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848章 花剌子女王不能不娶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第848章

花剌子女王不能不娶

喝了多少不知道。

怎麼回的宮也不知道。

總之醒來的時候,蕭韻和安沐兮都在身邊,但人卻是躺在南薰殿。

這讓李承陽有些想不通:“怎麼是你們?縉雲和靖曦呢?”

蕭韻滿臉笑意:“皇後孃娘和靖曦就在外麵,還有素妃姐姐,她們正商量著聘禮和嫁妝的事兒呢。”

聘禮?

嫁妝?

李承陽覺得有些懵,雖然答應過十三回到長安就娶她,但這不還冇到時候麼,怎麼也得等去雲夢澤坑完了豐臣秀二郎再說吧?

而且十三也不是那麼主動的人啊!

見他還在犯迷糊。

安沐兮實在是心疼得不行:“陛下這到底是喝了多少啊?以後可不能再這麼喝了!”

蕭韻卻是笑道:“無妨,靖曦說了,陛下底子好,又練過九陽功,不管喝再多,出身汗,睡一覺就冇事了。”

胡說八道,那不傷肝麼?

李承陽皺了皺眉,想要坐起來,卻是渾身痠痛,乾脆也懶得起來了:“去把縉雲叫來。”

片刻之後,舒縉雲就出現在了他的麵前,臉色很不好看:“酒量不好就彆逞強,要不是素妃姐姐派人回來讓我去救你,你還能有命在?”

安沐兮和蕭韻齊齊吐了吐舌頭,連忙便躲了出去。

李承陽扯出一個笑容:“胡說八道,我可記得清楚,我把他們都喝翻了!”

“那你記不記得應了幾件事兒,又吃了多少虧?”

吃虧?

李承陽聞言一愣,蹭的一下就坐了起來:“吃什麼虧了?”

舒縉雲便也坐到他身邊,玉手也扶上後背輕輕撫摸了起來:“可還想吐?”

李承陽剛要再問,卻發現手上有些淤青,眉頭立時就皺了起來:“你們趁我喝醉,伺機報複我?”

舒縉雲白了他一眼:“要不要臉,明明就是你動手打人,卻冇站穩,自己摔的。”

然後又輕笑出聲:“不過我家承陽挺厲害的,都醉成那樣兒了,還能一個追著三個打,要是冇摔那幾跤就更厲害了。”

李承陽尷尬得不行:“我都追著誰打了?”

“邵望北,孟連城和呂彪。”

“我乾嘛打他們?”

舒縉雲歪著腦袋看向他:“真不記得了?”

李承陽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

“好。”

“那我就說給你聽聽!”

舒縉雲就開始掰手指頭:“這第一樁,你把芍藥許給邵望北了,邵望北問靖曦要多少聘禮,你把人給揍了一頓,說他瞧不起你。”

李承陽眼角一抽:“冇事冇事,我剛從李無雙那兒訛了五萬兩銀子,可以拿這個給靖曦補上。”

舒縉雲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這第二樁,你把牡丹許給了孟連城,人孟連城說要不先問問我同不同意,你又把人揍了一頓,還是說他瞧不起你。”

李承陽嘴角又是一抽:“我的意思的縉雲通情達理,斷不會乾出棒打鴛鴦的事。”

怪不得她們在討論嫁妝的事兒,原來竟是自己一口氣許了兩門親事!

可舒縉雲還在笑,而且笑得比之前更加讓李承陽心裡冇底:“我不會把離草也許出去了吧?”

“為何離草不能許?”

“她才幾歲啊?連十四都還冇到吧?”

“十四也不算小了,有人連十一的都娶了呢。”

李承陽嚥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問道:“我把離草許給誰了?”

舒縉雲卻是笑著搖了搖頭:“跟離草沒關係,你再好好想想。”

李承陽試探道:“玲瓏?”

舒縉雲搖頭:“玲瓏必須得進宮,哪怕是放在我身邊當個宮婢都行,這事兒冇商量,誰叫你當初要惹人家的?”

李承陽一臉苦相:“我什麼時候惹她了?”

舒縉雲卻是轉移了話題:“現在不說玲瓏的事兒,好好想想你昨晚答應了張成什麼?”

原來是他啊!

李承陽立刻大大的舒了一口氣:“我當什麼了不得呢,冇事冇事,他不就是想要人蔘嘛?我剛從李無雙那兒訛了幾萬兩銀子,拿給他去買就行。”

舒縉雲又搖了搖頭:“不是這事兒。”

李承陽皺眉:“他不會是想當官兒吧?”

“也不是。”

“那到底是什麼?”

“當真想不起來?”

“真想不起來。”

“嗬嗬。”

舒縉雲又笑了兩聲,笑得很是詭異:“你準備什麼時候娶楠楠過門兒?”

李承陽大吃一驚:“你說什麼?”

“你昨天答應張成,要娶他女兒張楠楠,他還為此連乾了三壇烈酒,聽說當場就倒下了……我正想問問你呢,蕭韻剛入宮時也隻是個才人,楠楠怕是不能比她高吧?”

舒縉雲笑嘻嘻的說著,明顯就是在幸災樂禍。

李承陽直接就傻了。

怪不得舒縉雲說有人連十一歲的都要娶。

剛剛還以為她說得是彆人,大夏也好,北涼也罷,包括花剌子、新羅、百濟這些比較熟悉的地方在內。

十一歲就出閣的姑娘確實不少。

李承陽對此也表示理解。

但理解歸理解,放自己身上可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

十一歲啊!

小學生啊!

更何況還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張楠楠?

不行不行。

這他孃的絕對不行!

李承陽眉頭大皺:“沐兮和韻兒說你們在商量嫁妝和聘禮的事兒,這聘禮不會就是給楠楠的吧?”

舒縉雲點了點頭,嘴角彎起的弧度更大:“你彆說,這楠楠還真是個美人胚子呢!”

李承陽立時就從榻上跳了下來:“是美人胚子又咋了?”

“我告訴你啊,她就是天仙下凡,我也不能娶!”

一邊穿衣服,一邊往外走:“這事兒你必須得給我擺平了。”

舒縉雲樂得不行:“你自己答應人家張成的,堂堂天子,金口玉言,我能怎麼辦?”

“我不管,你自己想辦法,要是擺不平,我就不回宮了!”

舒縉雲卻是更樂:“你不回宮住哪兒?”

“我去沁香閣!”

“沁香閣已經冇了,你那些花魁現在都在新蕊宮呢!”

“那我就去城西大宅!”

“你不會是真看上那姬琳琅了吧?”

說到這兒,李承陽已經邁到內殿門口的左腿就生生頓住了,然後又回過頭看向舒縉雲:“連你也看出我現在越來越像曹賊了?”

舒縉雲便皺了皺眉:“老是說曹賊,這曹賊到底是誰?”

“是個梟雄,本事很大,但有個不好的習慣,就是對黃花閨女冇什麼興趣,就喜歡彆人的老婆。”

舒縉雲就是一愣,然後就笑得直不起腰來:“你們仙界還有這號人物啊?”

李承陽想死的心都有了:“你還笑,趕緊幫我想想辦法啊!”

舒縉雲這才站起身來走到李承陽身邊將他扶住:“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都跟張成說好了,先把楠楠接到宮裡,等她十六了再說娶不娶的事兒。”

說著又忍不住笑出聲來:“至於彆人老婆的事兒嘛……這曹賊若是冇有巧取豪奪,倒也挺可愛的。”

可他偏偏就是巧取豪奪的啊!

李承陽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但楠楠這事兒被舒縉雲暫時這樣壓住了,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那你們在給誰準備聘禮?”

“除了你,還能有誰的婚事能讓我和素素姐傷腦筋?”

李承陽又是一愣:“不是說不娶楠楠嗎?”

舒縉雲又笑了:“楠楠暫時可以不嫁,但花剌子女王可不能不娶,要不然的話,人家萬一跟倭國又或西方教廷聯起手來,你可就要吃大虧了!”

花剌子女王?

難道是索拉婭答應聯姻了?

不對啊!

季明傑才離開長安多久,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有訊息了?

李承陽皺起眉頭:“彆鬨了,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舒縉雲便也收起玩鬨之心:“花剌子女王索拉婭親率五萬大軍來襲,連戰連捷,最多再有七八日,便可打到甘州城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