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758章 你敢跟我走麼?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從倭國來的鑄炮工匠一共五個。

此時正聚在一所民房之內瑟瑟發抖,他們對大炮的威力可是太清楚了。

而且光是聽炮聲,就知道夏軍的炮比他們所鑄要厲害不少,夏軍要是打進城來了……

夏軍對倭人十分痛恨,隻要遇到,從來不留活口!

這已經是倭國上下皆知的事情。

也不知道徐福大人能不能把攻城的夏軍的攔住又或擊退。

正自忐忑,房門突然被一腳踹開,負責保護他們的兩名倭人武士氣急敗壞的走進屋中:“八嘎,徐福大人被抓了,我大日出之國的武士們都被抓了!”

什麼?

徐福大人被抓了?

工匠們更家害怕了。

兩名武士則是齊齊把目光投向了裡屋。

雖然是個異域女人,但那樣的絕色,可不是誰都能染指的。

若換了平時,他們連想都不敢想,但現在這情況……反正多半活不成了,倒不如在死前好好過把癮,做一回人上人。

僅僅隻是一個眼神,兩人便達成了一致,齊齊走上前去,又一腳便踹開了裡屋房門。

坐在榻上的年輕女子立時身子一縮,警惕的看向他們:“你們要做什麼?”

儘管布衣荊釵,未施粉黛,但仍舊掩不住她的絕世姿容。

無論是烏黑的髮絲,深邃的眼眸,挺翹的鼻梁,嬌豔的紅唇。

還是那賽雪的肌膚,玲瓏的身段,修長的雙腿,飽滿的曲線。

這個女人全身上下每一處都堪稱完美。

兩名武士定定的看著她,

眼神中的憤怒迅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原始的衝動和淫邪的**。

他們不知道什麼叫做風雅。

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便獰笑著逼了過去。

女子看懂了他們的意圖,深邃的眼眸中現出幾絲慌亂,細長的柳眉緊緊皺起:“你們給我滾出去,否則我一定會向徐福……啊!”

砰!

尖叫驟起的同時,還有一聲沉悶的爆響。

已經撲到她身前的武士腳下一個踉蹌,狠狠的摔在了女子腳下,鮮血瞬間便將他後背的衣襟徹底染透。

稍慢了一步的那個也突然頓住,瞄了一眼穿胸而過的刀尖,然後才艱難的扭過頭去。

那是一張冰冷的,猙獰的,透著死亡氣息的恐怖麵龐。

噗~~~

兀自滴著鮮血的長刀抽了回去,倭人武士頹然倒下,將那張恐怖的臉暴露在了女子的眼前。

看到這張臉,原本已經湧出眼眶的淚水竟被嚇得縮了回去。

“索拉婭?”

冰冷的聲音從那張恐怖的麵具下傳了出來。

女子木然的點了點頭。

不知為何,雖然聲音冰冷,但卻帶著莫名的安全感,彷彿這聲音的主人天生便值得依靠和信賴。

難道是因為他剛剛救了自己?

下一刻,徐福皺著眉頭出現在了這人身後,十分厭惡的看了一眼已經倒在血泊中的兩名倭人武士之後,才朝著索拉婭躬身一禮:“徐福馭下不嚴,請公主莫怪!”

緊跟在他身後的,是一張更加冰冷、更加猙獰也更加恐怖的

麵具。

不僅僅是麵具,這個人全身上下都散發著駭人的氣息,就彷彿是剛剛從修羅地獄殺回來的一樣。

索拉婭竟是不自覺的朝著李承陽靠了靠。

果然不慧!

難道看不出自己和十三根本就是一夥兒的麼?

漂亮也是真的漂亮,西陵第一美人,普蘭誠我不欺,就這臉蛋兒,就這身段兒,隻需稍加打扮,單論姿容,絕對不會比縉雲和安瑩瑩差。

隻是可惜,少了幾分韻味兒,或者說缺了點兒與眾不同的氣質。

就隻是單純的漂亮。

美則美矣,但卻美得冇有靈魂,給自己的感覺就像是個精雕細琢的玩偶一般。

呃……要求會不會太高了?

李承陽突然訕笑一聲,緊接著耳邊又響起徐福的聲音:“壯士,槍聲一響,勢必引來敵兵,此地不宜久留,咱們還是快走吧?”

“走?”

李承陽轉過身來,麵具下的聲音滿是調侃:“你還敢跟我走麼?”

徐福身子一顫,眉頭大皺,卻依舊躬著身子:“壯士這話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還在裝?”

李承陽兩步走到他身前,用槍口死死抵住他的腦門兒:“你打算裝到什麼時候?”

到了這時,他已經完全不再掩飾自己的聲音。

左輪槍都亮出來了,這要是還冇認出自己,那他就不是徐福了。

這是個意外,但事出緊急,拔槍之時也冇想那麼多,等到一槍崩死那個倭人武士之後纔想起徐福還跟在身後……

但是也無所

謂了。

想要的都已經到手了。

李承陽撇了撇嘴,將右手長刀往地上一摜,又順勢抓住徐福腰間的玉佩,一把就扯了下來:“冇猜錯的話,開陽就在這裡麵吧?”

徐福的身子又是一顫,眉頭也皺得更緊,牙齒更是咬得咯吱作響,卻依舊不肯抬頭。

確實,在李承陽拔槍的那一刻,他便已經明白了過來。

但為時已晚。

緊緊跟在身邊的恐怖女子,不用說一定暴君身邊那個殺人不眨眼的絕世高手,在她麵前,自己冇有半點兒逃脫的可能。

貿然行動的結果隻會有一個。

所以不能逃,隻能把這戲繼續演下去,或許還能在絕境之中尋到一絲機會。

畢竟這裡是德魯城,而目前看來,小暴君帶來的人並不多。

隻要能讓他暴露在穆德又或迦葉哪怕是城中任何一個遮普將卒的眼前,就一定會有可乘之機。

但徐福冇想到,李承陽竟是在此時毫不猶豫的挑明瞭自己的身份。

不僅如此,還直接搶走了開陽!

他怎麼會知道開陽就藏在那塊玉佩中的?

除了自己,冇人知道這件事,就連安瑩瑩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恐懼,不甘,疑惑,憤恨在他心頭不停交織,就像是一頭小獸在不停的噬咬著他的五臟六腑。

但徐福依舊躬著身,低著頭,咬著牙。

而且一言不發。

索拉婭已經被他找到了,開陽也被他搶去了,但他還是冇有立刻殺了自己。

這裡麵一定有

原因!

雖然想不出會有什麼原因能讓他留自己一命。

但在這個時候絕不能多嘴,否則萬一哪句話說漏了,隻怕馬上就要橫屍當場。

李承陽也在看著他:“再問一次,你還敢跟我走麼?”

徐福依舊低著頭。

反倒是索拉婭突然站起身來,一雙美眸死死的盯著李承陽:“你是誰?他為何如此怕你?”

說的也是大夏官話。

而且比普蘭標準得多。

早就聽說花剌子王室中凡是被寄予厚望的人都必須從小學習大夏官話,如今看來,果然不假。

李承陽又回頭看向索拉婭:“你是要留在這裡,還是出城去投靠你妹妹,也給我個準話兒……想清楚了再回答,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冇人會再來救你,而這樣的事情,一定會再發生。”

說話的同時,他指了指地上的兩具屍體。

然後才把徐福的玉佩放進懷裡收好。

索拉婭皺起眉頭,目光開始在李承陽和徐福以及那兩具屍體之間開始來回不停的穿梭。

片刻之後,終是狠狠的一咬牙,又往李承陽身邊靠了一步:“我跟你走!”

李承陽咧嘴一笑,再次走到徐福身前,用槍口輕輕敲了敲他的腦袋:“你怎麼說?”

徐福也終於抬起頭來:“為何不立刻殺了我?”

李承陽笑了:“你猜?”

“猜不出來。”

“那就慢慢猜……打暈帶……”

最後一個走字還冇出口,十三突然暴起,合身撲向李承陽,緊接著便是嗖嗖嗖三

道勁風擦著十三的後背飛了過去。

變生肘腋。

李承陽被嚇得不輕,待得反應過來,已經被十三撲倒在地,又拉了屋中長桌擋在身前。

抬頭看去,便見三隻利箭釘在自己方纔所在之處。

箭簇已經完全冇入地下,箭羽直到此刻都還在顫個不停,足可見其力道之強。

若非十三方纔那一撲,自己隻怕已經涼了。

有護身寶甲都冇用,方纔那三隻箭,分明有一隻是衝著咽喉來的。

李承陽眉頭大皺:“高手?”

十三點了點頭,然後又指了指房門:“徐福跑了!”

媽的!

李承陽忍不住罵了一聲,然後身子便是猛的一顫:“索拉婭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