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764章 我要殺他全家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十三能有什麼對不起自己的?

除了把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給了彆人,李承陽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彆的。

自己在她麵前從不忌諱男女之事。

小姑娘出於好奇,偷嚐禁果實在是再正常不過……

再不然就是著了彆人的道兒!

江湖險惡,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獨自一人在江湖上飄了小半年。

而且她走的時候還那麼單純,除了殺人什麼都不懂……

不能怪她!

得好好開導她,讓她明白錯不在她才行!

說得容易!

像十三那樣一根筋的姑娘,冇有意識到也就罷了,可一旦意識到了,恐怕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

而她現在顯然是已經意識到了!

不但意識到了。

她還決定一死以求解脫!

李承陽越想越覺得十三之前所做種種是在故意求死!

越覺得十三是在故意求死,他心裡就越慌。

怎麼辦?

這事兒要不解決,十三心裡永遠都會有一根刺,這回求死不成,搞不好哪天就會突然不辭而彆,離自己而去。

那怎麼行?

十三怎麼可以離開李承陽?

李承陽身邊怎麼可以冇有十三?

不就是處子之身麼?

冇了就冇了!

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

如鯁在喉!

如鯁在喉啊!

怪不得之前每次都跑得那麼快。

原來是怕被自己追上,發現她已經不是……

不對不對,她要是在那時候就意識到了,為何會過了這麼久纔想到求死解脫?

十三就不是個會演戲的人。

那有冇有可能,

不是在她闖蕩江湖的時候?

不可能!

又有冇有可能,她之前雖然意識到了,但卻並冇有想過死,隻想瞞著自己,能瞞多久是多久,但如今實在瞞不下去了,所以纔會這樣做?

也不對,自己最近也冇表現出要把她推倒的意思啊……

那會不會跟天樞有關?

還是不對,她在鐵州新大陸的時候都還很正常。

對了!

她是在大軍從征西海峽出發之後,纔開始不對勁兒的!

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

最特彆的事兒就是精疲力儘又身中徐福之毒的老高被她一掌打得差點兒昇天……

混亂的思緒突然在這一刻戛然而止。

渾渾噩噩的腦子也突然變得無比清明。

肯定是老高覺得自己快要死了,想要讓十三跟了自己,他好放心歸西!

對!

一定是這樣!

那天老高單獨留下十三,說的肯定就是這個事兒,十三便是因為這事兒落下了心結,她那腦殼又不會轉彎兒……

像十三這樣的姑娘,娶到就是賺到,何必在乎人家之前不小心犯的一點小錯兒?

不對!

十三冇有犯錯!

她就是一時大意被壞人給禍害了!

狗日的高力士!

你一個死太監懂個屁?

要你來多嘴多舌?

等回了長安,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李承陽在心裡給高力士好一頓痛罵,整個人都舒坦了許多。

既然找到了癥結,事情就好辦了。

直接睡了十三,然後佯裝不知她已並非處子,把此事悄無聲息,不著痕跡的抹過

去!

主意打定,李承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又握緊拳頭給自己打了打氣,這才伸手揭開門簾,跨步邁進了普蘭的營帳。

帳中冇有彆人。

十三還躺在榻上,麵色紅潤,呼吸勻淨,就在李承陽進來的瞬間,露在被褥外的小手還觸電一般縮了回去。

動作很快。

但還是被李承陽鷹隼一般的雙眼給捕捉到。

裝!

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李承陽也不廢話,走到榻邊,抓住被褥一角便是猛的一掀。

然後便自愣住。

從來不施粉黛的臉龐之上破天荒的有了妝容。

不用說,這定是普蘭的手筆,她定是在給十三化妝時發現她裝暈的。

妝容不濃,但卻恰到好處,跟十三原本就長得極美的五官更是相得益彰,尤其是那鮮豔的紅唇,精緻之處又透著水潤,便似熟透的櫻桃一般令人垂涎三尺。

然而這還不是最絕的。

最絕的是榻上的佳人竟是隻穿了一件又薄又透的小衣。

冰肌玉骨,儘在眼前。

峰巒起伏,隱約可見。

左肩、右肋和兩條修長的**上卻又纏著滲血的繃帶……

李承陽這個風月老手竟是看得呆了。

片刻之後,依舊緊閉的雙眸之上,又長又彎的睫毛開始顫個不停,精緻小巧的雙唇亦是微微抖動起來。

李承陽如遭電擊,又顫顫巍巍的伸出手去。

卻終究還是在離著佳人嬌軀不到一寸之處停了下來。

然後便是一聲哀嚎:“蒼天啊,你為何要如此對我,到

底是哪個殺千刀的弄臟了我的十三!”

撕心裂肺,慘絕人寰。

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躲在帳外的普蘭被嚇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陛下難道是嫌我給十三姐姐上的妝弄臟了姐姐?完了完了,神帝陛下這回定是要恨死我了!”

剛好路過的張飛亦是被嚇得不輕。

但很快就反應過來,拖著自己的長矛便衝進營帳:“陛下莫怕,張飛在……哎呦!”

話冇說完便被打斷,腦袋上還狠狠的捱了一下,連帳內到底是個情況都還冇看清,又被一腳踹了出來。

腦袋被什麼打了不知道。

但那一腳卻是李承陽親自踹得。

張飛雖然年幼,卻也不傻,知道這營帳是進不得了。

便拖著長矛威風凜凜的守在了門口,順便還把癱坐在地的普蘭扶了起來:“女王姐姐莫怕,有張飛在呢!”

“張將軍,陛下是不是不喜歡女子上妝啊?”

普蘭也是驚魂未定,竟來問一個半大的孩子,但這一聲將軍卻是叫得張飛十分舒服:“那不能,我小姨天天上妝,不上妝都不見人的,陛下喜歡得緊呢!”

小孩子口無遮攔,也不知壓低音量。

僅僅一帳之隔,李承陽聽得是清清楚楚,一時間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竟是連心中的悲楚都被沖淡了許多。

便在此時,耳邊突然響起熟悉的聲音:“是普蘭女王趁奴婢昏睡之時給奴婢上的妝,陛下若嫌臟,奴婢這就去洗。”

李承陽又是一愣,

心頭彷彿被什麼東西戳了一下,說不出的痛。

但他還是努力的擠出幾許笑容,才又轉過身去看著半坐在榻上的十三:“胡說八道,哪裡臟了?朕的十三明明就是天底下最乾淨的姑娘!”

十三也是一楞。

然後便彷彿明白了什麼,繡眉微微皺起,貝齒咬住下唇。

兩手一鬆,放下擋在身前的被褥,就那麼跪在了榻上:“陛下,奴婢錯了,奴婢對不起陛下!”

“不!”

李承陽往前踏了一步:“你冇有錯,是朕錯了,是朕對不起你!”

十三嬌軀一顫,抬起頭來愣愣的看向李承陽。

李承陽卻是又往前踏一步:“所以,朕是不會嫌棄你的,之前不會,現在不會,將來不會,這輩子不會,下輩子也不會,永遠都不會!”

嬌軀再顫,晶瑩的淚光開始在眸子中閃動,十三嗚嚥著問道:“陛下……奴婢……奴婢……陛下說得是真的麼?”

李承陽急忙連邁數步來到榻前,伸出雙手將十三攬入懷中:“當然是真的……叫承陽哥哥!”

十三動情至極,一頭紮進李承陽懷中:“承陽哥哥!”

“乖!”

李承陽憐惜的撫摸著她的頭頂,一邊暗罵自己是個俗人,一邊卻又忍不住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告訴承陽哥哥,是誰欺負了十三,我們一起去殺他全家。”

話音剛落,他便後悔了。

但說出去的話便是潑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來。

十三果然抬起頭看向了他

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純得就像是天山上的湖水:“他已經死了。”

李承陽心頭又是一痛:“死了好,既然死了,那我們就把它忘了,你也不要再因為被他……被他用卑劣手段壞了完璧之身而自責了好不好?”

懷中佳人再次愣住。

然後……

十三突然雙臂一震,強行從李承陽懷中掙脫出來。

又順手拔出放在榻邊的長刀,方纔還純潔澈亮的雙眼更是猛然爆發出可衝九霄的殺氣:“敢問陛下,何人如此造謠,十三這便去殺他全家!”

李承陽大吃一驚。

然後便意識到了什麼,連忙從十三顫抖不止的手中奪下長刀:“妹妹暫且息怒,此間怕是有誤會,那人全家也殺不得……那個,你還冇穿衣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