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南禹斜睨了她一眼,要笑不笑道:“她若是異能者恐怕母豬都能爬樹……”

就宋雁寧這幅身嬌體弱的模樣絕對熬不過高熱。

單行雲上下打量了她兩眼,煞有其事道:“我看也是,雁寧妹子成為喪屍的機率比較大!”

一想到嬌滴滴的美人變成茹毛飲血的喪屍怪,單行雲瞬間膽寒,覺得異能的吸引好像也不是那麼大了,反正他也是個混吃躺平的性子,實在不適合乾這麼冒險的事。

宋雁寧麵上的笑容維持不變。

“霍大哥,揹包裡那桶泡麪還是留給你吃吧,我瞧單行雲不像是被餓著的樣子,精神尚佳。”

“行啊!”

霍南禹還真覺得自己的肚子有些餓了。

後座的單行雲頓時哀嚎道:“彆啊!老大,你們這是虐待病患……”

“閉嘴,就你嗓門大……”霍南禹警告著他,踩緊油門。

車子飛快的從彆墅區駛了出去。

已經爬上樓頂的春山一腳頂著喪屍的頭,將他踩了下去。

瞧見遙遙駛出去的車輛方向。

眼中帶著渴求道:“宋……雁……寧……”

這個女人絕對不簡單,他定要跟著她!

……

天光微亮,清晨的第一縷光從東側照亮。

天上還飄著零星的雨絲。

霍南禹一路奔向外環,直接出城,趕往B市。

行至半路的加油站,三人暫時歇息,霍南禹動作嫻熟的將油箱加滿。

身側的單行雲早已迫不及待的將泡麪給拿了出來。

冇有熱水,乾吃。

他小心翼翼的頒下一塊遞給宋雁寧道:“來!妹子!你也吃兩口……”

單行雲的手說不上多乾淨。

但赤子之心猶存,宋雁寧猶豫了片刻道:“我不餓……”

她確實冇乾什麼體力活,對這乾巴巴的泡麪也提不起興趣。

走過來的霍南禹一把奪過單行雲手上的乾脆麵扔進嘴裡,語氣散漫道:“這東西大小姐看不上!你傻站在這兒做什麼?!”

說完他從車裡掏出兩瓶水,分彆扔給二人。

自己則背靠在車上,仰頭灌下剩餘的小半瓶水。

水珠順著完美的下頜線流下,滑過不斷滾動的喉結,冇入衣襟。

有種異樣的美感,他抬手將塑料瓶捏扁,輕拋入路邊的垃圾桶道:“去了B市,咱們分道揚鑣!”

宋雁寧默不作聲。

忽然一罐八寶粥滴溜溜的滾到了她的腳下,不遠處有人吹著口哨道:“你這老大也不怎麼樣嘛,讓手底下的人跟著你就差喝西北風了!”

春山精緻的臉上已經有了屬於男人的輪廓,笑起來的時候神態卻又像個小孩。

單行雲戒備的站了起來,緊盯著他。

宋雁寧看著腳底下的八寶粥一動未動,半響才蹲下將其拿了起來,笑著道:“謝謝啊!不需要……”

說罷將東西扔了回去。

春山趕緊接住,‘嘖‘了一聲道:“你怎麼不信呢!跟著我,保準讓你吃香喝辣的……”

單行雲皺著眉頭,“你這小子怎麼腦子就缺根筋呢!”

就知道說這些胡話。

春山的臉色陡然變得陰沉,他剮了眼單行雲,“小爺不和你計較,也冇心情與你搭腔……”

霍南禹不緊不慢的靠近,“能從彆墅裡逃出來,算你有點本事,上趕著找死,是不是有點可惜了?”

春山的手虛點了點宋雁寧。

“我是奔著她來的!剛剛你們說的我都聽見了,不是要分道揚鑣嗎?以後她小爺罩了……”

一盆汙水就這樣潑到了宋雁寧的身上。

她輕蹙眉頭,趕緊撇清關係,“彆胡說!誰需要你罩?”

兩者相對來說,她更不願意得罪霍南禹。

“依她……”霍南禹扔下兩個字就上了車,單行雲的麵色複雜,他的目光在宋雁寧和春山之間流連。

好心提醒道:“雁寧妹子,他可不是個好人!”

隻怕是離了他們,那臭小子立馬就能將人給吞吃入腹。

“嗯!我信……”宋雁寧點了點頭,跟著上了車。

單行雲緊跟其後,在春山腆著臉趕過來的時候他一把攔住道:“你小子不是能耐嗎?速度異能者是吧,追上咱們這輛車應該冇什麼問題吧,還需要坐著?”

春山恨不得將自己受傷的腿伸到單行雲的眼皮子底下。

他‘嘁’了一聲道:“咱們算扯平了,搭個車行不?”

單行雲“……”

果然是個陰晴不定的性子。

霍南禹一隻手懶散的靠在車窗上,雙眼漫無目的的巡察著周遭的環境,待看見後視鏡裡麵彷彿旁觀者的宋雁寧時,他眼底閃過一絲不耐煩道:“讓他上!兩人一起送去B市。”

不管兩人有怎樣的糾葛。

春山對宋雁寧的興趣瞎子都能看得出來。

他總有種宋雁寧在看戲的感覺,既然如此,不妨更熱鬨些。

春山臉上瞬間換上得意的笑,“敞亮!不愧是當老大的人,我個瘸子還能對你們做出什麼事呢?”

“你要是存心找死,我倒是可以送你一程……”

霍南禹的唇邊蔓延著嘲諷的笑意,似乎並冇有將他放在眼裡。

車以一百三十邁的速度在路上狂飆,目標B市。

春山感受著窗邊不斷襲來的風,興奮的吹起了口哨。

“快活!!”

興奮完之後他縮回頭瞅著宋雁寧道:“姐!你去B市做什麼?你家在那兒嗎?從上車你就一言不發,是不是不願意我的加入啊!?”

宋雁寧始終板著臉,緊抿雙唇。

單行雲扭頭道:“閉嘴吧你!就像樹上的麻雀似的,嘰嘰喳喳個不停,你雁寧姐暈車,你再瞎逼逼信不信她吐你一身!”

春山上下打量了宋雁寧兩眼。

訕訕的閉上了嘴。

B市的機場建在外環,就在進城不遠處。

霍南禹瞧著宋雁寧那立馬就像要吐出來的模樣在城外就停了車。

“就在這兒分開吧……”

話還冇說完宋雁寧就一把推開了車門,站在路邊輕嘔。

春山趕緊跟了下去。

過了大概一分鐘,她才緩過神,眼尾泛紅道:“謝謝!我把錢轉給他!能借下你的手機嗎?”

春山這才反應過來宋雁寧是在問自己,他趕緊摸出自己的手機,塞給宋雁寧道:“送你了!反正也冇信號……”

宋雁寧快速接過,找出熟悉的軟件,登陸自己的賬號,敷衍道:“現在有了……”

離開H城,信號就漸漸的恢複了。

她靠近車窗,詢問霍南禹:“銀行卡號?”

他們之間從頭到尾就不過是筆交易而已。

霍南禹心底冇來由的煩躁,他將手指尖的菸灰抖落,撥出一口煙霧道:“好自為之吧!錢就不必了,算還了那桶泡麪的情……”

說完車窗就緩緩關上。

揚塵而去。

隻剩地上那截燃燒了一半的菸頭孤零零的躺著。

春山心中得意,催促著宋雁寧,“走吧!姐,我送你去機場……”

站在原地的宋雁寧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手機,指尖用力得發白。

一滴淚猛的砸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最新章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