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785章 何為福將?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嶽雲為何是個福將?

因為他一錘子砸了傳國玉璽啊!

在高力士替李承煊謀奪大夏皇位的過程中,作用最大也最關鍵的是什麼?

當然是那道蓋著玉璽大印的禪位詔書!

可真正的傳國玉璽已經被砸了,宮裡那枚是老耿造的假的,這事兒高力士可不知道,他那時候已經去倭國臥底了。

重點是老耿造了兩枚!

而且這兩枚假玉璽之間還有些許細微的差彆,當初就用這一手擺了姬家和昭王一道。

李承陽離京時還特意囑咐過舒縉雲不要把兩枚玉璽放在一起,一枚放在明處,一枚藏在暗處。

如今隻需依葫蘆畫瓢,略施手段就可以讓那道禪位詔書變成廢紙一張。

大印都是假的,詔書還能是真?

詔書是假的,但活生生的李承陽可是真的!

隻要李承陽再度現身,登高一呼,他李承煊還能安安穩穩的坐在崇明殿上?

真當李承陽登基之後那兩年是白乾的啊?

至於李承陽的身份問題……

李承陽自己不承認,誰敢說他不是大夏皇族的血脈?

誰又能拿得出證據證明他不是大夏皇族的血脈?

有本事你做親子鑒定啊!

如今支援李承煊的那些外部勢力,隻有西方教廷到目前為止冇有正兒八經的交過手。

北涼那些宗室遺老就是一群老廢物。

花剌子新女王索拉婭是李承陽冇過門的媳婦兒,李承陽對她還有救命之恩。

佛國如今的主子羅尼沙當初在李承陽麵前跟條哈巴

狗也冇什麼區彆。

百濟王沙戈弼人如其名,就是個煞筆。

唯有倭國的豐臣秀二郎稍微有點兒本事,但也是已經被李承陽打怕了的主兒。

李承陽根本就冇把這些人放在眼裡。

他唯一擔心的,就是大夏將士們因著自己和李承煊之爭而自相殘殺,讓外人看了笑話。

高力士玩兒的這一手之所以漂亮,便是漂亮在此處。

他太瞭解李承陽了,知道即便李承陽有一天醒了過來,也極有可能會因為不願看到大夏將士自相殘殺而放棄奪回皇位的念頭。

當然,這還的建立在在大夏在李承煊手裡依舊強盛繁榮的基礎之上。

所以他纔會讓李承煊做出不廢李承陽先前之政的承諾。

但現在不一樣了。

如此就可保證除了那些隻想依靠李承煊這個新君上位,而非真正忠於大夏的人之外。

其他那些文臣武將乃至軍中小卒都不會鐵了心的跟在李承煊屁股後麵跟李承陽兵戎相見,自相殘殺。

這個最大的問題解決了,剩下的就簡單了。

於是乎高力士玩兒得最漂亮的一手,現在看來已然成了個笑話,而這之所以造成如今這個局麵,便是源於嶽雲當初那傻乎乎的一錘。

這還不是福將?

聽完了李承陽的解釋,十三很為李承陽高興,但眼中卻又不自覺的生出幾許悲切。

李承陽知道她心裡肯定有疙瘩。

人之常情。

倘若她真的這麼容易就能把高力士當做一個陌生人甚至是敵人

那她也就不會對自己這般忠心耿耿。

彆說是她了。

倘若高力士此刻突然出現在麵前,自己隻怕也會糾結得不行。

心頭一聲長歎,李承陽又捏住了十三的玉手,湊到她的耳邊悄聲說道:“待會從懸崖上爬下去的時候,可不準半路上把承陽哥哥給扔了啊!”

十三知他此刻扯開話題是為了讓自己不再因高力士之事而難過。

感激之餘,心頭又淌過一股暖流,便也湊到李承陽耳邊悄聲說道:“承陽哥哥自己也能爬下去的。”

李承陽立時就不乾了:“不行,說話算話,你就得背!”

十三卻是遊魚一般抽回了手,又快走幾步跑到前頭:“素妃娘娘,陛下說擔心你傷勢未愈,待會兒揹你下去!”

安素素先是“啊”了一聲,緊接著便紅著臉低下頭去:“陛下不用如此,臣妾早已不礙事了!”

李承陽被十三擺了一道。

心裡卻是十分高興。

朕的十三越來越像個正常的姑娘,不再隻是一具殺人機器了!

……

……

十三的耳朵確實很靈。

出口處還真有一道巨大的瀑布,巨大的水聲震耳欲聾,濺起的水花更是濕透了幾人的衣衫。

也虧得十三和安素素都穿了皮甲,不然嶽雲和霍去病怕是隻能閉著眼往下爬了。

冇法子,李承陽就是這麼小氣。

哪怕是兄弟,也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女人被瞧了便宜!

所幸瀑布雖大,但出口處離著地麵卻是不高,也就七八丈的距

離,以他們五人的身手,半盞茶不到的功夫就爬了下來。

雙腳沾地的時候,幾人渾身都已濕透,身體再好也該把衣衫脫下來烘乾了再走。

而且在地下走了那許久,也不知到底過去了多少時日。

反正隨身所帶的乾糧是早就吃了個乾乾淨淨,此刻正是餓得慌的時候。

而瀑布之下便是深潭,深潭邊上就是密林,密林之中必有野獸,補來充饑正是合適,也可趁機把衣服烘乾。

男人可以光著膀子捕獵,女子可不行。

去林中抓些兔子山雞的任務自然而然就落到了霍去病和嶽雲頭上。

兩人前腳剛走,十三和安素素後腳就把火堆生了起來。

李承陽也不囉嗦,尋了幾根合適的樹枝往火堆旁邊一架,便將自己脫了個精光,然後就賊兮兮的看向了安素素和十三。

十三倒是一點兒不扭捏,三下五除二就和李承陽赤誠相見。

平日裡不顯山不露水,這一脫乾淨,立時便讓李承陽看呆了眼。

皮膚光滑白皙,身材勻稱健美自不必說。

玲瓏浮凸的曲線也是絲毫不輸旁人。

關鍵是那兩根細細的鎖骨中間躺著一枚微微發著紅光的天樞,將一片冰肌玉骨映照得格外透亮,實在是讓人垂涎欲滴,不忍釋目。

看到李承陽望向十三的火辣眼神,安素素在脫下皮甲之後就不動了。

紅著臉頰,咬著下唇,揪著衣帶,反正就是不肯脫!

要說起來,安素素可早就已經是李承陽的

人了。

十三雖然也是遲早的事兒,但她至少現在還冇跟李承陽邁出那最後一步。

結果反倒是十三如此大方,安素素羞得不行。

李承陽也是好笑,又擔心她就這麼坐在火堆邊兒上烤著會生病,便給十三使了個眼色。

十三心領神會:“陛下,靖曦想去那邊潭中洗個澡。”

安素素立時兩眼一亮!

濕漉漉的衣衫站在肌膚之上,她自己也很不舒服,若是能脫下來放在這裡烘烤,自己躲到水裡去,豈非兩全其美?

李承陽早就料到她會是這個反應,便朝著她微微一笑:“你們都去吧,朕在這兒守著衣裳,免得被山裡的野猴子給偷了去。”

說完之後又補充了一句:“就在水淺處洗洗得了,莫要到深處去!”

以十三的水性,這等於是句廢話。

反倒是提醒了安素素。

水淺的地方怎麼能藏得住身子?

臭弟弟定然是準備偷看。

倘若此處冇有彆人也就罷了,但靖曦就在左近,而且誰知道會不會從哪裡突然冒出幾個野孩子來?

還是小心一些為妙!

打著這樣的主意,安素素硬是等到十三遊到了深處,方纔看準位置跳了下去。

入水之後,才又將衣物脫下,揉成一團扔上岸來,然後便一頭紮進了水中,隻留下一片漣漪在水麵之上。

李承陽見她如此小心翼翼,心頭更覺好笑。

我若要當真看,不會下水去看麼?

你這樣又能藏得住什麼?

但霍去病和嶽雲去了林中

捕獵,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回來。

自己還是在岸上守著比較穩妥。

這麼一想,李承陽才笑嘻嘻的撿起安素素扔到案上的衣衫,朝她做了個鬼臉,這纔回到火堆旁邊將衣衫晾好。

又覺得似乎還有哪裡不妥。

目光掃了一圈,立刻就發現了問題所在。

正欲把兩女的貼身衣物取下來拿在手裡烘烤,突然便聽得嘩啦一聲水響。

本能的扭過頭去,便見晶瑩的水珠在陽光的照射下灑落在兩具雪白柔嫩的嬌軀之上。

便如那山間精靈一般清新跳脫,卻又充滿了野性的魅惑。

這尼瑪誰受得了?

李承陽隻覺喉頭一乾,緊接著就聽十三和安素素同時說到:“陛下快來,水底有東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