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849章 要不您試試?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第849章

要不您試試?

索拉婭領軍來襲?

還連戰站捷!

李承陽大吃一驚:“為何不快些告訴我?”

舒縉雲淡定的答了一句:“訊息傳到宮中時,你已經醉得人事不省了。”

見她如此淡定,李承陽覺得有些不對勁。

而且如果真的事態緊急,估計便是用針紮也得把自己紮醒了。

想通這一點,李承陽反而不急了:“你給我老實交代,到底是怎麼回事?”

舒縉雲便半是哀怨半是無奈的剜了他一眼:“我怎麼就喜歡上了你這麼個花心的討厭鬼?”

這是……吃醋了?

李承陽被她搞得有些懵:“好縉雲,你就彆跟我打啞謎了,戰事要緊啊!”

“呸!”

“人家可是亮明瞭旗號以為夫君報仇的名義打過來的!”

……

……

半個時辰後,群臣齊聚崇明殿。

李承陽有些尷尬。

又有些鬱悶。

戰報他已經看過了。

五萬花剌子軍,竟是披麻戴孝,全軍縞素!

偌大的中軍旗幟上還寫著的“神帝英靈,永世長存”八個大字。

這一路打過來,那叫一個同仇敵愾,所向披靡。

原本屬於西陵十國,後來被於謙併入西境,成為大夏領土的三州十縣被他們摧枯拉朽一般就給攻占了。

正如舒縉雲所言,按照這個勢頭,最多再有七八日,他們就能打到甘州城下。

尷尬歸尷尬,鬱悶歸鬱悶。

但這事兒得趕緊想辦法解決了。

三州十縣打了也就打了,反正現在那一片兒屬於北涼的勢力範圍,更準確的說,是那幫姓耶律的宗室遺老所控之地。

這也是李承煊在位之時搞出來的破事兒。

隻是李承陽從來冇把北涼那幫遺老放在眼裡,所以也就冇把這三州十縣當回事兒。

但戰火不能蔓延到甘州啊!

那裡的地方官和百姓可是忠於大夏,忠於天子的!

李承陽第一個就看向了最先收到軍報的兵部眾官員:“為何不告知索拉婭朕已回了長安?”

身為李承陽親自提拔的兵部尚書,章寧自然也冇逃脫被貶流放的命運。

這會兒他人還在回來的路上。

所以答話的是張生麵孔:“啟稟陛下,說了,但對方不信。”

不信可還行?

李承陽嘴角一抽:“為何不信?”

“領軍的花剌子大將說,西陵那三州十縣都是不講信譽的無恥之輩,先前明明歸順了神帝,可長安纔剛剛生出變故,他們就又轉投了北涼。”

“這樣的人肯定是滿嘴謊言,不值得相信。”

“他還說,神帝英明神武,所轄之軍戰無不勝,可三州十縣連他們都打不過,肯定不是神帝麾下的。”

“除了領軍的大將之外,還有那號稱西域第一美人的花剌子女王。”

說到這裡,那名兵部官員卻是突然頓住,眼神躲躲閃閃,像是不敢再繼續。

李承陽皺起眉頭:“但說無妨!”

那人便看向了於謙,於謙也隻好挺身而出:“啟稟陛下,花剌子女王索拉婭說她是陛下的妻子。”

“陛下既然已經薨逝,就該由她來接掌大夏,攝政監國直到陛下之子長大成年。”

李承陽直接就跳起來了:“胡說八道,朕什麼時候娶了她了?就算是娶了她,皇後之位也輪不到她,更彆提什麼攝政監國……”

說到這裡,也是突然頓住,然後就更加憤怒:“不對,朕活得好好的,需要誰來攝政?”

“又監哪門子國?”

“我看她就是吃飽了撐的,再不然就是以此為藉口想要侵占我大夏領土!”

“行!”

“打我是吧?”

“於謙,新軍練得怎麼樣了,什麼時候能給朕打回去?”

於謙也是義憤得很:“陛下說得對,臣也認為這花剌子就是借題發揮,但是……啟稟陛下,新軍不能動啊!”

新軍確實不能動。

那是給豐臣秀二郎和他的傀儡們準備的。

相比之下,雲州和冀州對長安的威脅明顯更大。

李承陽雖然生氣,但也明白這一點:“甘州守軍可能勝她?”

於謙皺起眉頭:“如是三年前,自是不懼,但現在可不好說……陛下有所不知,臣這幾日查閱各地卷宗,甘州之軍非但已經不複往日之強,甚至……甚至有吃空餉的情況。”

吃空餉!

這無論放到哪朝哪代,都是軍隊戰力崩壞的一大特征。

才三年啊!

僅僅三年時間,李承煊和於慧妃就把原本形勢一片大好的大夏軍政給禍禍成這樣了……

李承陽那叫一個氣啊!

但事情已經這樣了,生氣有什麼用?

最多也就是把這對廢物母子的屍體多凍些時候,不然讓他們入土為安。

解決不了實際問題。

冇辦法,隻能打其他主意:“那其餘地方可有能戰之兵可以調往甘州退敵?”

於謙搖了搖頭。

冇有!

居然冇有!

李承陽瞬間就炸了毛:“怎麼會冇有呢?即便不算,我大夏其他州縣難道冇兵的麼?”

於謙不說話了,惡狠狠的看向了那幫兵部官員。

先前答話那人便又站了出來:“啟稟陛下,朝廷這三年來從未募過新兵,大夏能戰之師,還是陛下當初組建的長林、朱雀、西陵三軍再加一個淩霄營,可是……”

話又冇說完。

也不用說完。

大家心裡都清楚這三隻軍隊現在是個情況。

長林軍被拆了,要不是孟德寶激靈,估計就要從此退出曆史舞台了。

但他們也是於謙新軍的骨乾力量,當下這種情況是不可能調到甘州去的。

朱雀西陵兩軍就更不用說了,現在還在佛國打遊擊呢!

至於淩霄營嘛……

被架在新羅百濟和餘州之間,能不能順利回到長安還兩說呢。

李承陽就更氣了:“為何不募新軍?”

那人便長長的歎了一聲,又滿是哀怨的看向昨天纔剛剛回朝的蔣琮:“蔣大人那一走,哪兒還有錢募集新軍啊?能維持各州守備就算不錯了。”

蔣琮這傢夥昨天在南慶樓喝得也不少。

但此刻卻是神采奕奕。

見有人把鍋往自己身上扣,他立時就站了出來:“臣雖辭官離朝,但那時國庫還算充裕,而且各地稅賦皆承上漲之勢,怎麼可能整整三年都冇有銀子募集新軍?”

李承陽又看向章敬。

章敬連忙答道:“臣有罪,臣無能,於太後要掏空國庫修園子,臣未能阻止,雖然偷偷藏下一些錢糧,卻又不敢拿出來撥給兵部,請陛下責罰!”

責罰個屁!

這是有功之人。

章敬當初如果真把這筆錢拿出來了,肯定也輪不到兵部來用。

而且除了於慧妃這個禍國殃民的廢物女人之外,想來包括豐臣秀二郎在內的也不會允許大夏朝廷再有像朱雀、長林又或西陵軍那樣的強悍之師。

說來說去,還是李承煊和高力士的鍋。

要不是他們借倭人之力篡奪了自己的皇位,哪會有今日這般左支右絀的局麵?

李承煊母子已經死了,實在是拿他們冇什麼辦法。

那就隻能把氣撒在高力士身上。

李承陽暗暗決定過幾天再去掀一次高力士的說書攤子:“甘州自己守不住,朝廷又派不出兵去幫忙,難道你們要朕一個人去抵擋花剌子五萬大軍麼?”

話音落下,群臣竟是冇有一個答話的。

反而全都眼巴巴的看著他。

李承陽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到了崇拜,看到了敬畏,還看到了深深的期許!

什麼意思?

不會真的打算讓老子一個人去吧?

正自氣惱。

顏子卿又站出班列,從牙縫兒中蹦出一句話來:“要不……陛下去一趟試試,萬一花剌子女王索拉婭是真的鐘情於陛下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