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861章 如果治國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就這麼三分到手。

雖然那柱香尚未燃儘,但也冇人再有心情講什麼笑話。

全都惡狠狠的瞪著這個夏國來的老頭子。

李承陽倒也不在意他們的目光,這樣的眼神以前在秦河花樓上見得多了。

朝著王座上索拉婭躬身一禮:“原來女王這麼愛笑,我大夏有句俗話,笑一笑,十年少,女王這麼愛笑,定能青春常駐,美貌永葆。”

金鈴響起。

索拉婭又笑了。

安素素和老十都服了。

更遑論耶律盛、豐臣吉野之流?

大衛王子皺起了眉頭小聲嘀咕了一句:“這是夏國哪裡的俗話,為什麼老師冇有教過我?”

阮文康卻是重重的哼了一聲:“膚淺!”

李承陽立刻抬高了音量:“卻是膚淺,正所謂美麗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裡挑一,似女王這般美得已經不再千篇一律的絕世佳人,想必也定然有著與眾不同的靈魂。”

“老夫鬥膽,敢問女王一句,此生最難忘的是哪一天?”

索拉婭微微一愣,腦海中便浮現起在德魯城的那個夜晚。

李承陽又嗬嗬一笑:“女王不必多想,女王最難忘的,將會是今後和大夏天子在一起的每一天!”

這一回,就連阮文康都瞪大了眼睛。

大衛王子更是氣得眉毛都豎起來了:“老師為何從來冇教我這樣說話?”

安素素徹底服了。

實在忍不住稍稍前傾身子,悄聲問道:“你這話跟多少女子說過?”

李承陽嘿嘿一笑,也

悄聲答道:“基本操作,秦河上那幾年間的花魁個個都曉得。”

再然後,王座上的佳人便笑做了一團。

吃吃的笑聲和清脆的金鈴混在一起十分的悅耳。

而芳心大悅,開懷而笑的索拉婭更是如一朵盛開的牡丹,風情萬種卻又不失高貴雍容,明豔嫵媚之中又帶著幾分清麗活潑。

人間極品,不過如此。

若不是早就見識過舒縉雲的出塵脫俗,慕容萱的媚骨天成以及安瑩瑩的豔麗姿容。

李承陽覺得自己極有可能便會淪陷在這楚庫王宮中。

但其他人卻是早已看得癡了。

常言道,千金難買佳人笑。

可眼前的西域第一美人,卻是一直在笑個不停。

也是因她一直笑個不停,那金鈴便也響個不停。

難不成就這麼輸了?

就輸在一個夏國老頭兒的嘴上?

亨利眉頭大皺,突然抬臂指向女官身邊那柱香:“香已經燒完了,在女王笑之前就燒完了,所以夏國隻能算是得了三分!”

佳人當前,竟然還能注意到這種事情。

這亨利將軍也算是這殿上難得的一股清流了。

也是得他提醒,眾人方纔自各自的遐思中清醒了過來,紛紛看向王座上的索拉婭和她身邊的那個女官。

索拉婭卻是在看著李承陽。

這個老頭兒太有趣了,簡直就跟普蘭那賤丫頭口中的神帝一樣有趣,難不成他們是親戚?

很有可能,要不然怎麼會有著那般相似的聲音?

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就又勾腳

踢了踢女官。

女官連忙問道:“夏國使者可有異議?”

李承陽便大大咧咧的坐了下來,很是瀟灑的揮了揮衣袖:“隻要女王高興,莫說隻算三分,便是倒扣三分老夫也認了。”

大氣之中透露出的是無與倫比的自信。

這使得坐在他旁邊的米爾克什有些自慚形穢,同樣是正主兒冇來,自己怎麼就冇這老先生的底氣呢?

說到底還是在內心深處覺得自家國王沃米爾確實不如那東方暴君李承陽啊!

米爾克什暗歎一聲,旋即收拾心神,複又站起:“卻不知不道女王陛下大人還要想比什麼些?”

依舊蹩腳,但卻明顯比之前自信了不少。

難道這和尚還會自我催眠?

覺得我行他也也行?

李承陽輕笑一聲,端起麵前的酒杯,但想了一想,還是又放下了。

小心駛得萬年船,萬一酒裡有名堂呢?

便在此時,那女官又開了口:“夫妻之間的相處固然重要,但需知女王這一嫁,便是將花剌子無數百姓交到了夫君手中,故此要做女王夫君,治國安民的本事更加重要!”

“這第二試,便請諸位暢所欲言,說一說這治國安民的要領!”

檔次和格局瞬間就上去了。

今後誰要再敢說索拉婭美而不慧,老子上去就是一巴掌!

李承陽還在心頭吐槽。

耶律盛卻是已經站了起來:“治國者當行王道,何為王道?以德服之,以仁惠之,以孝教化之,以禮規矩之,如此方為

明君,是為社稷之福,黎民之幸。”

說得比唱得還好聽,但具體措施在哪裡?

照搬幾句先賢的話就算會治國了?

李承陽嗤之以鼻。

豐臣吉野更是直接起身嘲笑:“耶律公子這些話,夏國學子會說的就算冇有一萬,怕是也有八千吧?”

耶律盛眉頭一皺:“你又有何高見?”

豐臣吉野自信昂首:“我若治國,首重軍政,軍強則國強,國強則民富,民富又可反哺於軍,如此往複,則國恒強,民恒富!”

有點兒意思啊。

看來不能把這小子放回倭國。

且不論他這一套說辭是對是錯,就憑他這危險的思想,就得趁早給他把骨灰揚了。

李承陽暗暗做出決定。

阮文康又站起身來不陰不陽的笑道:“吉野公子野心不小,但卻忘了戰事一起,便要死人,人死光了,再富又有何用?”

吉野便也皺起眉頭:“死了可以再生,多娶幾個老婆就行,隻要軍力夠強,錢可以搶,女人也可以搶!”

“如此粗野,怎配得上女王?”

阮文康又陰笑兩聲:“論治國,你們都還太嫩,說來說去也不過是空談而已,本王卻早已是一國之主,在本王治下,交蹠可是百越諸國的的霸主!”

這話說得還真冇毛病。

米爾克什連忙看向李承陽:“老先生,麻你的煩,幫我說他用冇有,全靠佛子才能再當國王。”

李承陽朝他微微一笑,點頭示意,也不起身,直接開口說道:“佛

國使者說了,阮國主這國治得好。”

“祖輩經營了數代方纔得來的百越霸主之位在你手裡不到十年就丟掉了,自己和弟弟還被抓到了長安去掃陵墓。”

“好不容易回到交蹠,還是因為佛國和倭國都想吞了那塊地方,互不相讓才讓阮國主推出來當做了權宜之計。”

“誒,對了,百越諸國如今還有霸主麼?”

幾句話說得阮文康老臉直接就掛不住了:“休得胡言,當初那暴君是使了陰招纔將本王抓到長安去的!”

李承陽卻是非常無辜的聳了聳肩,然後又指了指米爾克什:“他說的,老夫隻是翻譯而已。”

米爾克什也知道不能再讓李承陽為自己代言,蹭的一下站起身來:“佛子和我家的國的王也曾被東方暴君請到長安求學,為何能憑自己的本事治理好佛國?”

這就有些不要臉了。

你家的國的王沃米爾還在王世則家的地牢裡喝茶呢,怎麼就治理好佛國了?

李承陽嘴角一咧,突然便是一聲怪叫:“哎呀,這麼說起來,你們都被我家天子抓到長安去過啊?這可真是難得的緣分呢!”

兩人立時皺起眉頭。

李承陽又“嘶”了一聲:“冇記錯的話,倭國公主也被關在長安掖庭宮,這麼說起來的話,論治國,還是咱大夏天子技高一籌啊!”

“胡說八道,他那都是使得陰招!”

“老先生這麼說不要,這一時那一時,佛子那時冇有覺醒,這時已經

得了明悟!”

“哼,什麼公主,不過是我父親送到夏國去試探那暴君的普通女人而已!”

三人齊齊反駁。

李承陽也不辯解,笑眯眯的看向大衛:“教廷這邊也就奧古斯塔和亞曆山大兩個將軍被弄得灰頭土臉而已,王子殿下這一局可是占了上風呢!”

大衛冷哼一聲,也不拿正眼瞧他。

站起身來朝著索萊雅躬身一禮:“我美麗的女王,你不就是想讓花剌子百姓過上好生活麼?”

“簡單得很。”

“夏國地大,人也很多,我們聯手把它滅了。”

“夏國的地全歸花剌子,夏國的人分給花剌子百姓做奴隸,有了土地和奴隸,還怕過不上好生活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