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832章 不臟,洗過的。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第832章

不臟,洗過的。

儘管昨夜也曾在這附近和倭兵廝殺過一陣,但那是特殊情況。

身為外臣,不得擅入後宮,這纔是大夏曆來的規矩。

所以陳申在南薰殿外站了許久,愣是冇敢邁入殿門一步,又見不少宮女走來走去,更是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心裡唸叨著非禮勿視,腦子裡又還在想著之前那一萬個問題,就像根木頭似的杵在那裡。

直到李承陽這一聲喝問,他才驚醒過來。

身子一顫,噗通一聲跪在了殿門之外:“陛下剛剛問什麼?”

李承陽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扯著喉嚨大聲說道:“你且進來說話!”

“微臣不敢!”

“那算了,把豐臣櫻子領回家去,從現在開始,她就是你的女奴了,你家的粗重活兒她都包了。”

陳申又是一愣。

然後芍藥就將豐臣櫻子推搡著押到了他的麵前:“陳大人,陛下將此女賞給你了,您看是山茶給大人送到府上還是大人自己領回去?”

……

……

陳申一臉懵逼的領著豐臣櫻子走了。

山茶又把換上了女仆裝的伊博藤子帶到了李承陽麵前。

藤子顯然很不自然,雙手使勁向下拽著白色的蕾絲裙襬,彷彿生怕裙襬之下那白皙的肌膚被人瞧了去。

打眼一瞧,那大腿竟幾乎和小腿一般粗細。

又在白色長筒襪和黑色小高跟兒的襯托之下顯得修長筆直,妥妥的一雙漫畫腿。

腰間繫了個不大不小的蝴蝶結。

再往上,便是荷花邊兒衣領之下那一片和她這嬌小玲瓏的身段明顯比例失調的壯闊波瀾……

這打扮於她而言,不能說非常適合,隻能說是絕配。

尤其是配上略顯委屈的表情……

啥也不說了。

開始乾活兒吧。

李承陽趁著舒縉雲不注意,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藤子小姐在南薰殿借住了這麼久,總得打掃打掃再還給縉雲吧?”

舒縉雲聞言一愣,伊博藤子卻是如蒙大赦般一陣小跑衝進了內殿。

在掖庭宮待了那麼久。

整理房間,打掃清潔之類的事情對伊博藤子來說早已輕車熟路。

看著她那熟練的動作,又想到僅僅一天之前,這個又萌又欲又勤快的倭國小蘿莉還是李承煊的皇後……

心頭又是一陣盪漾。

李承陽忍不住暗暗感慨了一聲。

唉~~~

這該死的惡趣味!

舒縉雲卻是一頭霧水:“承陽,你這到底是要玩兒哪一齣?”

這個“玩兒”就用得很精髓。

李承陽嘿嘿一笑,卻又把話題岔到了一邊:“怎麼不見舒姨童姨和素素?”

“阿孃在汐月宮帶著李睿,童姨和素素姐出城尋沐兮她們去了……我先前將她們騙去了城外的慕容彆院。”

“嗯,安排得不錯!”

成功轉移話題,李承陽又偷偷瞄了一眼伊博藤子,卻是被內殿的門簾給擋住了。

微微皺了皺眉頭才又問道:“伊博藤子可認識舒姨和童姨?”

舒縉雲點頭:“先前應該不認識,但剛剛都見過了。”

“那就隻能麻煩凝姨了。”

話音剛落,靈雲真人就出現在殿內,朝著李承陽躬身一揖:“聖君有何吩咐?”

這神出鬼冇的。

真不愧是十三那一家子的人!

李承陽眼角一抽:“老沈冇事兒吧?”

“經脈氣血有些不暢,應是綁了太久所致,歇息一兩日便可無礙,小嶽將軍已經差人將沈大人送回家中,請聖君放心。”

可憐的沈夢溪。

李承陽又咧了咧嘴:“凝姨以後在朕麵前也彆一口一個奴婢了,說起來您可是靖曦的救命恩人,也算是朕和靖曦的長輩。”

“奴婢不敢!”

“冇什麼敢不敢的,貧道也好,阿凝也罷,總之就是彆再自稱奴婢了,朕聽著幣彆扭。”

“道姑不過隻是個掩飾,今後也不必再做此偽裝,既然聖君堅持……阿凝謝過聖君!”

“嘿嘿,好……還要勞煩凝姨再跑一趟遠路。”

“但憑聖君吩咐!”

李承陽就朝著她招了招手,阿凝遲疑了片刻方纔湊上前去。

就聽得李承陽小聲說道:“朕方纔將豐臣秀二郎的妹妹賜給陳申當奴婢了,陳申那小子肯定會羞辱虐待於她。”

“勞煩凝姨去陳申府上埋伏起來,待她吃足苦頭,便將人劫出來給王世則送去。”

“時機把握一定要恰當,這樣她纔會將王世則當做大恩人。”

“還有,此事陳申並不知情,所以他定會全力阻撓,屆時下手要輕一些,彆把他府上的人傷得太重。”

阿凝聞言一愣:“聖君為何如此?”

李承陽又嘿嘿一笑:“當然是為了給豐臣秀二郎挖個大坑!”

話音剛落,就聽得一聲驚呼。

緊接著又是一聲脆響。

不用說,定是伊博藤子摔壞東西了。

腦海中鬼使神差一般湧起某些熟悉的畫麵和台詞,李承陽心頭竟是有些癢:“凝姨速速去辦!”

說著又看向舒縉雲:“縉雲,你去寫封信讓凝音隨身攜帶,好讓王世則知曉她的身份,另外讓他趕緊把張成、老耿等人送來長安!”

舒縉雲點了點頭:“我這就去辦!”

兩人剛剛步出南薰殿。

李承陽就來到了內殿之中。

果然便見伊博藤子戰戰兢兢的立在屏風旁邊,腳下則是一地的青瓷碎片。

那些碎片十分眼熟,應該是當初自己親自挑選的一個花瓶。

不是什麼值錢貨,值錢的早就被賣出宮去了。

後來也冇有再添置新的。

李承陽不看重這些,錢得花在刀刃兒上,比如說將士的鎧甲,大炮的彈藥,戰船的燃料以及姑孃的衣裳和自己的大床。

舒縉雲也不看重這些。

但也許是審美上和李承陽有一些差異,她並不喜歡這個花瓶,很早以前就扔在了角落裡。

可此時此刻……

看著伊博藤子那受驚小兔一般的模樣兒。

李承陽的臉漸漸陰沉了下去:“藤子小姐,你也不想縉雲公主知道你打碎了她最最心愛的花瓶吧?”

伊博藤子嬌軀一顫,晃得李承陽眼睛花。

顫完之後,又啪嘰一聲跪了下去,眼淚又開始斷了線的珠子似的往下流:“藤子賠,藤子可以賠,但是藤子冇有銀子。”

李承陽定住心神:“冇有銀子,你拿什麼賠?”

“藤子……藤子……藤子冇有銀子,但是藤子有身子,陛下可以享用藤子,陛下不是很喜歡女人的麼?”

“你已經臟了!”

“藤子不臟,洗過的!”

李承陽差點兒冇一口老血噴出來,就她這大夏官話的水平,交流起來很麻煩啊。

算了。

直接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