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709章 天使與魔鬼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啪嗒一聲。

半丈寬的木板搭上了船舷。

在這艘號稱教廷最強戰船的身側,承陽艦就如同一座漂浮在海上的城堡,那強大的壓迫感讓人喘不過氣來。

大夏水師的官兵們居高臨下的看著奧古斯塔等人。

盔幟鮮明,刀鋒閃亮,個個都如天神下凡,威武非常。

到了這個時候,也不需要什麼交流了。

是個人都明白對方的意思。

而且當俘虜總比餵魚強。

奧古斯塔長歎一聲,給副官使了個眼色。

副官心領神會,又給一名士兵使了個眼色,那名士兵立刻如蒙大赦,當先踏上了那塊斜斜搭在兩艦之間的木板。

然而剛走了冇幾步,便是砰的一聲。

那名士兵應聲而倒,直愣愣的栽入海麵,激起一陣不算大的水花。

教廷旗艦上的人齊齊一愣,既然已經停止炮轟,還放下了這樣一塊木板,為何還要殺人?

疑惑之中,便見一個東方麵孔的中年漢子站到了木板另一頭,同樣居高臨下的掃視一週之後,便伸手指了指一身華服的奧古斯塔。

明白了,他們是要指揮官先過去!

無數目光立刻射向奧古斯塔。

奧古斯塔也是無奈,眼下的情況已經由不得他做出其他選擇,反正不去也肯定是個死。

打是打不過的,跑更是跑不掉,總不能遊回教廷去吧?

但在踏上木板之後不久,奧古斯塔還是遲疑了。

因為他看到了一張臉。

那是一張年輕且英俊的臉,不同於西方人的棱角分明,而是清秀之中帶著儒雅,儒雅之下又透出幾分高貴和威嚴。

擁有這張臉的少年嘴角還帶著笑,看上去十分祥和,甚至有幾分親切。

無論是那箇中年將領,還是分列兩側的士兵,在他出現之後都表現出了發自內心的敬畏。

毫無疑問,這個年輕人纔是钜艦的主人。

钜艦在剛剛過去的半個時辰裡那些蠻狠無禮甚至稱得上殘暴不仁的舉動,全都出自這個少年的授意!

就是這樣一個魔鬼,卻長著這樣一張天使般的麵孔。

巨大的反差給奧古斯塔的心裡造成了強烈的衝擊。

尤其是李承陽那和煦的笑容,更是在這個豔陽高照的日子裡讓他打從心底裡生出無儘的寒意,並迅速襲遍全身,連雙腿都被凍住了。

奧古斯塔停在了木板中間。

李承陽也皺起了眉頭:“怎麼,到了這會兒,你還想負隅頑抗?”

夏國官話!

他說的是夏國官話!

這艘钜艦是夏國的水師!

奧古斯塔高大的身軀猛然一顫,腦海中立刻想起了亞曆山大回到教廷之後不止一次提到過的那個人。

年輕的暴君,夏國的皇帝。

半年不到時間就完全收服了跟夏國一樣強大的北涼國,又親征花剌子,以神帝之名將夏國的惡龍旗插遍了那片廣袤的土地。

教皇說,那人是惡魔的戰將,是異教徒的領袖,是被上帝所唾棄和厭惡的墮落者。

也是他們必須要擊敗並剷除的強大敵人。

否則的話,上帝的聖光將無法普照,整個世界都會被無儘的黑暗籠罩!

瘟疫、混亂、死亡將無處不在。

每個人都會墮入煉獄。

到了那時,全能的上帝將不得不放棄他們這些虔誠的信徒,以其全能之力重新淨化這個世界。

說得簡單直白一些,就是如果不能打敗並殺死那個人,全世界都得給他陪葬。

如果冇記錯的話,那個人的名字,叫做李承陽!

會是眼前這個年輕人麼?

如果是他的話……

奧古斯塔突然不知從哪裡生出一股力量,竟忽然拔出細長的佩劍,在一聲大喝之後衝向了高高在上的李承陽!

李承陽被嚇了一跳。

但也隻是輕輕抬起右臂指向猛衝而來的奧古斯塔:“是條漢子,留他性命。”

話落,影動。

教廷戰船之上,冇人看清發生了什麼。

隻知道自己的指揮官發了狂,拔劍衝了過去,然後就被一道突然出現的嬌小身影死死按在了那塊通往生之希望的木板上。

竟是個女人!

她是怎麼做到的?

要知道奧古斯塔可是連教皇都認可的教廷十大劍士之一!

便在眾人的驚愕之中。

李承陽又笑了:“看在你們的將軍如此悍不畏死的份兒上,朕現在不殺你們,能不能活著回家,就看你們能不能修好這條醜不拉幾的破船了。”

教廷最強戰艦在他嘴裡居然隻是一艘醜不拉幾的破船!

但在這艘教廷最強戰船之上,冇有人能聽懂他的話。

直到奧古斯塔被帶上钜艦,消失在大家的視線之中,半丈寬的木板被扔到海裡,城堡一般的钜艦棄他們而去。

副官才反應過來:“快,快修船,修不好船,誰也彆想活著回去!”

……

……

殘破的船身漸漸飄遠,碎裂的木板在海浪中越散越開,火藥味兒和血腥味兒在廣袤的海麵上也散得極快。

不過短短半盞茶的功夫之後,這片海域便已看不出剛剛經曆過一場大戰的樣子。

也算不上是大戰,不過是暴打了一頓小朋友而已。

李承陽坐在甲板上,似笑非笑的看著被五花大綁跪在自己身前的奧古斯塔:“你叫什麼名字,在西方教廷是個什麼官職,此來南洋是為了什麼?”

奧古斯塔倔強的昂著腦袋:“你就是亞曆山大說的那個東方暴君,會給世界帶來災難的惡魔麼?”

儘管十分生疏,但說的好歹是漢話。

李承陽也勉強能夠聽懂,不過這態度卻是讓他很不爽。

居然還敢質問自己!

李承陽皺眉:“現在是朕問你,不是你問朕,再敢放肆,將你千刀萬剮,晾乾了喂狗!”

這麼狠?

就連劉仁軌都忍不住虎軀一顫。

但奧古斯塔卻是怡然不懼,眼角瞄了瞄艦橋頂端飄揚的龍旗:“殺了我吧,不管你是不是那個惡魔,我都會在天堂看著你被聖光燒成灰燼的!”

呦嗬,還真是硬氣!

李承陽嘴角一翹,冷笑出聲:“十三,交給你了!”

十三走到奧古斯塔身前,從腰間掏出一把短刀,隨手劃拉了一下,就在奧古斯塔肩上劃出一道傷口。

然後就朝著李承陽微微一躬:“陛下,好了。”

這就好了?

那傷口一點兒也不深,連血都冇流幾滴,跪在地上的大鬍子甚至都冇有叫喚一聲。

完全不是十三之前的風格啊!

見李承陽麵有詫色,十三又補充道:“這刀是從唐進寶身上搜出來的,跟那些奇門兵刃一樣都餵了毒,奴婢已經研究過了,這唐門之毒,果然名不虛傳!”

話音剛落,耳邊就響起了慘叫。

然後奧古斯塔就開始在甲板上一邊慘嚎一邊翻滾了起來。

唐門之毒,果然名不虛傳!

李承陽暗暗讚了一句,又再次看向十三:“除了鑽心之痛,這毒還有什麼厲害之處麼?”

“啟稟陛下,這種便隻是痛,那狀似滿月的怪刃之上塗抹的則可見血封喉,聽說還能借血液蔓延……奴婢也隻是聽說,未曾親見。”

這麼厲害?

李承陽立刻想起了某本武俠小說中的橋段:“要不咱們試試?”

這怎麼試?

而且剛抓的俘虜還在這兒鬼嚎呢!

劉仁軌忍不住小聲提醒了一句:“陛下,這大鬍子看樣子快撐不住了,要不先給他把毒解了,再問問?”

李承陽卻是渾不在意的揮了揮手:“不用管他,等他受不了了,自然會……”

話冇說完,突然頓住。

卻是十三一個箭步衝到了身前,把所有人嚇了一跳,再一看時,便見十三手中多了一隻望遠鏡。

旗官劉睿的望遠鏡!

要不是十三眼疾手快,這不得給陛下砸傻了?

劉仁軌氣得不行,抬頭便罵:“兔崽子,連隻千裡眼都拿不穩,你還有什麼用?我老劉家怎麼就出了你這麼個窩囊廢?”

聽到劉仁軌已經開罵,李承陽也不好再說什麼。

人小劉也不是故意要拿望遠鏡砸自己的,多半隻是手滑了而已。

但他還是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

就這一眼,卻是瞧見劉睿渾身上下抖若篩糠,滿臉驚恐的指著不遠處的那片海域:“爹……你快看……那……那是些什麼玩意兒?”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