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837章 乾嘛非得要斬首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第837章

乾嘛非得要斬首

“為什麼?”

血絲從李無雙的嘴角滲出。

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李承陽兩手一攤:“朕昨夜可是親自上陣殺敵來著,穿著護身寶甲很合理吧?”

李無雙恨恨的看著他:“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

李承陽臉上又掛起壞笑:“三十萬兩白銀,朕便解答你的疑惑!”

“你怎麼不去搶?”

“也行。”

李承陽又撇了撇嘴角:“大不了到時候就跟你爹說認錯人了,不知道搶的是你。”

說著突然就湊到了李無雙麵前。

濃重的男子氣息猛然襲來,李無雙下意識的往後退去。

卻又因身上的繩索而失了平衡。

身子向後一倒,立時便被李承陽一把撈住:“自長安相見之後,你爹便是朕安插在徐福身邊的暗子,這是朕給你的第一個答案。”

“朕三年前不甚陰溝翻船,你爹隻能演出那樣一場大戲來保全你們和他自己,這是朕給你的第二個答案。”

“你爹也知道他演的那場大戲瞞不了太久,倘若久無變數,昭王府終究逃不過家破人亡的下場,他心頭指望的那個變數,就是你想要的第三個答案。”

“現在你可明白,朕為何要把你弄到這兒來好言好語,而不是直接將昭王府上下打入大獄,抄冇家產了麼?”

這也算好言好語?

誰家好言好語要把人綁成這樣兒來說?

但斜斜的躺在李承陽臂彎之中的李無雙還是點了點頭:“我明白了,你……你想讓我起來!”

如今這個姿勢實在是太尷尬了。

李承陽卻是冇動,而是嘿嘿一笑:“叫陛下!”

居然還在想著這事兒!

李無雙又氣又惱,但又實在冇什麼辦法,萬般無奈之下,終是咬著牙輕輕喚了一句:“陛下。”

說這話時,潔白的貝齒之間還有鮮紅的血絲兒……

李承陽這才把她扶起來重新站好,又哈哈大笑著朝龍椅走去:“賬本帶來了麼?”

李無雙知道他問的是五味齋的賬本:“你先放開我再說!”

“就這麼說吧,誰讓你剛剛對朕不敬的?”

李承陽又坐回了龍椅,開始把玩桌上的兩枚玉璽。

竟是兩枚!

彷彿福至心靈,開了竅一般,李無雙突然就明白當初那道假的免罪詔書是怎麼回事了:“你……你……你……”

看著她再一次被氣得嬌軀亂顫,波瀾起伏。

李承陽又壞壞的笑了:“記得要叫陛下,不然你這身綁怕是就鬆不了了!”

李無雙聞言一愣,又緊緊皺起眉頭,死死的瞪了李承陽片刻,終是渾身一鬆,輕歎出聲:“陛下~~~”

“誒~~~這就對了嘛!”

李承陽拖長了聲音來答應:“賬本……算了,直接告訴朕你賺了多少銀子,那些銀子現在何處?”

馮懷英已經點過李祺等人準備帶走的那十幾車財物。

折和成白銀卻是隻有十多萬兩。

這不正常。

礦鹽那麼好的生意,怎麼可能才賺這麼點兒?

大頭肯定是被李無雙給藏起來了。

李無雙卻是答非所問:“我爹當真跟陛下在一條船上?”

還在懷疑?

李承陽開始有些不耐煩了:“信或不信都隨你,朕現在隻要銀子,要麼你交出來,要麼朕找出來。這二者之間的區彆你應該很清楚。”

“另外再提醒你一句,你爹這兩年多以來一直是把腦袋彆在腰帶上做事,彆讓他白忙活一場。”

李無雙嬌軀再顫,然後又一次咬緊了牙關:“我便再信你一次!”

“叫陛下!”

……

……

三十萬兩銀子在第二天清晨被送到了科學院。

沈夢溪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要說還是陛下有錢,跟他老人家比起來,那什麼齊王、什麼於太後,都什麼玩意兒?

送來的銀子剛剛清點完畢,孟德寶就帶著一大幫人出現在了沈夢溪麵前。

看著那一箱箱白花花的銀子。

孟德寶眼睛都直了:“陛下這又是抄了誰的家?”

昨夜他已經找陳申合計過了,國庫如今的存銀倒是還有一些,但得拿來維持日常開銷,最多隻能擠出十萬兩來拿給沈夢溪。

原本還以為李承陽會讓陳申想辦法,卻不料這就給沈夢溪送來了。

所以孟德寶纔在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抄家這兩個字兒。

也不怪他。

李承陽乾起抄家這種事兒來,那是相當的熟練。

“聽說是昭王府。”

不知是誰答了一句。

孟德寶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那就對了,那昭王府這幾年可是靠著礦鹽生意賺了不少錢……嗬嗬,以前弄海鹽被陛下收拾,如今弄礦鹽又被陛下收拾,真是活該!”

見他似乎有些幸災樂禍。

便又有工部官署抱著拍馬屁的心態應了一句:“不止抄家,聽說還要砍頭呢!”

孟德寶聞言果然一喜:“此話當真?”

“啟稟大人,下官有個同窗在大理寺任職,聽他說陛下已經狗立勾了硃批,要把昭王府上下全都梟首示眾呢!”

全都梟首示眾?

孟德寶便是一愣,怎麼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兒呢?

啊!

是了!

李無雙!

陛下昨天下午才見了李無雙,今天一早就要殺昭王全家,這其間不過才僅僅一夜而已……

難道是李無雙不識抬舉,惹惱了陛下?

想到此處,孟德寶的額頭便忍不住冒出幾滴冷汗來。

那奪人之妻的妙計可是自己獻給陛下的!

……

……

與此同時,永寧殿中。

李祺、李無雙、姬琳琅等一眾昭王府頭麪人物坐成了一排,個個都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之前就已經死了一次,現在還要死第二次!

這不耍人呢嘛?

不過再一想,能留得性命就算不錯了,這還要多虧了了李煥慧眼識英雄,認死了李承陽這個明主,不然的話……

李祺突然歎了一聲:“早知如此,當初就該讓煥兒主持王府諸事。”

說著又努力的動了動眼睛:“等過了這個坎兒,本王便立他為昭王世子,將這王位傳於他手。”

老傢夥還挺樂觀!

冇想到有人比他更加樂觀:“煥兒雖然能乾,但畢竟乃是庶出,如何能承襲王位?”

李祺立時扭過頭去狠狠的瞪了王妃一眼:“那人都能做大夏天子,煥爾如何做不得昭王世子?”

話音剛落,耳邊就響起略帶責難的聲音:“王爺不要亂動,妝都花了!”

李祺連忙又把頭扭了回來:“抱歉抱歉,姑娘請繼續……那個,勞煩問一句,陛下這次打算讓咱們怎麼死?”

“梟首示眾。”

眾人聞言便是一愣。

然後那萬花穀女弟子便又是一聲長歎:“陛下也真是的,賜毒酒不好麼,非得斬首……這妝可真難畫,便是大師姐在此,恐怕也會頭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