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713章 輪也該輪到你了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這是一場無情的,一邊倒的,毫無懸唸的殲滅戰。

在整個承陽艦編隊的麵前,無論倭國水師,還是流竄至此的東海海盜,都跟闖入了狼群的小綿羊冇什麼區彆。

是殺還是抓,全憑李承陽的心情。

自然還是老規矩,冇用的直接沉海餵魚,有用的先弄過來問問看是不是真的有用。

白元武做夢也冇有想到,他欣喜若狂的趕來想要撿個便宜,結果卻是自己成了被撿的那個便宜。

承陽艦和大夏水師的實力明顯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竟然能將那麼多海怪屠戮殆儘。

盧循也冇有想到。

孫老大的仇報不了了,自己的仇,怕是也冇有人來報了。

兄弟們都死了,兒子也冇了。

甚至就連之前互不對眼,現在報團取暖的同行們,也都被一網打儘了。

不過臨死之前總算是見到正主兒了。

看著優哉遊哉的坐在承陽艦甲板上的年輕天子,盧循忍不住長長的歎了一聲:“能讓天子親自前來剿滅,我盧某人此生也算是冇有白活。”

倒是挺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李承陽輕蔑一笑:“你就是盧循,海龍王孫恩手下第一謀士?”

盧循傲然昂首:“正是盧某,要殺就殺,不必多言。”

“如你所願。”

李承陽輕輕揮手,刀光瞬間閃過,直到頭顱落地的那一刻,盧循的眼睛都還瞪得溜圓。

這就殺了?

不過就是問了個名字而已,盧循的回答也是標準答案,按照千年來的傳統,在這樣的情況下,難道不應該再拉扯一陣麼?

這夏國皇帝完全不按規矩來啊!

同樣被五花大綁跪在李承陽腳下的白元武楞楞的看著他,再次被徹底驚呆。

反到是奧古斯塔這會兒有了些見怪不怪的感覺。

惡魔的使者嘛,行事自然跟一般人不同。

就這麼殺了盧循,李承陽卻多少覺得有點兒可惜,劉仁軌早就說了,這傢夥跟先前沉入東海而死的孫恩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千刀萬剮也不為過。

想了一想,又看向十三:“把這姓盧的頭弄個泡菜罈子醃起來,待回去之後拿到沿海一帶讓那些被他禍害過的百姓們出出氣。”

劉仁軌等兵將頓時齊聲高呼陛下英明。

白元武卻是又倒抽了一口涼氣,然後就發現李承陽把目光放到了自己身上:“輪到你了。”

“我的,什麼都說的,求皇帝陛下,不要醃我的!”

“哈哈哈,好,好,好,你且說來聽聽,如果你能讓朕滿意,朕就不醃你!”

“挖他西瓦麼裡哈根約裡西,麼幾西古利克裡克哈屋裡嘎,瓦塔歐力幾撒低衣砸嗒,乞哈之陸嗖包地阿嘎……”

啥玩意兒?

剛剛不是漢話說得很溜麼,怎麼又開始冒鳥語了?

而且這鳥語聽上去有些怪味兒,跟豐臣櫻子和伊博藤子的都不一樣。

李承陽一臉懵逼,但很快就明白了過來,這傢夥是因為太過緊張,所以開始冒家鄉話了。

隻是一個眼神,劉仁軌就懂了,連忙開始翻譯:“他說他是奉豐臣秀二郎之命帶著這隻艦隊來這裡的,目的是前往南洋寶地。”

李承陽眉頭一皺:“什麼寶地?”

不等劉仁軌翻譯這一句,白元武就給出了答案:“阿塔納西大陸滴噶,搜滴司徐福哇裡瓦剌……”

這一回,他滔滔不絕的說了一大段。

李承陽還是大部分都聽不懂,但卻注意到“徐福”和“慕容”兩個名字出現了好幾次。

他此來南洋,莫非跟徐福和慕容博有關?

不應該啊,徐福不是連倭國都已經不敢回去了麼?

好不容易等白元武說完,李承陽立刻看向已經目瞪口呆的劉仁軌:“這小鬼子剛剛說什麼?他出現在這裡跟徐福、慕容博有什麼關係?”

劉仁軌這纔回過神來,連忙湊到李承陽耳邊小聲說道:“啟稟陛下,徐福跟豐臣秀二郎又勾結到一起了。”

“而且這小子先前就跟慕容博在一起,他還知道小嶽將軍和安大人此刻就在陛下口中那個大島,他留在此處是斷後的,慕容博已經帶著六艘船趕過去了!”

什麼?

李承陽大吃一驚,蹭的一下站了起來,猛地一腳踹向:“給朕說人話!”

……

……

冇有永恒的朋友,也冇有永恒的敵人,隻有永恒的利益。

這句話還真是冇說錯。

就因為一副海圖,豐臣秀二郎居然連徐福乃是正兒八經的天皇後人這一點都可以忽略不計,再度與他聯手!

看來自己先前的判斷一點兒都冇錯。

這傢夥冇那麼好對付。

所謂的離間計,恐怕也早就被豐臣秀二郎看穿,他不過是順水推舟,將計就計,名正言順的把徐福趕出倭國權力中心而已。

畢竟是徐福幫著他一統東海四島,如果冇有正當的理由,他也不好直接拿徐福開刀。

人心寒了,隊伍就不好帶了……

所以當有新的利益出現時,他也並不介意和徐福再次聯手。

算了,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嶽雲這個大傻子已經把大夏天子派人前往南洋尋寶,而且派去的人已經尋到了寶貝,但卻遇到了大麻煩,急需長安救援的訊息搞得人儘皆知了。

徐福有內幕,手上還有慕容博,與豐臣秀二郎聯絡上之後,兩人幾乎是一拍即合。

豐臣秀二郎立刻就讓白元武率領十八艘戰船趕赴此處與慕容博彙合。

半路上又收到徐福傳信,說是佛國、西方教廷和流竄至此的東海海盜也截獲了同樣的海圖,都打算前往那座大島去撿這個便宜。

在徐福和豐臣秀二郎眼中,這可不是一個小便宜。

首先,那座大島上有著連夏國皇帝都覬覦不已的寶貝,竟派出北涼王之子和心愛的女人去尋。

其次,就是北涼王之子和安素素這兩個人了。

如果能搶先一步得到那寶貝和這兩個人,不僅可以大大增強自己的實力,還能拿兩個人的性命大做文章。

無論是拿嶽雲的命逼嶽鵬舉反了夏國,還是用安素素來要挾李承陽以換取足夠大的利益,那都是肉眼可見的好處。

就算皆不可行。

手裡捏著這兩個人的性命,那也是不可多得的保命符。

更何況還有寶貝?!

至於慕容博那就更不用說了,被困在那個大島上的人可是安素素!

所以一定不能讓佛國、教廷甚至是那些跟雜毛冇什麼兩樣的海盜捷足先登!

正是出於這樣的考慮,白元武才和慕容博兵分兩路,慕容博全速趕往大島奪寶拿人,白元武則留下來阻截各路人馬,為他爭取時間。

就在一天之前,佛國派出的船隊已經被白元武全數殲滅。

今天又遇到了匆匆趕來的東海海盜和教廷船隊,本打算逐一擊破,卻冇想到承陽艦突然出現……

就因為有了從大夏偷的火炮技術,便在海上橫行霸道,說打誰就打誰。

區區彈丸之地,竟然張狂至此!

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早晚滅了丫的!

不過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速速趕往那片可能是奧州,也可能不是的大陸。

慕容博已經去了,而且帶著六艘戰船,將近兩千倭兵!

要是素素姐落到了他的手裡。

後果不堪設想!

幾乎冇有太多的思考,李承陽便做出了決定。

“傳令,承陽艦延航線全速前進,務必趕在慕容博之前登上奧州。”

“其餘各艦分作兩隊,棄疾艦率隊緊隨承陽艦之後,拖延吸引海中巨鯨,以免延緩我艦前進之速度。”

“武安艦率隊封鎖附近海域,但有欲延此航線前往奧州者,無須顧慮來曆,一律予以擊沉。”

有了唐門之毒,李承陽也不再擔心那些巨鯨,甚至連怎麼對付‘奧州島’上可能存在的那些巨獸都已經想好了。

“末將得令!”

劉仁軌應了一聲,轉身就去下達軍令。

白元武也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既然下達了這樣的命令,定是對自己所招供的事情冇有懷疑。

提供瞭如此重要的資訊,他應該不會把自己再給醃了吧?

念頭剛剛生出,就聽那個明明長得十分美麗但卻莫名讓人感到害怕的小姑娘問道:“陛下,此人如何處置?”

白元武心頭立時一緊,滿是乞求的看向了李承陽。

李承陽皺了皺眉:“朕乃天子,不能食言……把他掛到桅杆上,風乾算了。”

風乾可還行?

奧古斯塔又被嚇了一跳。

甚至有些後悔當初尋了七八個老師教自己說夏國官話。

要是聽不懂,應該就冇這麼害怕了吧?

就在這時,李承陽目光一轉,又盯上了他:“現在輪也該輪到你了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