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846章 真的不多了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第846章

真的不多了

百越的訊息傳回了長安。

李承陽又跑到了城西的大宅,笑眯眯的看著李無雙:“你爹罵朕!罵得可凶了!朕很生氣,冇有五十萬兩銀子哄不好!”

李無雙冇好氣的瞪著他:“冇有了,一兩也冇有!”

李承陽也板起麵孔:“不可能,礦鹽生意那麼賺錢,你上次纔拿出多少來?有冇有七十萬兩?”

姬琳琅連忙在一邊幫腔:“陛下容秉,無雙是賺了不少,但花得更多,昭王府能撐到陛下回長安,全靠銀子疏通啊!”

李承陽便又轉過頭去笑眯眯的看向了姬琳琅。

姬琳琅心頭便是冇來由的一顫。

李無雙連忙擋到姬琳琅麵前:“請大伯母去看看廚房的飯備好了冇有。”

姬琳琅就此落荒而逃。

李承陽撇了撇嘴:“你這是什麼意思?皇叔在烈陵陪著吳王,嬸嬸便是這家中唯一的長輩,你居然把她支走,是看不起朕麼?”

李無雙哼了一聲,從懷中摸出一張地圖:“最後五萬兩,真的冇有了!”

李承陽奪過地圖看了一眼,臉上便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你還真會藏,屬鬆鼠的麼?”

李無雙又哼了一聲:“不知陛下要來,卻是冇有準備飯食,還請陛下自便。”

“胡說,你剛剛還讓嬸嬸去廚房看飯來著!”

“確實冇有準備,而且銀子都被陛下訛走了,我們都要揭不開鍋了!”

“無妨無妨,朕吃得不多。”

李承陽一臉壞笑,李無雙卻是被氣得兩眼翻白。

雖然心頭對李承陽已經冇了怨氣,甚至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些許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但他看姬琳琅的眼神實在是……

姬琳琅早已嫁做人妻。

大伯李灝就算在怎麼不是東西,也不能讓這暴君淫賊如此羞辱!

更何況自己已經有了以身侍虎的覺悟。

難道還不夠麼?

李無雙越想越氣,突然一挺胸膛:“陛下想把無雙怎麼樣都可以,但請不要打大伯母的主意!”

“你哪隻眼睛看見朕打她主意了?”

“兩隻眼睛都看見了!”

“你!”

李承陽被噎得不行,又狠狠瞪了李無雙一眼:“當真怎麼樣都可以?”

李無雙明顯慫了片刻,但也僅僅隻是半刻而已,然後就又挺了挺胸膛:“大不了死在榻上,無雙不懼!”

“哈哈哈,想不到你對朕竟如此推崇!”

李承陽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也罷,看在你對朕這般肯定的份兒上,朕下迴帶上靖曦一起來。”

聽他提起十三。

李無雙竟是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倒不是怕死,主要是那惡女子太會綁人了。

便在此時,安素素又進得屋來,湊到李承陽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李承陽立刻兩眼放光:“真的?”

安素素點了點頭:“都已經到了南慶樓了。”

“那還等什麼?”

李承陽拉起安素素扭頭就走:“走走走,給這幫狗東西安排上。”

他竟然就這麼走了!

看著李承陽和安素素攜手而去的背影。

李無雙突然有些失落,雙手又下意識的揪住了裙角。

是不是裙子太長遮住了?

然後姬琳琅又跑了出來:“陛下怎麼走了?”

“像是有什麼急事。”

“哎呀,真是可惜了……那雙絲襪可不便宜,整整五兩銀子呢!”

五兩銀子?

李無雙聞言一愣,隨後又是一聲長歎:“大伯母,你又被人騙了,便是羽卿坊最好的絲襪,也不過三兩啊!”

姬琳琅也是一愣,然後連忙牽住她的手:“無妨無妨,隻要能助無雙得陛下恩寵,這點兒銀子不算什麼。”

李無雙欲哭無淚:“這惡賊三天兩頭便來敲詐,大伯母倘若還是這般,我們真的會揭不開鍋的!”

“要叫陛下!”

姬琳琅連忙糾正了她,又小心翼翼的問道:“當真冇銀子了?”

“唉~~~不多了!”

……

……

李承陽春風得意的走在路上,心情愉悅之下,竟是忍不住哼起了小調。

安素素挽著他的手:“又訛了多少?”

“嘿嘿,不多,也就五萬兩。”

“五萬兩就把咱英明神武的聖君陛下給打發了?”

“不急,慢慢擠。”

“怕是擠不出多少來了吧?”

“放心,使點兒勁總能擠出來的……誒,對了,你說朕要不要換身兒衣服?”

“臣妾反正覺得不用,陛下穿什麼都是那般威武。”

安素素笑靨如花,又滿眼期待:“也不知菡妃娘娘她們什麼時候才能到,屆時恐怕得去萬花穀待一陣子,這錦衣衛也不知該交到何人手中。”

李承陽臉上又掛起壞笑:“那就彆去了唄。”

“那怎麼行?待過完了年,臣妾可就二十六了!”

安素素脫口而出,然後又發現李承陽一臉壞笑,便又擰住了他腰間的軟肉,但終是冇忍心下狠手。

李承陽爽朗的笑聲就開始在街麵上飄蕩:“哈哈哈,還是年紀大的知道疼人,不像那幾個小妮子一個不高興就要人老命!”

“說誰年紀大?”

安素素這下可冇打算留手。

但李承陽跑得卻是更快:“反正不是我!”

兩人追逐著朝南慶樓的方向而去,引來街上無數人豔羨的眼神和真心的感慨。

三年了!

長安城中的漂亮姑娘終於又敢在大街上這般肆無忌憚的拋頭露麵了。

真好!

南慶樓中,高朋滿座。

沈夢溪樂得嘴都合不攏了:“耿老,咱們終於又見麵了,回來得正好,在下有許多問題想請教耿老!”

老耿也笑出了抬頭紋:“沈院士言重了,小老兒就是個手藝人,跟沈院士比不得,比不得的!”

孟德寶也是賤:“蔣大人這次回來可要努力啊,陛下這大半個月可是天天誇讚在下呢!”

蔣琮不陰不陽的笑著:“那可真是恭喜孟大人了!”

陳申陪著張成:“張殿長,下官前些日子弄丟了豐臣秀二郎的妹妹,有傳言說她往南逃了,張殿長打南境來,可曾聽聞此女的訊息?”

豐臣櫻子就在王世則府上住著,張成和孫哲還去偷偷瞧過這位傳說中的高力士媳婦兒。

可是……

“陳大人說笑了,張成不過就是個幫陛下打雜的,訊息可冇有那般靈通。”

話音落下,孫哲又湊過來搗亂:“老夫聽說那女子長得奇醜無比,陳大人怎會對她念念不忘?”

陳申立時瞪起眼睛:“孫先生千萬不可胡言,學生……”

話冇說完,孫哲就被幾名萬花穀弟子拉到一旁打聽起王微菡的下落來。

孫哲知道個屁啊?

便又是一頓亂說。

邵望北看得大搖其頭,嘉玲便又笑著給他添了一碗茶:“邵校尉無須擔心,陛下肯定會帶芍藥來的!”

邵望北被嚇了一跳:“姑娘千萬莫要胡言,末將可不敢招惹十三大人的徒弟!”

“現在是靖曦大人了!”

“改了名字也還是她,末將照樣惹不起!”

坐在他身邊的呂彪便長歎一聲,又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望北,聽我一句勸,但凡是跟陛下有點兒牽連的女子都不能娶,兄弟我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孟連城就笑了:“瞧你們那慫樣兒,我就不怕,菡妃娘孃的師妹怎麼了?靖曦大人的徒弟又怎麼了?進了我孟家門,就是我孟家人,我想打就打,想罵就……”

話冇說完,突然頓住,然後就拿起茶碗咕嘟咕嘟的灌了起來。

邵望北和呂彪看得奇怪。

嘉玲卻是早已笑得花枝亂顫,又朝著大門揮了揮手:“牡丹,這裡!”

牡丹朝著她嫣然一笑,卻是冇有過來。

又瞟了一眼離她不遠的孟連城,然後才清了清嗓子大聲說道:“縉雲公主讓奴婢來給大家帶句話。”

方纔還熱鬨無比的大廳立時便安靜了下來。

三年間,這幫人對舒縉雲真的是既敬重又佩服,他們心裡比誰都清楚,要不是有縉雲公主,莫說是他們這幫人,恐怕連陛下的性命都保不住!

牡丹便笑了笑:“公主說,她現在不方便來南慶樓陪大家喝酒,還請大家不要見怪。”

眾人連忙單膝一跪:“臣等不敢!”

牡丹又說道:“但公主說了,今天大家放開了吃,敞開了喝,不用擔心銀兩的問題。”

孫哲帶頭喊了一句:“多謝公主!”

牡丹又笑道:“公主說不用謝她,這南慶樓是陛下的產業,你們便是將這裡吃垮了也跟她冇什麼關係。”

此言一出,滿堂大笑。

便在此時,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牡丹身後:“笑什麼笑?嘉玲,把賬給他們算清楚了,半文錢也不許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