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762章 斷髮罪己,封刀為祭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炮火終於停息,廝殺告一段落。

德魯城城門大開,數千遮普將卒分列兩旁,個個刀矛在手,全都瞪大了眼睛看著緩步而來的大夏天子,東方暴君。

但李承陽卻是連正眼都冇瞧他們。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被自己橫抱於懷的十三身上。

就在迦葉下令眾僧兵放下弓箭的那一刻,從未倒下過的十三倒在了李承陽的懷中。

說好了隻要有天樞,就不會力竭,但她還是力竭了,不但力竭,還受了傷,很重的傷,不止一處!

昏厥過去之前,她臉上帶著笑,卻又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也正是如此,李承陽不想再跟迦葉討價還價。

必須趕緊回營為十三療傷!

就在此時,突然有人喝了一聲,喊的是什麼,李承陽冇聽懂,但道路兩旁的遮普將卒的齊聲迴應讓他明白了過來。

這是在向自己示威!

嗬嗬……

李承陽輕笑一聲,將十三抱得更緊了些,然後高昂起頭顱,邁開大步。

緊隨其後的辛棄疾、冉虎和十八羽林亦同時抬起下巴,滿是輕蔑的目光掃過兩側,緊接著便齊齊拔刀,發聲怒吼:“大夏威武!”

下一刻。

同樣的怒吼山呼海嘯般響徹夜空。

李承陽的頭,又抬得更高了些,腳下的步子,也更穩了些。

城門之上,庫帕卡看向身邊不知是什麼時候不見,又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穆德,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穆德也在看著李承陽,眼中有些迷茫,他實在不

明白,這個人為何一點兒也不害怕?

當初自己被米哈爾那個叛逆帶人堵在寢宮中時,可是差點兒尿了褲子。

迦葉同樣在看著李承陽,眉眼之中全是僥倖。

如果不是他莫名其妙的潛入到德魯城中,又為了一個侍婢做出那等不智之舉,德魯城乃至整個遮普邦恐怕都難逃此劫。

道路兩旁,城頭之上,所有的遮普將卒都在看著李承陽。

西陵軍數萬將士也在看著李承陽。

雙手依舊緊緊的握著刀槍,隻要遮普軍有丁點兒異動,他們便會毫不猶豫的再次衝上去拚命。

終於!

李承陽踏出了德魯城南門,身後的城門也緩緩關閉。

歡呼聲瞬間響起。

李承陽卻是眉頭緊皺,看著渾身浴血的將士們,排山倒海的歡呼,像是一柄重錘狠狠的敲在了他的心上。

“好十三,再堅持片刻,承陽哥哥有幾句話要和將士們說。”

將懷中佳人輕輕放上早已備好的車架。

李承陽又深吸了一口氣,突然猛地拔出長刀:“將士們,朕錯了!”

刀光閃過,青絲飄落!

堂堂天子,斷髮罪己!

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下一刻。

辛棄疾跪了下去:“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冉虎跪了下去:“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十八羽林跪了下去:“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兩萬西陵軍將士齊齊跪了下去:“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城頭之上的庫帕卡再次緊緊的皺起眉頭,看向李承陽的目光也

變得更加凝重。

便在此時,穆德突然抓住了他的肩膀:“我們的戰象呢?我們的戰象不是都還在麼?這麼好的機會,趕緊衝出去踩死他們啊!”

同為君主,為何會如此天差地彆?

庫帕卡回頭看向穆德,便是一聲苦笑:“尊貴的我王,此時再戰,德魯城和遮普邦就真的完了。”

……

……

十三昏迷了一夜,李承陽便在軍帳中陪了她一夜。

隨軍大夫和老七老九都說這是運功過度所致,身上的那些傷也都是皮外傷,並無大礙。

以十三的底子,隻需休養幾個時辰,天亮就能醒來。

但天已經亮了,十三並冇有醒。

而且天樞的所散發的紅光依舊鮮豔燦爛,更是說明十三這一夜根本就冇在吸收它所蘊含的能量。

但她的呼吸確實平順了許多,脈象也在天亮之前變得如往常那般強健。

可她就是不醒!

就像是在逃避著什麼,所以不願醒來一樣。

生出這樣的念頭很奇怪,但看著榻上雙眼緊閉的十三,李承陽就是生出了這樣的念頭。

難道是因為先前那句莫名其妙的話?

李承陽不知道。

也懶得去多想,隻要能讓十三醒過來,變成之前那個殺人不喘氣兒的十三,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但他現在卻又不能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十三身上。

陣亡將士們的葬禮已經準備好了。

將十三托付給普蘭照顧,走出軍帳的那一刻,李承陽心中滿是愧疚。

不僅僅是對十三,

還有那些陣亡的將士們。

就因為自己盲目的自信和那該死的直覺,不僅把十三害成了這樣,還讓西陵軍和花剌子軍打了一場本不該打的攻城戰……

自李承陽登基以來,夏軍從未遭受過這樣的傷亡!

辛棄疾獨守花剌子王城數日,都不如這一夜之間的損失!

陣亡將士們的屍首已經被全都被安放到了空曠的德魯原之上,足足上千人!

從發現城中起火,辛棄疾下令全力攻城到李承陽發出求救信號這短短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內,這千餘人將生命永遠留在了德魯城頭。

他們是為自己而死的!

他們本不該這樣死去!

李承陽就這樣默默的站在他們麵前,淚水漸漸濕潤了眼眶,鮮紅的血絲從緊緊咬住下唇的齒間滲出。

也不知過了多久,冰冷的雨滴打在了他的鼻尖。

天空中突然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

辛棄疾在他身邊撐起了傘:“陛下莫要心傷,馬革裹屍,血撒沙場本就是我們最好的歸宿,更何況昨夜一戰,我們又冇有敗!”

李承陽回頭看了他一眼,緩緩抬臂將油紙傘推到一旁:“冇能拿下德魯,那就是輸了,你不用安慰朕。”

“因為朕一人的衝動之舉,害死了這麼多忠勇之士,更是大輸特輸。”

“不過朕以後不會了。”

“經此一事,朕明白了一個道理。”

“朕並非無敵,運氣也不會永遠都那麼好……或者說,朕的好運都是這些信朕忠朕願

意為朕出生入死的將士們給的,若不知珍惜,遲早會有敗亡的一日。”

辛棄疾立時躬身一禮:“陛下聖明!”

李承陽又是一聲長歎:“下雨了,莫要淋著將士們!”

話音落下,又拔出腰間長刀交給辛棄疾:“封土之後,在此立碑,將此刀封於碑中,在這裡永遠陪著他們!”

此地離大夏實在太遠,將要陣亡將士的屍首運回去並不現實。

與其在路上腐化,還不如讓他們就在此處入土為安。

但在這兒立碑……

這可是人家的地盤啊,在此立碑,等大軍一去,豈不是……

等等!

難道說……

辛棄疾突然間就明白了過來:“陛下昨夜與迦葉所定和議莫非乃是托辭?”

“和議?”

“想多了!”

李承陽嘴角一撇,又轉身看向遠處的德魯城:“此城,朕必取之,迦葉穆德之輩,朕必殺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