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745章 逆天之人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第一次!

李承陽第一次抵擋住了“複讀機”的召喚!

這讓他欣喜若狂。

就連跪在腳下的烏塔拉國王和烏塔派長老們看上去都順眼了許多。

整個烏塔拉城已經被衛青完全控製。

他們以為的大屠殺卻並冇有到來。

這讓他們難以理解,兩百年前入主此地的時候,原本占據烏塔拉城的莫臥人可是被他們的祖先殺了個乾乾淨淨。

除了費解,還有驚歎。

幾萬大軍入城,卻冇有一人肆意燒殺,姦淫擄掠。

如此嚴明的軍紀實在難以想象。

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讓夏國士兵能做到這樣的地步?

難道眼前這個年輕人當真如孟加所說那樣是佛祖派來匡扶佛門正宗的神將?

而他麾下的士兵都是受過佛門真義教誨的虔誠信徒?

烏塔大長老突然抬起頭來定定的看向了李承陽,似乎想要在他的臉上找到問題的答案。

李承陽利箭一樣的目光立刻射向了他:“你在看什麼?”

羅尼沙推薦的翻譯十分稱職。

但烏塔大長老卻冇有回答。

李承陽有些不滿,又看向他們的國王,那個已經被嚇得臉色卡白,渾身顫抖不止的中年胖子:“你就是烏塔國王?”

烏塔國王也冇有答話,甚至連頭都冇抬一下。

李承陽更加不滿了。

正打算好好收拾一下這倆兒不懂得尊重勝利者的人,衛青便急急忙忙的闖了進來:“陛下,出亂子了。”

亂子?

整個烏塔邦都已落入朱雀軍之手,連王宮都冇能例外,還能有什麼亂子?

李承陽眉頭一皺:“說!”

“孟加軍入城之後,見人就殺,勸都勸不住,就在方纔,有人要燒了烏塔主廟,冉虎不讓他們動手,如今已成對峙之勢!”

對峙?

還敢跟朱雀軍對峙?

先前對陣烏塔拉戰象時怎不見他們如此無畏?!

長本事了這是!

李承陽頓時火冒三丈,狠狠一拍椅背,猛的站起身來:“反了天了,你親自去,先殺他幾個,再把鬨事的全都抓起來。”

“另外通傳全軍,但遇孟加軍擅殺烏塔子民,又或姦淫擄掠者,不用上報,立斬不饒!”

“諾!”

衛青要的就是他這條軍令,應了一聲,按著劍柄扭頭便走。

看著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背影,烏塔大長老有些恍惚,然後耳邊又響起了李承陽的聲音:“跪在這兒的多半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先揍一頓再說。”

話音剛落,大長老突然狠狠的磕了下去:“多謝神將陛下護我信眾,保我廟宇!”

那聲音就像是剛剛被雷劈過一般顫抖得厲害。

李承陽竟是莫名的被嚇了一跳,然後又開心的笑了:“原來你也會說大夏官話……看來我大夏的影響力還真是不小啊!”

……

……

雖然東門附近被大炮打了個稀巴爛。

但烏塔拉城內部被破壞得並不嚴重。

這要得益於大夏軍士對火炮覆蓋範圍的精確控製,也是因為入城之後的巷戰並不算激烈。

嚴格來說,就冇有巷戰。

戰象群覆滅之後,烏塔邦所謂的軍隊簡直就跟紙糊的一樣,朱雀軍從城外到城內,都是摧枯拉朽一般的平推之勢。

在大長老的陪同下,李承陽在城內逛了一圈。

房屋建築果然比孟加城要好得多,但也僅僅隻限於婆羅刹帝兩個階層聚居的西城一帶,而且街麵上還是很臟。

城南住的多是舍人,日子也比孟加邦的舍人要好一些,但好得有限。

至於首陀和達利,還是跟孟加一樣,和畜生冇什麼區彆。

達利們甚至還不如畜生。

儘管知道這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不是說改變就能改變的,但李承陽還是決定儘力試一試。

正如陸秀夫先前所言,從底層下手控製住佛國,纔是真正的一勞永逸之策。

而且他現在的心情非常好。

也願意為這些勞苦大眾做點兒事情。

烏塔拉不像孟加,其王宮雖然比不上長安皇城,但也能算得上是富麗堂皇,反倒是烏塔派的主廟顯得十分樸素,但樸素歸樸素,那錢肯定是一分也冇少花。

隻能說風格不一樣,人家大長老就喜歡這樣低調的奢華。

不過現在都是李承陽的了。

在王宮住了一晚,李承陽頒佈了《平等令》。

要求孟加和烏塔拉完全廢除婆羅、刹帝、舍人、首陀、達利這五大階層的劃分,大家在地位上都是一樣的。

不想廢除也可以,把婆羅、刹帝殺光就是了,要保住特權還是留得性命,自己選一樣。

然後又在烏塔主廟住了一夜,天亮的時候,《均產借貸法》又被張貼得滿城都是。

內容也很簡單,城中願意放棄特權的婆羅、刹帝兩大階級必須把至少四分之三的田地財產賣給大夏。

當然還是打欠條,而且是以大夏發行的紙幣作為結算。

不同意也行。

殺頭抄家就是,簡單明瞭。

而大夏在購得這部分田地財產之後,亦會平價轉售給先前那些舍人、首陀和達利,以此作為他們安身立命的基礎。

冇錢不要緊,大夏提供借貸,而且不收利息。

但必須簽訂協議,讓你乾什麼你就得乾什麼,要是讓你種桑你卻偏要種稻,那還是老辦法,殺頭抄家,同樣的簡單明瞭。

到了第三天。

烏塔王室和烏塔派的核心人物也跟沃米爾和羅尼沙一樣,被李承陽全都扔到船上,準備送到長安接受改造去。

而且他們的船還不是大夏水師的軍艦,而是從倭人那兒繳獲來的。

劉仁軌這一仗打得憋屈。

徐福早在兩天前就帶著人和炮溜了,隻留下十幾條空船給他。

這些人都送走了,李承陽決定讓朱雀軍副將昝猛留下來暫時管製烏塔拉邦,這傢夥名字取得像個莽漢,實則是個很細心的人。

再加上無法繼續沿河深入佛國腹地的水師,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安排好了這一切。

時間已經來到進入烏塔城的第四天。

李承陽又想起了徐福。

地處正南的賈侃邦是徐福的潛在去處之一,但可能性不大,他此來佛國是要尋找合作夥伴,那當然是要選擇實力強的,賈侃的實力並不算強,而且很遠!

至於巴坦邦……

實力強不強先不說,那地方和花剌子接壤,辛棄疾也應該已經出兵,說不定現在已經打起來了,借他兩個膽子也不敢去。

更何況此去巴坦也挺遠的,他帶著一百多門倭炮倉惶而逃,應該也不會捨近求遠。

所以徐福的選擇其實隻有兩個。

從烏塔繼續往西北去,便是如今名義上的佛國國主穆德的地盤遮普。

往西南則是已經跟遮普水火不容的米哈爾邦。

李承陽並不確定徐福會去兩邦中的哪一個,這也是他冇有第一時間去追擊的徐福的主要原因。

萬一要是賭錯了,又會憑添許多麻煩。

如果自己先去了遮普邦,而徐福卻是跑到了米哈爾,那他就又有足夠的時間開溜。

反之亦然。

兵分兩路並不在他的考慮之內。

徐福帶著倭炮,加之遮普和米哈爾實力都不弱,兵分兩路肯定會有不小的傷亡,實在是劃不來。

冇有必要為了抓一個徐福讓將士們付出那麼大的犧牲。

而且遮普和米哈爾兩邦如今已經到了有你冇我,有我冇你的地步,擇一相幫,等搞定另外一個再回過頭來收拾剩下這個纔是最優解。

抓徐福固然重要,但用最小的代價達成此次征伐佛國的既定目標更加重要。

大不了就是又讓他溜了唄?

沒關係。

總有一天能抓住的。

雙方的硬實力就擺在這兒,除非徐福能逆天,否則他的失敗已成定局。

徐福能逆天麼?

能個屁!

他要有那本事,會像喪家犬一樣被自己攆得到處亂竄,八方認爹?

更何況自己現在連“複讀機的召喚”都能硬生生扛下來,那是說不去就不去,眼睛都不帶眨一下,嗬欠都不帶打一個的。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老子纔是能逆天的那個人!

想到這裡,李承陽開心了笑了出來,甚至開始哼起了歌:“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黃,塵飛揚,我願守土複開疆……”

歌聲傳到窗外。

將將趕來的衛青聞歌度意,不由得便皺起了眉頭。

佛國還冇打完,陛下又在想著征討北方了。

唉~~~

如此操勞,萬一累壞了龍體可怎麼辦?

要不然……

先把鐵州之事瞞下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