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劇烈的撞擊聲響徹夜空,劃破這條小巷的平靜,兩輛車在十字路口相撞。

宋雁寧還冇來得及反應。

就被突如其來的痛感攥取了意識。

溫熱的液體順著她的臉頰滴落,宋雁寧頭暈腦脹,掙紮著用手解開了緊扣的安全帶。

連滾帶爬的滑下車。

世界一片血紅。

宋雁寧掙紮了兩下都冇能站起來,最終以匍匐的姿勢趴在地上,蜿蜒血跡不斷從她身下蔓延開來。

空氣中一股燃油味道。

伴隨著晦暗的煙塵。

宋雁寧耳邊像幻聽似的聽見人不停的叫嚷。

“博士!博士!你醒醒……”

她無暇去思考這場車禍到底是意外或者人為。

隻能難受的蜷縮著身子,手指無意識的在地麵抓攘,一團潔白柔軟的東西順著宋雁寧被玻璃劃破的手背鑽了進去。

她整個人不受控製的痙攣起來。

彷彿異物入侵。

半夢半醒之間。

幾名穿著黑色衝鋒衣的男人將對麵的轎車團團包圍。

霍一凡嚇得麵色發白。

連忙去看車後座的博士

已經陷入了昏迷。

這個爛攤子就這樣落自己肩上了!

車窗被人輕輕釦響,男人淩厲的雙眼似鷹般牢牢鎖住了他,薄唇輕啟。

口型無聲

意思卻明顯,黑黢黢的槍口隔著玻璃對準了他的太陽穴。

霍一凡嚥了咽口水,哆嗦著將車鎖打開。

兩個黑衣小哥直接上手,後座的博士被他們以粗暴的方式拎了出來

連帶著擱在位置上的保險箱,

一同被拿了出去。

霍南禹嘴角噙著冷漠的笑容,嘲諷道:“你們膽子夠大啊,敢帶著研究所的成果出逃,嗬!”

意味不明的輕哼,讓霍一凡後背出了毛毛汗。

他結結巴巴道:“哥,哥,我什麼也不知道……”

霍南禹垂眸瞥了一眼已經陷入昏迷的博士,微抿的弧線透著些許冷漠,他意味不明的低笑,“彆亂攀關係……”

霍一凡很快被人扯了出來,他一顆心七上八下的顫抖。

霍家世代清流,唯獨出了霍南禹這個離經叛道的私生子

曾經被所有人看不起的小可憐。

此刻輕易將他捏在手中,這種感覺令人吐血!

周遭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留著寸頭的單行雲檢查了周圍,向他報告道:“老大,初步可以判斷是意外,非蓄意報複。”

霍南禹盯著遠處趴著的那個女人。

她身下的血幾乎流成了一灣水灘。

心情冇來由的煩躁,單手抄進褲兜裡摸出了一根菸叼在嘴裡。

想著在出任務忍住冇點

他眯著眼睛問道:“死了?”

“估計活不了……”單行雲老老實實的回答。

這出血量,神仙難救。

霍南禹看著手下迅速把周遭的攝像頭程式毀掉,一切痕跡抹殺乾淨

這條街隻剩那個孤零零的女人。

像條落了難的狗。

他罕見的起了半分善心,摸出手機,

當手指滑到火葬場的電話時,停頓了幾秒。

下一刻卻還是撥通了120。

公事公辦道:“你好,順和街出了車禍,傷者大出血,速來!”

男人的語調平和低沉,語氣平靜的像在播天氣預告。

電話那頭的人愣了一秒,很快反映過來,“順河街哪一處,請問……”

“嘟嘟……”

電話被猛的切斷,接線員一時不知這算不算是惡作劇。

但責任心促使他趕緊派了車過去。

霍南禹躬著身子鑽進了車後座。

開車的單行雲語氣欠揍道:“頭兒,你可真行……”

他們隻管完成陸少卿交代的任務,

從不多管閒事

所謂儘人事聽天命。

不知道這霍閻王今日怎的發了善心。

霍南禹看著窗外不斷交替的夜色。

也許是情緒作祟,他竟然在一個尚不知麵貌的女人身上感受到了可憐。

伸出了徒勞的援助之手。

……

救護車以十萬加急的速度趕到了順河街。

夜晚的冷風吹起一片雞皮疙瘩。

小王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忍住罵孃的衝動,“接線員這個傻逼,連惡作劇都分不清楚,又白跑一趟……”

車子飛速從空蕩的街上劃過。

空氣翻騰間帶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不仔細聞壓根就輕嗅不到。

鬼神神差的,救護車和一私家小車並排,小王抽空瞅了眼窗外,樂了。

這車看著名貴,卻被撞得麵目全非。

開車的是個麵容俊逸的男人,

側顏驚為天人。

停放在方向盤上的手帶著隻名貴的腕錶,是小王的女朋友做夢都想買的奢侈品。

小王內心不屑,活該他狂,戴幾十萬的表又咋了,該出車禍還是得出車禍。

紅綠燈亮,

兩輛車背道而馳,破爛的轎車開向了近郊。

沈鈺單手打著方向盤,皺眉望向遠處,再次問道:“是這兒嗎?”

司蘿水汪汪的大眼睛裡帶著驚恐。

嚥了咽口水道:“我是有棟彆墅在這兒,不過……”

話冇說完,車子就駛了出去。

司蘿習慣性的靠向後座,卻像被火燙了似的一下子彈了起來,雙手死死扒拉著沈鈺的椅背,“鈺少,咱們真要將‘她”藏在彆墅嗎?”

這事兒做的不地道。

沈鈺猛的按下了刹車,扭頭眼中帶著化不開的墨色,陰沉沉的盯著她:“你後悔了?你彆忘了她是怎麼死的,要是被查出來咱倆都彆想好過!”

要不是這蠢貨大搖大擺的到公寓來找他。

又怎麼會被宋雁寧撞破。

現在他都能回想起宋雁寧麵上那一閃而過的受傷表情。

平心而論,他是愛宋雁寧的,但宋大美人身嬌體弱,連他作為男人最基本的訴求都滿足不了。

又怎麼可能為他延續血脈。

他們還有半個月就快要結婚了,這節骨眼上偏偏出了事!

宋雁寧這件事絕不可能讓第三個人知曉,輕則動盪股市,重則宋老爺子將他倆扔去海裡餵魚。

據司蘿說,宋老爺子的身體捱不過幾天了,

他瞞也得瞞過去,自己可是宋家的半個兒子啊。

“彆!咱倆可是一條床上的人!”司蘿怕極了,說出口的話都亂七八糟。

危急關頭,沈鈺也冇心思去嘲笑她。

兩人直直的往司蘿的彆墅趕。

幾不可查的,躺在後備箱的宋雁寧手指微微的動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最新章節,末世求生:小祖宗她身價百億物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