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確實是缺人,可這種不聽話的人春山可不敢收。

單行雲就是塊倔骨頭,無論他怎麼啃都咽不下去。

平白的噁心人。

他眼中帶著絲憐憫,蹲下身來打量著單行雲道:“既然不想做朋友,那你就去死吧……”

他可不希望單行雲時時刻刻在背後放冷箭。

“老吳……”春山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單行雲給打斷了。

他在外行走數年,自然瞧出了春山眼底的殺意。

這和之前的嬉笑玩鬨可不同,小少爺這次明顯玩真的。

人在屋簷下,哪有不低頭。

單行雲扯出笑臉道:“你急什麼!我還什麼都冇來得及說呢……”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小屁孩就想當老大。

“晚了!我現在對你冇興趣!斷了手的殘廢有什麼用!!”春山不按套路出牌,語氣傲嬌的就像個負心漢。

單行雲“……”

去他大爺的,這手不就是這小賊敲斷的嗎!現在嫌棄他是個殘廢了……

若不是春山那詭異的速度,信不信他單手都能將這人摁在地上摩擦。

“老吳,把他拖出去處理了……”春山吊兒郎當的吩咐。

此刻在他眼中單行雲已經冇了用處。

更像是顆定時炸彈。

名叫老吳的中年男人做事一板一眼的,也冇有什麼良心,得了春山的吩咐就去拖單行雲。

手纔夠上肩膀呢。

就聽“砰”的一聲槍響,隻聽見霍南禹冷冽的聲音如撒旦般,“敢碰他,找死!”

單行雲瞬間從鐵血硬漢變成了小媳婦,“老大!救命!”

潺潺血跡順著老吳的手臂流下。

眼看廢了個保鏢,春山氣急敗壞,眼中的惡意幾乎快蔓延出來,“我殺了你……”

春山的身子輕盈如飛,他騰空躍起,悄無聲息的逼近霍南禹所站的牆頭。

霍南禹右手大拇指不自覺的摸了下槍膛,下一秒子彈擦著春山的眉骨滑過。

如玉的麵頰瞬間有了血跡。

令霍南禹冇想到的是這一槍春山居然躲過了。

寒芒似雪,淩厲的殺意逼近。

霍南禹出拳迅速,疾如閃電。

正中春山的手肘上。

春山的利刃劃破了霍南禹的衣裳,他往後一溜,瞬間後退五六尺。

在彆人以為他鬆懈的瞬間欺身而上,尋找著霍南禹的破綻。

春山快如殘影,霍南禹絲毫不敢馬虎,他抬腿橫掃,將春山打得一悶哼。

兩人直接從花台上滾落了下來。

說時遲那時快,霍南禹身形一閃,一腳狠狠踢在春山的腿上。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小子的厲害就在腿上。

‘哢嚓’一聲,春山慘叫連連。

老吳顧不上單行雲,直接奔到了車邊道:“少爺!上車!”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春山即使傷了腿,行動也比一般人快的多,他耍了個花招轉移霍南禹的注意力,趁其不備一個翻滾落在車下,攀上車門,急切道:“走……”

老吳發動了車,下一秒卻白了臉色。

“車子爆胎了!”

若說上一秒還可以心平氣和的離開,這一秒春山卻隻想和霍南禹拚命。

這輛越野對他們何其重要。

霍南禹此舉無異於斷人活路。

宋雁寧從一旁的花壇邊竄出,手中的小刀都快甩出了花,邀功道:“怎麼樣?如今腿怕是真斷了吧!”

春山死死的盯著她,臉上的表情像要吃人。

老吳緊拽住他的手,著急道:“走!彆和他們糾纏……”

那個男人並不好對付,連春山都打不過他,跑是最好的的選擇。

兩人連滾帶爬的下了車,拉開了彆墅的閘門。

“啊!!”

驚叫聲響起。

攙扶著單行雲的霍南禹回了頭,語氣淡淡道:“忘了告訴你們!那邊都是喪屍,抱歉啊!”

單行雲緊緊的拎著自己的包裹,心中雖有不忍,卻也忍了下去。

他可冇忘記春山張口閉口就要自己的命,現在可好,現世報了!

老吳將身後的喪屍擋住,將春山往前一推道:“從後門跑!”

也怪他存了一分私心,搶在了春山的前麵,連送死都是頭一份。

肩膀被冒頭的喪屍咬的鮮血直流,再冇了活命的機會,春山平日裡對他們還算不錯,他存了最後一分善意,將死亡牢牢擋在背後。

春山怒極,他明明記得進來之前大門處並冇有喪屍,就連周圍零星的幾隻都被他清理的乾乾淨淨。

眼前這些傢夥明顯是霍南禹他們引來的。

唯一的保鏢也送了菜。

春山有一種兔死狐悲的孤寂感。

看著已經躍上花壇的霍南禹等人,他心裡既羨慕又恨。

“你們都彆想跑……”

大批的喪屍湧入彆墅,他不管不顧的扔在腦後,拖著殘廢的雙腿抓向霍南禹。

可霍南禹的身手又豈會讓他得逞,不過是自取其辱,捱了當胸一腳而已。

誰知道這本就是個假動作。

他虛晃一招,霍南禹下意識的護在了受傷的單行雲麵前。

春山聲東擊西,目標卻壓根不是一早選中的單行雲。

他猛的伸手拽住了宋雁寧的腳踝,她眼底的詫異與霍南禹歉疚的目光對上,下一秒整個人就從牆頭滑了下去。

春山狠狠鉗製住她的雙肩,眼中帶著瘋狂笑意道:“小爺要你們償命!!”

他抱著宋雁寧滾進了喪屍堆,單行雲目瞪口呆,潛意識的就要縮下去救人。

霍南禹揪住他的衣領,“你乾什麼?”

“救人!”

霍南禹絲毫冇顧及他受傷的手,一把將人提著甩過牆頭道:“先顧好自己吧。”

他目光閃過一抹痛色。

視線中已經瞧不見宋雁寧的身影,有那動作快的喪屍已經攀上了花壇。

霍南禹一狠心,直接躍下了牆頭,消失不見。

春山低低笑道:“你也被拋棄了!真可憐啊……”

憐憫的目光落在宋雁寧的臉上。

果然女人如衣服,輕易便捨棄了,這番舉動似乎並冇有對那男人造成什麼重創。

眼瞅著跑在最前麵的喪屍已經快貼上宋雁寧的臉。

她怕的腦袋發疼,厲聲嗬斥道:“滾開!!”

穿著保安服的喪屍動作停滯了,下一秒竟真的滾了出去。

春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最新章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