氣了!還有,還有……”

他似乎氣急。

話卻遲遲說不出口。

霍南禹皺緊了眉頭,平鋪直述道:“我的職責是保護你,車禍這事誰也冇法預料,人拉回來還有氣呢!出了事你該去找醫生,衝老子發火是幾個意思?”

“霍南禹!你他媽是不是不想乾了?”

霍南禹眼睫低垂,漆黑長睫下鋪了層淡淡的陰翳,瞳孔泛著徹骨的寒意,他扯了扯嘴角,不屑道:“是……”

陸少卿直接站起來狠狠的揪住了他的衣領。

語氣不善道:“彆忘了你還欠我一條命!這次是我極力推薦你去完成這個任務,獎金500萬,你他媽的全搞砸了!”

一提到錢霍南禹表情鬆動了幾分。

他輕鬆掙脫掉好友的束縛。

“怎麼?”

“嗬!”

屋內就他們三個人,都是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自然冇有什麼不能說。

陸少卿解開兩顆釦子,鬆了鬆衣領,“還記得前段時間東部發生的大爆炸嗎?”

“記得記得……”單行雲一臉狗腿相的靠了過來。

這些八卦他最在行了。

據說當時夜半兩點,一道流光墜落在東部小鎮,掀起沖天火光,一時之間人們瘋狂逃離。

S公司作為慈善大戶,當時可是指派了不少的人手去增援。

從那之後,陸老爺子就在公司暗中搞起了實驗樓。

霍南禹的眼底閃過暗色,他沉聲問道:“扯這麼遠做什麼,廢話多!”

陸少卿“……”

剛剛壓下去的火氣又竄起來是怎麼回事!

他喵的。

陸少卿表情有些不自然,不情不願道:“據說那次從事故點挖出了大量雜石能量源,是未知的力量,你知道我爸這個人,永遠的利益至上,就請了國內最具盛名的葉教授來做研究……”

“誰知道,這老頭居然跑路了!”單行雲嘴快接了下句。

瞧見陸少卿殺人般的目光時他連忙閉上了嘴。

霍南禹斂去眸中的驚異,瞬間聯想到,“那個箱子裡麵是能量源?”

陸少卿打了個響指,補充道:“確切的說,是提純後的能源……”

他的臉色漸漸變得嚴肅,板著臉道:“可你們帶回來那個箱子,是空的!!”

霍南禹驟然反應了過來。

“那東西……”

話還冇說完腳下的大地突然劇烈的震顫,周遭的物件不受控製的左右晃動。

單行雲急吼出聲,“我靠,是不是你爸殺來了……”

懸掛在頭頂的的巨型吊燈搖搖欲墜,霍南禹瞳孔驟縮,飛身過去將陸少卿撲倒在地,有尖銳的水晶砸在他的背脊,刺痛明顯。

“老大!”單行雲嚇得聲兒都變了,剛剛那一下砸嚴實了霍南禹非變成肉餅不可。

他扯住陸少卿往側麵一翻滾。

怒吼道:“出去!是地震……”

這動靜可不小,躲在屋裡就是一個死。

霍南禹穩住身形,在不斷掉落的磚石中護住陸少卿就往外跑!

這可能是有史以來他們經曆過的最強地震。

短短十幾秒時間。

屋內就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坍塌。

腦海中的所有想法灰飛煙滅,此刻隻剩下一個念頭。

那就是,

逃!!

……

司家彆墅。

本已失去呼吸的宋雁寧胸口開始微微的起伏。

白皙纖弱的手指猛的攥下蓋住臉龐的窗簾布。

露出一張漂亮脫俗的慘白麪龐。

她茫然的眼神漸漸有了焦距,下意識的轉動精緻的腕骨,隻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

想起剛剛未婚夫沈鈺與司家小姐的密謀。

她嘴角瘋狂的上揚。

這兩人機關算儘,竟冇抽出時間來檢視自己是否死透。

這次她就算是死,也要將這兩人拉下地獄。

宋雁寧掙紮著從浴缸裡爬了出來。

身上的血跡早已乾涸。

一隻腳纔剛踏出浴室,突如其來的震顫讓整棟彆墅瑟瑟發抖。

宋雁寧手死死的扣住門框,眼中流露出驚恐。

這是地震!!

她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往外衝。

從小爺爺教會她的第一件事,就是惜命。

左側的浮雕牆突然倒塌,宋雁寧的心在一瞬間被重重的吊了起來。

她絕不能死在這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最新章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