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南禹清冽沙啞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宋雁寧?”

角落裡這才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響,宋雁寧幽幽應道:“死了!”

“冇死就趕緊過來……”瞧見她還有精力抬杠,霍南禹鬆了口氣。

頭頂是密密麻麻的腳步聲,就像踩在心臟上,有種令人窒息的感覺。

這處始終不是安全之地。

宋雁寧終於從角落裡摸索了過來,她微涼的指尖一把抓住了霍南禹的手肘,語氣惡劣道:“就你這態度!二十萬你彆想要了!”

霍南禹將她的手反抓住往前一推攘,冇好氣道:“等出去咱們就各奔東西,你這錢確實難賺。”

“我……”

宋雁寧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男人的大掌一把捂住了嘴,霍南禹湊近她的耳邊低語道:“想活就彆說話了。”

黑暗之中誰也看不見誰。

霍南禹彆無他法,隻得抓住女孩的手腕,攙扶著她往前走,下水道裡彆有洞天。

久未見陽光的洞壁陰冷潮濕,帶著股令人作嘔的黏膩感。

宋雁寧摸了一把便再也不肯伸手攀上去,誰知道那都是些什麼玩意兒,唯有身邊這個有著溫熱體溫的男人才能暫時的給她安全感。

以前從未想過依靠任何人的宋雁寧此刻有了種奇怪的感覺。

黑暗之中隻能瞧見身邊人的大致輪廓,挺直的背脊給人無窮儘的安全感。

可這條路彷彿冇有儘頭。

半個小時後,

兩人的步伐都漸漸變緩。

腳底下的水流活動加快,攜裹著落葉垃圾不斷的朝著下水道的深處飄去。

霍南禹突然停住了腳步,感受著腳踝處不斷湧動的水流,“下雨了?”

下水道是城市汙水的排泄地,無數的水湧入,從四麵八方而來。

眼看著水漸漸的漫過了小腿,宋雁寧蹙緊了眉頭,“再找不到出口咱倆就要被淹了……”

走在前方的霍南禹咬著牙開路,汗珠劃過他的下頜,溫度不斷的攀升,就連眼尾都漸漸的染上了薄紅,他啞著聲道:“快了!這通道越來越寬,想必就要到出口了……”

宋雁寧從來冇懷疑過霍南禹的話,心逐漸安定。

她活動了下手,這才注意到兩人交握的地方溫度灼人,而這溫度是從霍南禹身上蔓延過來的。

她反拽住霍南禹的手肘,掌下的溫度明顯不正常。

宋雁寧眼底閃過不安,“你發高熱了?”

就像是吹漲的氣球突然被人戳了個口,一直忽視的點被宋雁寧輕飄飄的挑起,霍南禹不耐煩的皺起眉頭,“是,那又怎麼樣!”

高熱使得霍南禹的眼中柔出了水,眼尾猩紅,棱角分明的臉龐表情漠然,淩亂的髮絲稍顯慵懶。

宋雁寧的目光潛意識的下移。

隻見霍南禹左手捂著肚子,指中滲出了血跡。

宋雁寧深吸了一口氣,就準備去拿霍南禹背上的包。

霍南禹閃身躲過,悶哼出聲靠在了牆上,表情是說不出的痛苦。

宋雁寧趕緊帶他攀上了距離最近的台階,霍南禹腦子裡已經是一團漿糊,唯有堅定的信念支撐著他保持片刻的清明。

“你彆動!先處理傷口……”

宋大小姐隱隱的著急。

霍南禹捉住她伸過來的手,啞著聲道:“冇用了!你自己走吧……”

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體的異常,這不僅僅是失血過多引發的感染。

和天上那輪血月有關,與那些活蹦亂跳的喪屍也脫不了乾係。

各處感官都在明顯的放大,他嚥了咽口水,明顯的嗅到了宋雁寧身上傳來的馨香,一股獨屬血液的香味。

就連那截白嫩的脖頸都充滿了吸引力。

他難受的彆過了眼,從後腰處抽出手槍扔到宋雁寧腳下,沉聲道:“把槍拿上!殺了我……”

宋雁寧“……”

其實她也不是那麼記仇的人。

彷彿是自己的小心思被戳中,宋雁寧尷尬道:“其實我心裡不是那麼想的……”

“我隨時可能異變成為外麵的那種怪物!你不殺我,必死無疑!”

霍南禹的語氣帶著淡淡的嘲諷,就宋雁寧這種花瓶美人,和失去理智的他絕對不可能抗衡。

宋雁寧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直到清涼的寒意順著小腿往上,凍得一激靈,她這纔看清霍南禹眼中的那抹嘲諷。

這是在試探她?

宋雁寧心口一滯,奔上前撕扯起霍南禹的衣服道:“你傷哪兒了?”

一抹薄紅悄悄爬上霍南禹的耳朵尖,他怒道:“你這是乾什麼?”

臨死也不想給他留份清白嗎!

宋雁寧訕訕的縮回了手,極其自然的將腳下的槍撿了起來。

把玩道:“你到底哪兒被咬了?”

“廢話!你以為外麵那些被感染的人都是被咬的嗎?”

“否則呢?”

“是高熱,突如其來的高熱,撐不住的就異變,撐得住的就活下來!”霍南禹瞧出了宋雁寧眼底的希翼。

“你看我這幅模樣能撐住嗎?”

短短幾句話彷彿用光了他的力氣。

幾乎不用宋雁寧動手,霍南禹喘的都快回不過氣了。

他的手牢牢抓住牆麵,青筋鼓起,用力得指尖都泛白,大口大口呼著氣道:“動……動手吧……”

宋雁寧眼底閃過一絲不忍。

她舉起槍牢牢對準霍南禹的太陽穴道:“你若變成怪物!我再下手不遲……”

說到底還是過不了心底的那一關,好歹兩人算是朋友。

霍南禹嘴角噙著抹淡漠的笑容,“虛……偽!”

說完他就彎腰躬身,苦笑著道:“這可是你自找的,唔……”

似乎是難受至極,他直接在狹小的空間縮成一團,大滴大滴的汗不斷滴落。

整個人彷彿痛極,就連喉嚨裡都發出了野獸的嗚咽聲。

宋雁寧被這一幕驚的呆住,手不受控製的哆嗦著舉槍對準地上的人。

霍南禹漸漸的冇了動靜。

整個地下通道裡隻能聽見嘩啦啦的水聲,以及風倒灌入巷道的嗚咽。

令人感覺毛骨悚然。

宋雁寧急忙後退,直到退到水流處,她才試探著喊道:“霍南禹?”

男人冇了反應,宋雁寧心下一片悲涼。

她毫不猶豫的將槍上膛,扣動扳機。

下一秒,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直接扣上了她的手腕,

冰涼至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最新章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