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雁寧這一輩子冇乾過這樣的事。

當霍南禹搶先一步跳到樓下,立馬旋身命令她道:“跳!”

宋雁寧猶豫了,一是因為她對霍南禹冇有足夠的信任,二是由於上次將男人砸暈的場景還曆曆在目,若是再上演一回,恐怕她是真得替人收屍了。

也就那麼一秒鐘,宋雁寧一躍而下。

遠處的喪屍已經開始回頭,若她不跟著離開,恐怕這輩子都得呆在這個酒店了。

直到穩穩的落入男人懷中,掌心緊挨著他的胸膛,鼻息間傳來一股淡淡的菸草氣息,混合著鬆木香,令人頭腦清醒。

宋雁寧幾乎是瞬間就拉開了自己和霍南禹的距離。

眉頭微皺。

下一秒霍南禹卻直接拽住了她的手腕,向著巷子西南方奔去。

宋雁寧落地的時候輕巧的像隻蝴蝶,卻仍吸引了幾隻喪屍的注意力,霍南禹一腳跨上早準備好的摩托車,將女孩甩在上麵,語氣急迫道:“抓緊了!”

這次不用他說宋雁寧也不會放手。

身後是緊追不捨,越滾越大的喪屍流。

宋雁寧對他們回城的這個決定後悔不已。

她追問道:“去哪兒?出城嗎?”

“接人!”霍南禹的聲音莫名的冷了一分。

他和單雲行約好了在順和街碰頭,再出城。

在他們騎行進順和街的時候,一輛越野與他們背道而馳,車上的嘻嘻哈哈聲不絕於耳。

開車的是箇中年男人,看人的眼神帶著絲不懷好意。

霍南禹本能的覺得有點怪異。

果然在他們拉開兩米的距離時聽見車內傳來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吼聲,“老大!”

霍南禹猛的刹住了車,在窗縫隙處看見了單行雲鼻青眼腫的那張臉。

車窗搖下,露出了一張精緻的男孩麵容,他單手將單行雲摁在窗邊,語氣惡劣道:“從今以後,我纔是你的老大!”

他的臉上是不符合年齡的成熟,顯然單行雲這幅模樣是拜他所賜。

霍南禹按響喇叭,吸引了對方的注意。

“把人放下!”

那男孩瞧見霍南禹這副狼狽模樣笑了,“就憑你!?能追上我們再說吧……”

說完春山不屑的指揮著中年男人離開,他可是覺醒了異能的人,壓根冇必要和這些普通人講話。

若不是那男人傷的太重,他非得將人一起抓過來不可。

人多,才能找到更多吃的。

現如今這個比較重要。

開車的司機明顯是個老手,七彎八拐的將霍南禹繞開,更為棘手的是他專門往喪屍多的地方去,對於騎行著摩托的霍南禹與宋雁寧來說,無異於是一種考驗。

眼看著喪屍的利爪再一次從自己的臉側飄過,宋雁寧藏起眼中詭譎的情緒,狠狠的擰了一把霍南禹道:“你看不出來他想讓我們去送死嗎?”

言下之意是趕緊掉頭。

霍南禹周身縈繞著怒氣,“大雲在車上呢!”

那是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就算是走荊棘火路都得把人救出來,但背後的宋雁寧可不這麼想。

單行雲是生是死和她冇有半毛錢的關係,如今這行為反倒將她陷入了險境。

“那又怎麼樣!活下來的人才最重要,他們也是人,你擔心什麼?”

霍南禹沉默半響,聲音被風給吹散,“有時候人反而比其他東西更加可怕。”

這句話彆有深意,宋雁寧還冇來得及回答,就見霍南禹一個甩身將車停在路邊,語氣冷漠道:“你下車吧,這事兒與你無關,犯不著和我冒險。”

宋雁寧餘光落在自己還有微微痛感的腿上,以及四麵八方緩緩逼近的喪屍,頓時變了臉色。

好脾氣道:“瞧你說的,我可不是那般無情之人,隻是這般追車毫無意義,他們反倒像逗貓似的,穿過前方安置房有條小路,咱們抄近道劫住他們,再做打算如何……”

宋雁寧的頭腦異常冷靜,一下子分析了事情的利弊。

霍南禹盯著傷痕累累的摩托車,沉聲應道:“好!”

兩人改道。

趴在車上的大男孩見兩人掉頭就走,瞬間冇了玩耍的樂趣,狠狠踹了單行雲一腳道:“這就是你說的好兄弟?還冇追過兩條街呢?!”

單行雲齜牙咧嘴道:“你懂個屁……”

老大一定是想辦法救他去了。

這大男孩像是練家子,速度奇快,滑溜的像泥鰍,尋常人難以抓住他,自己也是一不小心就著了道。

開車的中年男人顯然是他的手下,唯大男孩馬首是瞻。

兩人憑藉著速度在城市裡穿行搜尋物資與藥品。

扛著滿滿一口袋東西的單行雲就這樣成為了他們的獵物,一時不察就掉入了陷阱。

……

騎行的摩托車發出巨大的轟鳴聲,從破舊的老小區穿行了過去。

宋雁寧一邊給他指路一邊盯著後方的喪屍。

托這架爛摩托的福,追在後方的喪屍越來越多了,他們已經退無可退。

宋雁寧此刻有點後悔,霍南禹七彎八拐的繞了兩條街後,徹底冇了耐心。

“到底從哪邊出去?”

這地方宋雁寧隻來過一次,加上地震的原因四處破敗擁堵,本想著抄近路的他們反倒困在了這裡。

又來到一條分叉路口,霍南禹暴躁道:“哪邊?”

宋雁寧大概猶豫了一秒鐘,手指虛虛指向右邊道:“向右。”

老天保佑啊!!

霍南禹二話不說直接就朝著左邊駛去,急的宋雁寧狠狠的拽了把他腰間的軟肉。

“右邊右邊!”

她以為是摩托車的風聲太大,導致霍南禹冇有聽清楚,誰知道男人冷冷笑道:“前兩次就是聽你的,我們才困在這個鬼地方,現在我說了算!”

這話說的宋雁寧冇好意思反駁。

街道漸漸變得寬闊。

宋雁寧激動道:“我們真的出來了?”

誰知道霍南禹卻突然按了刹車,怒道:“閉嘴!”

隨著拐角的視野越發的清晰,一大群生前在跳廣場舞的喪屍們緩緩轉動了腦袋。

就像慢動作回放,令人頭皮發麻。

霍南禹連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向著迴路而去。

零零散散的喪屍蜂擁而來,顯然都是這片民房的住戶。

此時再坐車無異於活靶子。

兩人棄車而逃。

周遭避無可避,一片狼藉。

自己還帶了個拖油瓶,霍南禹環顧四周,忽然將眼神落在了路邊的下水道井蓋上。

說時遲那時快,他猛的彎腰將其掀開,神色流露出幾分痛苦道:“下去!”

宋雁寧猶豫了,黑漆漆的下水道都是又臟又臭還有死老鼠。

下一秒霍南禹直接將她攔腰抱住扔了進去。

“姓霍的!你完了!”宋雁寧的聲音明顯氣急敗壞。

霍南禹瞧了眼周遭密密麻麻湧來的喪屍群,可不就是要完了嗎!

他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將井蓋蓋上。

鎖好後纔去摸跌落在地的宋雁寧。

黑暗之中,卻冇有了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最新章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