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859章 不會的可以滾了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十五天。

說長不長。

說短但也不短。

要是換了其他什麼事,李承陽肯定不會等。

但這件事不同,這件事值得等。

而且他也不擔心這十五天之內會生出了什麼大的變故。

既然倭國、北涼那些宗室遺老、佛國羅尼沙甚至就連交蹠阮文康都想通過迎娶索拉婭的方式吃下花剌子這塊肥肉。

那他們暫時就不會突然對大夏動手。

誰要是動了手,誰就跟花剌子女王找老公這事兒冇什麼關係了。

所以這十五天不存在外患。

至於內憂,那就更不用擔心了。

長安城如今內有舒縉雲,外有於謙,關鍵他們兩人手裡還各自都捏著一枚玉璽,不管是誰出了問題,另外一個都能及時補救。

而他們兩個一起出問題的可能性基本為零。

內憂外患都冇有,那就在這兒等著那幫傻帽兒自投羅網唄。

跟我搶地盤也就算了,估摸著還有那麼一丟丟勝算。

搶女人?

嗬嗬。

老子讓你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做降維打擊!

李承陽一邊冷笑,一邊又摟住了十三的纖腰:“雪兒今天能回來麼?”

雪兒是他給十三那隻雪鷹新取的名字。

在有了李文淵這個得意之作後,李承陽覺得自己取名字的本事已經得到了長足的進步……雖然那個名字其實是顏子卿想出來的。

十三點了點頭:“不出意外的話,這會兒就該到了。”

話音剛剛落下不久,天空中便是一聲長嘯。

熟悉的盤旋,熟悉的俯衝,

熟悉的停駐,熟悉的竹筒。

看完竹筒中的密信,李承陽臉上便掛起了壞笑:“這回還不給他來個一箭三雕?”

停在十三肩頭的雪兒突然一顫,然後猛地衝上半空,又停在了屋頂之上,滿是警惕的看著李承陽。

十三立刻眉頭一皺,抬起左臂示意雪兒回來:“你又不是雕,怕什麼?”

李承陽楞了片刻,隨後猛的爆出大笑:“以前怎麼冇發現我家靖曦這麼幽默呢?”

“它本來就不是雕啊!”

“哈哈哈!”

“陛……夫君笑得這麼開心,可是知道素素帶回了好訊息?”

看到安素素回來了,李承陽這才止住大笑:“又有什麼好訊息?”

安素素先看了雪兒一眼,然後才走到李承陽身邊:“卻還有個壞訊息,夫君想先聽哪一個?”

怎麼都喜歡來這一套?

李承陽嘴角一撇:“先說好的。”

安素素嫣然一笑:“交蹠阮文康,北涼耶律盛,倭國豐臣吉野都已經到了楚庫城中,剛進城就乾了一架,要不是花剌子軍及時趕到,怕是已經出人命了。”

李承陽不由得皺了皺眉:“不是說佛國也要來湊熱鬨麼?”

“佛國使者昨天晚上就已經到了,但也許是覺得不如另外幾家有誠意,所以比較低調吧。”

也是。

連求親的本尊沃米爾都冇來,比起另外幾家確實差了點意思。

李承陽又撇了撇嘴:“壞訊息呢?”

安素素便又笑道:“壞訊息就是教廷那個什麼大衛

王子和他叔叔亨利將軍似乎有著十拿九穩的把握,完全冇把這些競爭對手放在眼裡。”

“嗬嗬~~~”

李承陽嗤笑一聲:“這算什麼壞訊息?我不也冇把他放在眼裡麼?”

安素素也學著他的樣子撇了撇嘴:“那便無甚可以擔心的了,咱們這就出發前往楚庫王宮?”

李承陽大手一揮:“不急,還冇刷牙呢。”

……

……

十五日期限已到,各家齊聚楚庫王宮。

換上了盛裝的索拉婭更顯得美豔不可方物。

雖然帶了張黃金絲縷麵具,但絕美的容顏冇有遮住幾分,反倒增添了不少高貴和神秘的氣息。

再配上那高挑修長,玲瓏浮凸的身段兒。

即便是冇有整個花剌子作為嫁妝。

也同樣會引得天下豪強爭搶。

這樣的絕世美人,就該屬於真正的絕世強者。

能擁有她,不僅僅是原始**的滿足,更是身份和力量的象征!

李承陽也是有些懊惱,當初在德魯城居然看走了眼,這要是傳了出去,豈非有損自己秦河第一槍的威名?

還好冇人知道!

慶幸之餘,又開始觀察今天的這些對手。

坐在王座下麵左手第一個位置上的赫然便是王子大衛。

十五天下來,李承陽已經把他的底細摸清楚,其實也用不著摸,這傢夥瘋狂追求了索拉婭兩年多,老十早就對他知根知底。

小王子全名大衛路易斯邦德,身上有著英節列、奧德利、普可士以及蘇可蘭、意利亞、伊比亞

六國王室的血統。

這混血混得夠全麵的。

李承陽也不知道他怎麼這麼能混。

反正這六國便是教廷轄製之下那些西方諸國最為強大的六個,若不是有教廷壓著,早就打得頭破血流了。

這也是保羅相信教皇能夠幫他重建法蘭克的原因。

還是太天真,換了李承陽就不會信。

要不然的話這大衛王子身上為何偏偏就冇有法蘭克王室的血統?

也不知是不是混血混得多的緣故,這大衛王子確實是帥得一塌糊塗,就連李承陽自己都覺得這傢夥的顏值可能與他不相上下。

而且這小子還是教皇著力培養的潛力股。

就想著靠他徹底整合西方諸國,畢竟雖然西方諸國眼下都聽命於教廷,各國國王也都尊教皇為父。

但教皇不能世襲啊!

反之,國王是可以世襲的,如果能將教廷諸國變成一國,而國王也隻剩下一個……

嗯……

這個大衛王子應該是教皇的私生子,所謂身兼六國王室之血統,多半是教皇他老人家瞎編的。

在得出這個結論之後。

李承陽又看向了坐在大衛王子身邊的佛國使者。

果然是個和尚!

年紀也不大,三十左右,長得普普通通,但眼睛賊得很,估摸著是個聰明人。

之前老十也說了,這個叫做米爾克什的和尚現在已經是佛門護法,和另外一個叫做恰爾汗的傢夥乃是羅尼沙的左膀右臂。

坐在米爾克什對麵的就是阮文康了。

老東西也真是有臉來

李承陽的眼光很是不削的從他身上掃過,然後就停在了耶律盛的身上。

像個娘炮兒。

堂堂七尺男兒,居然塗脂抹粉,帽子上麵還有朵花。

不過還是比他身邊的豐臣吉野順眼多了。

這倭國小子……

李承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之前看過伊博藤子畫的畫,豐臣秀二郎那些女人的顏值都還不錯啊,怎麼能生出這麼個醜八怪兒子來?

難道是因為豐臣秀二郎長得太醜,而且基因十分強大所致?

也不一定,也有可能是豐臣秀二郎他娘基因太強大了。

伊博藤子說過豐臣櫻子長得就像她娘。

這一圈看下來。

估摸著也就那大衛王子能跟自己較量上幾個回合,但那得是在公平競爭的情況之下。

這是公平競爭麼?

當然不是!

人家可是帶著教廷騎士團來的,而且還有教皇和西方列強的全力支援。

而李承陽有什麼?

不過就是索拉婭女王的一顆心而已……

唉~~~

李承陽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坐在王座上的索拉婭立刻便看向了他,然後又皺了皺眉,低下頭去小聲吩咐了一句。

她身邊的那個女官便高聲問道:“大夏天子冇有到麼?”

李承陽擺了擺手。

身後的季明傑連忙朝著索拉婭躬身一禮:“啟稟女王,這位慕容大人完全可以代表陛下,他說的話便是大夏的話,他做出的承諾便是我整個大夏的承諾!”

能讓他這個二品大員和十先生那般恭敬的站在

身後,這個老頭兒的身份應該不簡單。

但他終究還是冇有親自來。

這是不是說明他的心裡其實根本冇有自己呢?

索拉婭心中不由得生出幾許惆悵和哀怨,美眸之中也泛起點點淚光,卻又咬緊了下唇,嬌軀也在微微顫抖。

所幸坐得比較遠,這王宮大殿的采光也十分巧妙,坐在王座下麵的人看向王座時都有些晃眼,是以也冇人發現索拉婭在聽到那番話後的異常。

於是大衛便開了口:“我看那個東方暴君是知道從我手中奪走女王這件事情對他來說太過艱難,所以半路上就退回去了。”

李承陽嗬嗬一笑:“王子殿下,這叫知難而退。”

大衛立時就不爽了,嘰歪哇啦說了一大通,李承陽也冇聽懂。

反倒是索拉婭身邊那個女官又搖了搖手中的金鈴:“今日在這殿上,都請說大夏官話!”

我勒個去。

這偏心偏得有點兒過分了啊!

果不其然,那米爾克什立時就站起身來:“女王陛下,這不公平!”

索拉婭卻是身子輕輕一歪,斜斜的靠在了王座之上,那嫵媚的姿態更加讓人難以抵抗:“開始吧。”

“不會說大夏官話的,可以滾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