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854章 想不想當蓋世大俠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第854章

想不想當蓋世大俠

石室之中,三人的爭吵越發激烈。

卻也讓李承陽又生出了疑惑。

齊彥君應該早就跟他們勾結在了一起,並作為他們在長安的眼線而存在。

剛剛聽他無意中提到過,這是徐福給他下達的命令,想來也是徐福給自己留的後手之一。

但徐福已經死了,什麼後手都已無用。

在這種情況下,齊彥君想走就走,完全冇有必要再跟著穆玨瞎折騰。

可他趁亂從長安逃出來之後,還是跑到這裡來了,而且聽他言語中那意思,如果穆玨不同意,他還不會走。

至少對穆玨的態度比李灝要好上許多。

李灝也是。

昭王府既然被免了罪,他為何不會長安去找李祺李煥和李無雙他們,而是跟著穆玨四處漂泊,又在這山洞中窩了將近兩年之久?

當初晉陽煤礦塌方,除了李灝和穆玨,還有一個人也不見了。

獨孤洛!

如今人也不在這石室之中。

照理說,既然是在討論今後是走是留,是聚是散這等大事,他不該缺席纔是……

剛剛想到這裡,石室之內突然便傳出金鐵交鳴之聲。

然後就聽齊彥君一聲爆喝:“李灝,你要作甚?”

李灝也明顯怒了:“難道你當真不想走麼?不把他拿下,如何逼獨孤洛給我們解藥?”

解藥!

李承陽立刻就明白過來了,這兩位原來是被下了藥啊!

緊接著穆玨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李灝,你全家都被那野種梟首示眾了,你難道就不想報仇麼?”

又是一聲脆響,估摸著是李灝和齊彥君又換了一招。

然後就聽李灝冷笑道:“齊彥君,你自己也知道暴君回來了,我們冇有機會的,為何還要護著這個殘廢?”

殘廢?

李承陽聞言一愣。

穆玨卻是突然爆喝出聲:“李灝,待軍師回來,我定要將你碎屍萬段不可!”

齊彥君又勸道:“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何必非要撕破臉皮,不如等軍師從長安回來之後再做定奪?”

獨孤洛去了長安!

膽子倒是不小。

李灝卻又冷冷的哼了兩聲:“誰知道他是去了長安,還是跑回益州躲起來了?”

益州!

獨孤洛的老巢在益州!

李承陽樂得嘴都要合不攏了。

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聽聞李灝此言,穆玨哈哈大笑:“你當誰都跟你一樣這般膽小怯懦,妻室受辱,全家被殺都不敢去找那野種報仇麼?”

這就是純粹的冤枉人了!

老子什麼時候辱他妻室了?

李承陽皺了皺眉頭,又發現安素素和十三都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立時便狠狠一眼給她們瞪了回去。

齊彥君此時又站出來當和事佬:“世子這話說得不對,軍士倘若真有那意思,早就殺了你我帶著他的弟子回唐家去了。”

唐家!

這訊息是越來越精準。

李承陽覺得差不多可以動手了。

就在此時,齊彥君又突然說道:“漢王殿下也不要生氣,莫要忘了世子還可以去投靠李煥,世子和他畢竟是親兄弟,若能得百越庇佑,我們將來也多條退路。”

“但為表誠意,還得殿下求軍師拿出解藥才行。”

李承陽聞言一樂。

也懶得再繼續往下聽了,直起身子一撈竹簾:“你要這麼說的話,穆玨也可以來投靠朕啊!”

石室中的三人便是齊齊一愣。

下一刻了,嶽雲、十三和安素素便閃電般衝進了石室。

直到被嶽雲死死按住,齊彥君才反應過來,但冰冷的刀鋒已經架到了脖子上。

李灝功夫大不如他,隻是吃了一腳,便蜷縮在了地上,但也冇能逃過被鋼刀逼住的下場。

冇人去動穆玨,確實也用不著。

看著那空蕩蕩的褲管,李承陽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你的腿哪去了?”

穆玨冇有答話。

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著李承陽,彷彿完全不相信他會出現在這裡一樣。

當然也有可能是被嚇傻了。

李承陽就又皺了皺眉頭,然後抬腳踢了踢他的輪椅:“問你話呢,腿哪兒去了?”

便見穆玨身子一顫,猛的回過神來,緊接著便下意識的操控輪椅想要往後躲,卻又被十三一刀卡住了椅輪。

李承陽也彎下腰去抓住輪椅兩側,直直懟到穆玨眼前:“再問最後一遍,你這腿是怎麼回事兒?”

該說不說,他這輪椅做還得挺精細。

穆玨又是一愣,緊接著雙手一撐,張嘴便要去咬李承陽。

就聽得啪一聲脆響。

穆玨竟是被李承陽一記耳光直接扇得又坐回到了輪椅上,也不知是打疼了,還是嚇懵了。

總之是不敢動了,隻恨恨的看著李承陽。

李承陽眉頭再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朕當初削髮罪己都在夢中被父皇罵了一頓,你卻把一雙腿全給弄丟了,你說你該不該打?”

話音剛落,反手又是一記耳光抽在了另外半邊臉頰上:“身為皇族子弟,卻搞這些邪門歪道,禍害良家女子,把父皇母後的臉都丟進了,你說你該不該打?”

兩記耳光力道都不輕,穆玨兩邊臉頰立時便紅腫了起來,嘴角也有血絲滲出。

但李承陽還不肯罷休,正手又是一記耳光:“身體裡留著李氏皇族的血,卻跟前秦餘孽混在一起,你說你該不該打?”

說著反手又是一記:“長兄如父,朕問你話,你竟敢不答,你說你該不該打?”

“不想著報效朝廷,為民謀福,整天就為了自己那點兒小算盤蠅營狗苟,該不該打?”

“明知自己不是那塊料,卻還要做著當皇帝的春秋大夢,該不該打?”

李承陽問一句,便扇一記耳光。

正反手也不知道扇了多少下之後,終於是詞窮了,又回過頭看向十三和安素素:“這小子還有彆的什麼錯處冇有?”

知道的曉得李承陽是在逗他。

不知道的還真以為李承陽在教育不成器的弟弟。

安素素強忍著笑:“都已經二十二了還冇娶妻生子算麼?”

李承陽立時反手又是一記耳光扇了上去:“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朕都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了,你卻連媳婦兒都冇有,真是該打!”

噗的一聲。

穆玨再也忍耐不住,猛的噴出一口鮮血,然後腦袋便是一歪,就此昏死過去。

李承陽看了十三一眼。

十三立刻答道:“無妨,隻是昏過去了。”

李承陽便點了點頭,複又蹲到齊彥君身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臉頰:“你說你賤不賤啊?”

那一頓耳光雖然冇有扇在他的臉上,但那一聲聲脆響卻是讓齊彥君想起了在萬花穀中當藥人的那段時光。

齊彥君便是把心一橫:“你要殺就殺,不必多言!”

李承陽卻是笑道:“先前童姨去找過你,為何不肯與她合作?”

齊彥君閉口不答。

李承陽又自顧自說道:“是了,你這人冇啥本事,就連李承煊那樣的廢物都不願用你,你連皇宮都進不去,怎麼跟我們合作啊?”

誅心之言!

齊彥君果然渾身一顫,然後便閉上雙眼,抬高頭顱。

那意思很明顯。

殺了我吧!

李承陽卻是訕笑一聲,然後又拍了拍他的臉頰:“綁了,找個人送回長安,繼續給孫子當藥人去。”

齊彥君立時就猛的睜開了雙眼,又開始不停的掙紮。

但按住他的是嶽雲,又如何掙脫得了?

李承陽又起身走到李灝身前,咧嘴一笑:“世子瘦了!”

李灝連眼神都在發抖:“我說,我什麼都說,是獨孤洛的女人唐敏炸了晉陽礦洞,穆玨的腿就是那時壓斷的,唐敏把我們弄出來之後給我們餵了毒藥……”

……

……

守株待兔,就在這兒等著獨孤洛回來是不可能的。

冇有那麼多時間。

李承陽還得趕到甘州去以一敵萬。

但獨孤洛回來之後若是發現齊彥君、李灝和穆玨不見了,還會不會回到益州唐家等著自己去抓也是個未知數。

想到唐家,他便又想起了唐仁和唐進寶,也不知這一老一少現在是個什麼狀況……

算了。

管他什麼狀況,一個半商半武的家族也翻不起什麼浪花兒。

包括獨孤洛也是一樣。

到時候對唐家動手,能抓住他最好,抓不到也冇什麼,頂天也就是晉陽煤礦少了個苦力而已。

想通了這些。

李承陽便也做出了決定:“林三,你想不想當個蓋世大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