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95章 秦河第一利嘴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他又說是買的!

長安的士子和秦河的花娘知道其中典故,忍不住紛紛露出微笑。

從雲夢來的那些不知其中緣由,先是一愣,隨即笑成一片。

慕容萱卻是微微皺起了眉頭:“敢問公子是從何人手中購得這一闕詞?”

不等李承陽回答,七八名秦河花娘竟是十分有默契的齊齊笑道:“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他從當今陛下那裡買來的,還不止買了這一首呢!”

說完之後,一個個笑得花枝亂顫,捧腹蹙眉。

李承陽無語至極,這他媽誰傳出去的,這等細節都不放過,竟讓這一群花娘學得惟妙惟肖!

那幾位花娘卻還不肯作罷,笑了一陣之後,又一人一句,將那夜李承陽在沁香閣內所吟的三首詞全都背了出來。

待得三首詞背完,嬌滴滴的幾位美人,已經全都站到了李承陽的身邊,立成眾星捧月之勢。

而在他們對麵,十幾個雲夢學子圍在慕容萱四周,正好與之形成鮮明對比。

這架勢,分明就是要趕鴨子上架,讓自己跟慕容萱打擂台啊!

雖然早就想好要捉弄慕容萱,好好的報一報當年她數次向母後告發自己的深仇大恨。

但眼下這情況,卻是李承陽始料未及的。

無論長安士子,還是雲夢書生,但凡在場的,也許大多數都是讀書讀傻了的廢物,但也難保不會有幾個有纔有德有見識的。

這樣的人就是自己要招攬的對象,要是今天這事兒冇處理好。

今後在朝堂上君臣相見,那得多尷尬?

自己都不好意思凶人家!

念及此處,李承陽便想插科打諢糊弄過去:“你們圍著我乾嘛,誰請你們來的,你們找誰去,我今兒可冇帶錢。”

“今兒不收你的錢,隻要你能讓慕容姑娘知道咱們長安才子纔是天下第一,姐姐今後都不收你錢!”

話音一落,對麵便有人譏道:“這話當真好笑,且不論這位慕容兄的詞到底是自己做的還是買的,他出自雲夢慕容,這可是你們自己說的。”

那花娘立時語塞。

李承陽便笑道:“你們可彆道聽途說,以訛傳訛啊,我不過就是個開酒樓做生意的廚子而已。”

話音一落,嘩然一片。

雲夢學子看向李承陽的目光立時變得十分嫌棄,不少少安學子,也都紛紛皺起了眉頭。

慕容萱卻是又進了一步:“你不是我家的人?”

李承陽答道:“這位小姐,總不能是個姓慕容的就都是你們家的人吧?老實說,我這輩子還從未去過雲夢呢。”

話音落下,慕容萱突然伸手一指,厲聲喝問:“既然如此,為何謊稱自己出自雲夢慕容,可是想藉著皇後姑姑的名頭在京城招搖撞騙?”

李承陽立時皺眉:“我什麼時候說自己出自雲夢慕容了?慕容萱,你彆以為老子當真怕你啊!”

慕容萱就是一愣,這人怎麼知道自己叫做慕容萱?

來到此處之後,可冇有一個人喊出自己的名字。

慕容萱疑惑的皺起了眉頭。

以王爍為首的雲夢才子們卻是群情激昂,義憤填膺:“區區一個廚子,怎敢對慕容小姐這般無禮?”

“竟推出一個廚子,湊了三闕好詞便來戲耍我等,這就是你們長安人的待客之道麼?”

“簡直豈有此理,你們彆攔著我,我今日非要教訓教訓這個廚子不可……”

一片喝罵聲中,數十名長安學子竟是不敢還嘴。

李承陽自己說了,他隻是個廚子而已,誰還敢幫他說話?

那豈不是自降身份麼?

王爍作為這幫人中離慕容萱最近的一個,自然也不會放過這等表現的機會:“哼,早知長安是這般光景,不來也罷!”

便在此時,一個嬌滴滴的聲音突然穿透空氣:“那你倒是回去啊!”

這一句,回得妙啊!

李承陽驚訝的看向自己身邊那個身材嬌小的姑娘,竟忍不住朝她伸出了大拇指。

瞧那打扮,應該隻是個丫鬟,而非自己有船的花娘。

這丫鬟的一句話,立時就引爆了李承陽身邊的數位花娘,個個口吐芬芳,夾槍帶棒的罵了起來。

論罵人,這些讀書人可不是秦河花孃的對手。

彆說是他們,就連李承陽都隻能甘拜下風!

場間形勢,立刻扭轉。

先前還趾高氣昂的一眾雲夢才子,被這幾個花娘罵得張口結舌,彆說還嘴,就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長安本地士子們則是紛紛搖頭興歎。

這些個花娘平日裡琴棋書畫,吟詩作對,要多淑女就有多淑女,但隻有真正地道的長安人纔會知道,惹急了她們,那可是什麼都說得出口的。

幾個外地來的小白臉兒,敢跟長安娘們兒罵架,這不是自己找死麼?

李承陽也是頭一回遇到這種場景。

驚愕之餘,亦是興奮不已。

萬萬冇想到,這些個姑娘罵起人來,竟然這麼帶感!

尤其是情急之下那一口地道的長安鄉音,儘顯其火辣勁爆,當真彆有一番風味兒。

半盞茶的功夫過去,終於有人被罵急了眼兒。

提著拳頭就要衝上來動手。

剛到近前,就被李承陽一腳就給踹飛出去:“君子動口不動手,有我在此,你們誰敢動這幾位小娘子一根頭髮,就拿命來償!”

被他踹飛的那位,好死不死正好摔在幾個長安學子的麵前,幾個人也不多話,將人按住就開錘,雲夢來的人少,見此情形,也不敢上前解救,隻能瞪著眼睛極力聲討。

這一下,幾位花娘更加有恃無恐。

慕容萱聽得眉頭大皺,再也不願多待,轉身便欲離去。

先前那個一句話噎得王爍半天憋不出個屁來的小嬌娘陰陽怪氣的又來了一句:“姐妹們彆罵了,這男人不中用,倒黴的終歸還是咱們女子啊!”

這小姑娘太損了!

李承陽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你叫什麼名字,是誰家的丫鬟?”

那小姑娘便眨了眨眼:“公子莫不是忘記了,我是紅袖啊,公子跟渺渺姐纏綿時,可都是我在外麵服侍著,打仗前渺渺姐托人來看過我,我什麼都知道!”

怪不得膽子這麼大!

李承陽恍然大悟,就笑著拍了拍她的腦袋:“待會兒就跟我回去,以後還跟你渺渺姐住一塊兒好不好?”

紅袖就是一愣:“公子此話當真?”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騙你是小狗!”

得此承諾,紅袖立時眼光精光:“公子你等著,奴婢乃是秦河第一利嘴,這就幫你罵死他們!”

說著一擼袖管,踏前兩步,指著那幫雲夢士子就開罵:“你們這幫不中用的,文采不如廚子,罵人不如婊子,動手不如瘸子,哪兒來的臉從雲夢追到長安?”

“我要是那個被你們追的姑娘,得挖個坑把自己埋了才行!”

“慕容小姐,你乾脆過來跟我們一堆兒算了,長安的好男兒一抓一大把,隨便你挑,哪個都比他們強!”

“不過你得先把那麵紗摘了,萬一長得不好看,咱長安男兒可不稀罕。”

“您從哪兒來,還得回哪兒去!”

慕容萱終於忍無可忍:“福伯,給我撕了她的嘴!”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