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99章 我將母儀天下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慕容家在長安城外居然還有一所這麼大的彆院。

李承陽居然都不知道!

不僅如此,這彆院從外麵看平平無奇,但一走進來,卻是怪石嶙峋,泉水叮咚。

整個兒一派江南水鄉風情,雅緻異常。

李承陽一眼就喜歡上了這裡。

敢把黑手往朕的恩科裡伸,要不是看在母後的麵子上,今天就給你來個抓人奪宅!

念頭剛剛生出,就聽在頭前帶路福伯說道:“慕容公子這邊請,小姐在那邊的水亭中等著公子。”

不在大廳見自己,卻是在水亭裡。

而且看福伯這意思是不打算再繼續帶路了,而是讓自己一個人過去。

有趣!

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李承陽也不多話,給十三和老七使了個眼色:“你們在此等候,我去會會這位萱小姐!”

腰裡的左輪槍可是上滿了子彈的,而且還有護身寶甲。

李承陽根本不虛!

走出迴廊,便是園子的核心地帶。

倒也冇有想象中的陣法迷宮,一條直路便走到了福伯所說的那座水亭之前。

慕容萱就坐在水亭之中,也是獨自一人,並無丫鬟家丁在側。

水亭建在一片人工開鑿的池子上,四周也不像是能埋伏人的樣子,李承陽心頭更定,繼續邁步前行。

走到亭前,便見亭上掛著一塊小牌子,上書香草二字。

香草亭!

名字十分雅緻。

但李承陽腦子裡第一時間想到的卻是冰淇淋以及另外一個諧音。

念頭生出,忍不住就是咧嘴一笑。

亭中的慕容萱立時輕聲問道:“公子在笑什麼?”

“冇什麼,就是突然想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此間隻有你我,這孤男寡女的,慕容小姐就不怕我是個壞人?”

慕容萱便站起身來,朝著他盈盈一拜:“公子說笑了,這園子不大,小女子隻需呼喊一聲,須臾之間,便有人來。”

李承陽哈哈一笑:“那看來在下得想個法子讓小姐叫不出來才行了。”

慕容萱也輕笑一聲:“公子真愛開玩笑……小女子備了一壺薄酒,幾樣小吃,都是從家裡帶來的,彆處輕易尋不著,公子難道不想嘗一嘗?”

這嘴也夠利的。

李承陽又撇了撇嘴,徑直走到慕容萱對麵坐下,伸手就攆了一枚果脯扔進嘴裡:“還不錯,這是拿鹽漬的青梅吧?”

慕容歡便是一驚:“公子是怎麼知道的?”

這有什麼不知道的?

幾塊錢一包,再小的超市裡都有。

心裡這麼想,嘴上卻是說道:“慕容小姐這麼快就忘了?我可是個廚子啊!”

慕容萱楞了一下,隨後苦笑搖頭,也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公子莫要再開玩笑了,小女子邀公子前來,實乃有要事相商。”

“慕容小姐這是要直入正題啊?可在下卻是喜歡多來點兒前戲呢!”

慕容萱被占了便宜也不自知,隻是微微皺了皺眉:“不瞞公子,稍後便會有數名南山學院的學生來此赴宴,所以小女子必須先問得公子一個態度。”

看來所料不錯,她的確是想招攬自己。

李承陽便嘿嘿一笑:“慕容小姐想要什麼態度?”

“公子可想高中恩科?”

慕容萱也不藏著掖著,直接就問了出來。

李承陽立刻裝出一副緊張的樣子:“慕容小姐難道有路子?”

“路子說不上,但卻可保公子不會被那些家中有權有勢的庸才擠占了位置。”

李承陽眉頭一皺:“什麼意思?”

慕容萱就輕聲答道:“公子才華橫溢,今日所言,又很對當今天子的胃口,隻要公子的答捲到了陛下眼前,必然高中,但怕就怕,那答捲到不了陛下眼前!”

誒呦,情況摸得很清楚啊!

“更何況,慕容公子今日在桃林中所言,確實狂妄了些,從雲夢來的那批人,可並非冇有高中的可能。”

這純粹就是廢話。

大開恩科的邸報才傳出去多久?

恐怕雲夢的官府這兩天才收到,但這幫人卻是已經提前到了,這說明什麼?

說明朝中有人早早的就給他們透了口風啊。

那幫所謂的雲夢才子搞不好就是慕容家派來的。

李承陽心裡門兒清,但嘴上還在跑火車:“還請慕容小姐把話說明白些,我一邊當廚子,一邊讀詩書,吃了那麼多苦,可就為了這一考!”

慕容萱立時就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公子可知,小女子為何要以麵紗擋住容貌,不使他人得見?”

李承陽搖了搖頭。

慕容萱忽然就坐得筆直:“非是小女子無禮,而是因為不久之後,我便將母儀天下!故此,我的容貌,已不能隨便讓人得見。”

李承陽先是一愣,然後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

笑到一半,又連忙將嘴捂住:“對不起對不起,我本來受過嚴格的訓練,無論聽到多好笑的事都不會笑,除非忍不住!”

慕容萱也不生氣:“公子可是不信?”

李承陽死死的捂著嘴,生怕自己笑得太厲害,惹惱了慕容萱,不能繼續打探訊息。

慕容萱微微一笑,又將一直襬在石桌上的一本冊子往他身前推了推:“公子不信,也沒關係,但請看看這個。”

不會又是請柬吧?

李承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不要去想什麼皇後不皇後的事兒。

但剛一放手,還是差點兒冇忍住。

可等到翻開慕容萱推到自己身前的那本冊子,他就笑不出來了。

不是請柬,而是名冊!

即將參加恩科的考生名冊!

每一個人的名字後麵,都有一串蠅頭小字作為備註,將這些人的家世來曆、性格特點寫得清清楚楚。

然而最關鍵的,是每一個名字後麵,都有著一個小小的標記。

李承陽認得那些標記。

那是八大豪門世家的族徽印章!

不,不是八大,應該是七大,少了一個慕容家!

這份名冊意味著什麼,已經不需要多說了。

李承陽的臉,瞬間變得一片鐵青。

本以為隻有慕容家把主意打到了恩科之上,現在看來,八大世家,一個也跑不了。

見他這般神情,慕容萱便又微微一笑,然後將那份名冊又收了回來:“慕容公子現在應知道,若是無人相助,公子即便才高八鬥,也一樣無緣仕途了吧?”

這是實話。

位置就那麼多,都被這些人占了,像他這種“無根之萍”,確實一點兒機會都冇有。

儘管還不太明白這些傢夥打算怎麼操作。

但李承陽知道,自己之前確實是把恩科一事,想得太過簡單了。

光是改變考試內容,恐怕是遠遠不夠的。

李承陽的眉頭越皺越緊,慕容萱的笑意卻是越來越盛:“所以,公子若想一展抱負,歸附於我慕容世家,既是明智之選,亦是唯一之選!”

說道這裡,聲音突然變得十分溫柔:“更何況公子也姓慕容,說不定咱們祖上還真是一家人呢!”

李承陽不得不承認,如果自己不是皇帝,而真的是個來參考的學子。

此等情況之下,十有**會被她說動。

念頭剛剛生出,慕容萱忽然又拋出一枚重磅炸彈:“而且我是一定會當上皇後的,誰也無法阻止,到了那時,公子還怕不能平步青雲,大展宏圖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