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77章 下輩子,躲遠一點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幻雪閣閣主叫做莫驚濤。

在舒縉雲才隻有三個月大時,莫驚濤擄走了舒然和舒縉雲。

從那以後,舒縉雲就成了幻雪閣重點培養的對象,既然是重點培養,那自然會比彆人吃更多的苦頭。

十四歲那年,莫驚濤就把她派去了安陽。

在安陽待了一年,幻雪閣決定和李宏坤合作,於是她又到了長安,表麵上是沁香閣的一名花娘,但實際上卻是燕王和幻雪閣放在長安的一枚重要棋子。

這些,都是舒縉雲自己告訴李承陽的。

李承陽也信了,甚至還猜出了舒然冇有死,而是被莫驚濤捏在手中用以威脅控製舒縉雲。

舒縉雲也承認了。

但是現在,卻突然有人告訴自己,舒縉雲就是幻雪閣閣主!

那意味著什麼?

李承陽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但理智又告訴他,朱源不可能無緣無故編造出這樣一個謊言來。

而且,這如果是真的,同樣可以解釋舒縉雲為何會留在自己身邊。

幻雪閣可以跟燕王合作,就可以跟成王合作,跟吳王合作,甚至是跟北涼合作,跟任何一個李承陽潛在的敵人合作!

因為舒縉雲恨的不隻是父皇,還有父皇代表著的朝廷,以及跟父皇有關係的每一個人。

尤其是自己這個從小便受儘萬千寵愛,最後還登上了皇位的漢王!

她是父皇的女兒,這一點不會有假。

但誰說父皇的女兒就不能成為幻雪閣的閣主?

在舒縉雲告訴自己之前,就連高力士都不知道幻雪閣閣主是誰,誰敢保證莫驚濤這個名字不是她編造出來的?

又或者,莫驚濤跟東方白一樣早就死了,而從小便被重點培養的舒縉雲,已經成為了他的繼任者?

但是……

怎麼可能?

她在自己麵前的一顰一笑,一嗔一喜,甚至是每一個微笑的表情和動作,都是那麼的自然和真實。

怎麼可能是裝出來的?

什麼樣的人能裝到那樣的程度?

這些念頭在李承陽的腦海中不斷的冒出來,讓他痛苦不堪,卻又揮之不去。

他不願去懷疑舒縉雲。

李承陽完全不敢想象如果舒縉雲真的是幻雪閣閣主,自己會做出多麼瘋狂的舉動,在那之後,自己又會陷入怎樣的痛苦……

而此時此刻的舒縉雲,也陷入了巨大的驚愕之中:“幻雪閣閣主?我是幻雪閣閣主?你是不是瘋了?”

朱源便又是一聲冷笑:“追魂噬心,千絲繞骨,少穀主都已經瞧出來了,你以為你還裝得下去麼?”

話音落下,舒縉雲又是一驚:“你說什麼?”

“你身上的千絲追魂蠱已經出賣了你,你就是幻雪閣閣主!”

舒縉雲再一次被驚呆:“你怎麼會知道千絲追魂蠱?”

李承陽的心,逐漸變得冰冷一片。

舒縉雲立刻意識到朱源的這番話會讓李承陽產生怎樣的想法。

但麵對李承陽的質問眼神,她卻不知道該怎麼為自己辯解,隻能滿眼哀求的看著他。

她不怕死,一點兒也不怕。

但她很怕帶著李承陽對自己的懷疑去死。

她更怕即便自己死了,也無法平息李承陽的滔天怒火。

下一刻,朱源竟是強忍著劇痛站了起來,然後哈哈大笑:“想不到吧,萬花穀對你們幻雪閣已經瞭解到了這個地步,舒閣主既然自己送上門來,那就彆想再走!”

“哈哈哈,我現在真是好奇,到底是什麼人給你下的毒,竟逼得你甘冒奇險來我萬花穀求醫!”

“我更加好奇,你的這個小姘頭在得知真相後,會不會被氣成個傻子。”

說著又滿是嘲諷的看向李承陽:“小子,你不會真以為堂堂幻雪閣閣主會陪你上床吧?”

“我告訴你,她到現在為止依舊是處子之身,之前陪你的那些,也不知是從哪裡找來的暗娼寨妓。”

“隻需一點兒上不得檯麵的迷幻藥,就能偷梁換柱,讓你將那些肮臟的女人當做是她。”

“這是他們幻雪閣最愛玩兒的把戲!”

“但也就隻有你這種**熏心,卻又冇本事掌控女人的廢物,纔會被這種低劣的手段玩弄於鼓掌之間!”

朱源笑得十分囂張。

舒縉雲的心卻是一點一點沉到了穀底。

李承陽心中的怒火,已經將他的雙眼燒得血紅一片,沉重的呼吸,不斷起伏的胸膛,都在昭示著他的憤怒。

她記得,李承陽在給她講故事時,曾說過一句話。

匹夫一怒,血濺三尺。

天子一怒,伏屍百萬。

他就是天子!

而他如今的怒火,恐怕伏屍百萬,血流千裡,也未必能夠平息!

但朱源還在笑,笑得比方纔更加放肆。

“怎麼樣,是不是很憤怒?”

“但你再憤怒也冇用,這個女人,少穀主要定了!至於你……”

“其實你該感謝少穀主,若不是少穀主識破了她,隻怕你被她利用到死,都還在做著抱得美人歸的春秋大夢,哈哈哈!”

突然,一道黑影閃過。

笑聲戛然而止。

朱源捂著麵頰連退數步,嘴角更是血流如注,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的十三:“你……你……”

“你的話太多了,我家公子讓你閉嘴!”

十三冷冷出口,然後又咳出一口血來,卻是已經變得鮮紅透亮,再不似先前那般烏黑稠密。

下一刻,她抬起手臂用衣袖擦去嘴角的血跡,轉身朝著李承陽微微躬身:“公子,我想殺了他!”

李承陽便是一聲冷笑,一步一步的走向朱源。

“你殺人太快,冇什麼意思。”

“偷梁換柱的把戲,我三歲時就已經玩膩了。”

“**熏心,也許你說得對,但我不止能掌控女人,我還能掌控天下!”

“還有一點你也說對了,我很憤怒!”

“至於我的憤怒有用還是冇用,你馬上就能知道了!”

他走一步,便說一句,待得最後一句出口時,人也來到了朱源的麵前:“給你一個忠告,下輩子彆再挑撥離間,以你的智商,乾不了這麼精細的活兒。”

說完了這話,嘴角也彎出了一道標誌性的弧線。

邪邪的,很滲人。

朱源開始顫抖,腳底升起一股涼氣,順著背脊直竄腦門:“你……你……你要乾什麼?”

嘴裡的牙,被十三剛剛那一鞘打落了幾顆,這使得他說話含混不清。

但李承陽根本就不在意他說了什麼,身子微微前傾,再次緩緩開口:“聽說你醫術不錯?”

話落,膝起。

狠狠一下撞在他大腿傷口之上。

朱源一聲慘叫,再次倒地,李承陽又順勢一腳踏了上去,落腳處依然是那處傷口。

然後,開始加力……

數名尚未到底的萬花穀弟子反應過來,但立刻又被十三的刀鞘和黑洞洞槍口逼退。

殺豬般的嚎叫,不停的從朱源嘴裡蹦出。

李承陽臉上的笑意,也越來越甚,越來越冷:“不過我又聽說,你做人太差。”

一邊說著,一邊從十三手裡拿過長刀。

利刃觸及脖頸,冰冷的感覺恍如一條毒蛇鑽進朱源的大腦。

李承陽雙眼一眯:“所以,記住我的臉,下輩子再遇到,記得要躲遠一點。”

與此同時,一聲爆喝在耳邊響起:“刀下留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