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699章 佛國護法,迦南德爾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他又要走!

而且還是出海!

去的還是有海怪出冇的南洋!

安素素和嶽雲以及那十五艘大船的葬身之地!

不行!

絕對不行!

舒縉雲一個閃身就攔住了十三的去路:“我不許你去!”

攔的是十三,話卻是對李承陽說的。

嶽安娘也反應過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請陛下三思,那南洋萬萬去不得!”

同樣跪了下去的還有安沐兮:“陛下不能去啊!大夏不能冇有你,狗蛋兒不能冇有你,我……我們也不能冇有你啊!”

蕭韻先是悄咪咪的給嘉玲使了個眼色,然後也跪了下去:“臣妾知道陛下想為素素姐和小嶽將軍報仇,但大可不必親身犯險,待查明之後……”

“哼~~~誰告訴你朕是要去給他們報仇了?”

李承陽突然哼了一聲,又將蕭韻打斷:“朕堅信他們都還活著,所以朕是要去找他們,去接他們回來!”

說著又拉住舒縉雲的手:“放心,我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區區海怪,何足擔憂?”

舒縉雲卻是直接抱住了他:“不行,我就不讓你去!你要你答應我不去南洋冒險,我……我……我什麼都依你,你有什麼壞招我都接著!”

竟是撒起嬌來了!

而且還開出如此具有誘惑力的條件……

“縉雲,這次不一樣,我是去救人的,不能耽擱,多耽擱一陣兒,素素姐和嶽大傻就會多一分危險!”

“可是他們已經……”

舒縉雲冇把話說完,因為嶽安娘顫了一顫,險些癱倒在地。

她嶽家就這麼一根獨苗,如果嶽雲死了,那嶽家可能就要絕後了,除非嶽鵬舉再生一個,但父親卻連續絃都不願意……

便在此時,殿門之外又響起一陣環佩叮噹。

王微菡扶著安瑩瑩走了進來,剛一進門就開始訴苦,說來說去就一句話,李承陽現在不能離開長安,不然安瑩瑩和她腹中的胎兒怕是要受影響。

再然後,姬晴雪也來了,身後還跟著舒然和童欣,也是一樣各種理由要留李承陽。

過得片刻,慕容昭和金順曼又到了,同樣是來阻止李承陽出海的。

接著是慕容萱,最後竟是連嶽銀瓶都從永寧殿趕來了。

除了在外辦事的渺渺,居然全都到了!

看著這些國色天香的紅粉佳人在華清宮中跪倒一片,使勁渾身解數要留住自己。

李承陽哭笑不得,卻又感動至極。

但是……

素素姐遇事冷靜,嶽大傻武藝超群,絕不可能被區區幾頭怪獸輕易奪了性命。

更何況,海中能有什麼怪獸?

所以,安素素不得不尋,嶽大傻更是不的不找。

他們一定還在某個地方等著自己。

哪怕他們真的已經遇難,也要把他們的屍骨帶回長安。

縱是萬裡汪洋,無儘海底,也是一樣!

隻是眼下這場景……

李承陽微微皺眉,接著又是一聲長歎:“也罷,先去把那些個傳謠之人抓進宮中,待朕細細審過,再做定奪!”

……

……

能在長安找到的,隻有那幾個聲稱從百越而來的和尚。

已經被暗影盯上的他們,抓起來也不難。

僅僅大半個時辰後,數名僧人就被帶進了宮中那間暗影密室,五花大綁跪在了李承陽的麵前。

無論衣著,還是長相,都跟之前見過的那些和尚大不相同。

領頭那人高眉深目,膚如小麥,鷹鉤鼻,藍眼珠,身上袈裟袒胸露乳,頸間念珠大如雞蛋。

跟典籍之中記載的佛國番僧一模一樣!

他們跑到長安來做什麼?

算了,無謂多想,人都抓來了,直接問就是:“你叫什麼名字?”

“佛國護法迦南德爾!”

腔調和發音聽上去稍微有些怪,但不得不承認他的漢話水平比保羅之流要高得多。

能無障礙交流就好!

李承陽坐直身子,又微微抬起下頜,居高臨下的看著迦南德爾:“爾等來我長安,所為何事?”

“你又是誰?”

迦南德爾不答反問:“像這樣對待一個虔誠的佛徒,你就不怕佛祖降罪麼?”

“嗬嗬,都已經這樣了……也罷,朕乃大夏天子李承陽,也就是你們口中那個將要被佛祖降罪抹殺的滅佛暴君,你可聽清楚了?”

他就是大夏皇帝?

看著眉清目秀,不像是個殘忍嗜殺之人啊!

不對!

此乃妖魔之相,更是惑心之相

迦南德爾忽然瞪大雙眼,死死盯住李承陽:“端正者忍辱中來,貧窮者慳貪中來,高位者禮拜中來,下賤者驕慢中來。喑啞者誹謗中來,盲聾者不信中來。”

“長壽者慈悲中來,短命者殺生中來,諸根不具者破戒中來,六根具足者持戒中來。”

“汝為一方之帝王,所造殺孽諸多,已是犯了大戒,我佛慈悲,欲要度你,你卻輕慢我佛,甚至要滅一方之佛門。”

“當真不怕下那無間地獄,受那萬世之苦麼?”

這番僧有點兒意思啊!

李承陽眉頭舒展,冷笑一聲:“迦南大師這是在勸誡於朕,還是在威脅天子?”

迦南德爾竟真的不怕他:“若陛下懸崖勒馬,尚有機會彌補罪過,往登極樂,但若執迷不悟,那便隻能吞下惡果,去那無間地獄受此業報!”

似乎是怕李承陽不信,又連忙補充了一句:“吾渡海而來,親眼見那海中魔怪將爾等之船撕成碎片,對吾卻是視而不見,秋毫不犯,這便是佛祖要吾以此警示爾等!”

他親眼看見素素姐和嶽大傻的船了!

李承陽心頭立時變得緊張起來:“可曾見到我大夏將士?”

迦南德爾也是一聲冷笑:“自然是已經葬身魔怪之口,陛下可是知道怕了?”

李承陽猛然起身,目露凶光:“朕再問你一次,想清楚了再答……你當真親眼看見我大夏將士遇難了?”

“不但看見了,還撈起數具屍身,又秉著我佛慈悲之心將其焚化,助其超生。”

“………”

彷彿突然被一塊大石壓住,竟是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又感覺到心間一痛,腳下也有些不穩,李承陽連忙伸手撐住椅背:“可有一名淡雅素淨,眉角生有一顆小痣的女子,還有一位身形與朕差不多,手持雙錘,力大無窮的少年?”

迦南德爾皺眉看向他:“這兩人對陛下很重要麼?”

“很重要!”

這三個字幾乎是從李承陽的牙縫間擠出來的。

迦南德爾也看出李承陽對這名女子和那個少年有多重視了,嘴角忽然一歪,眼中也閃過幾許狡黠:“既然如此,就請陛下先放開我們!”

說著又高傲的昂起頭顱:“本座此來,便是為陛下和此方信眾指明方向,助爾等脫災解厄,得善獲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