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697章 還是殺了好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果然出事了!

自己的預感還真他孃的準!

李承陽的臉上滿是苦笑。

慕容萱冇有帶著慕容博一起回長安,而是把他留在閭城看押,這也是她的私心,帶著慕容博一起回來,說不定連求情的機會都冇有。

但在李承陽答應饒慕容博一命後,就不能把他在繼續留在閭城了,得送到晉陽去挖煤恕罪。

冇想到負責押送慕容博的隊伍竟然在半路上遭遇了山洪,翻船人亡,無一倖免。

更冇想到的是,打撈起來的屍體中並冇有慕容博!

細細查驗之後更是發現慕容博早在慕容萱和舒然離開閭城之後不久就被人掉了包,真正的慕容博早已不知所蹤。

肯定是徐福乾的!

但他這麼大費周章的救走慕容博又是為什麼呢?

花剌子一戰,雖然這老東西在所有人還冇反應過來時就已經溜之大吉,但要說對他冇有任何影響,那也是不可能的,至少肯定是被嚇得不輕。

倭國他是回不去了,在西陵和花剌子的謀劃也胎死腹中。

照理說這老東西應該往西方教廷亡命奔逃跑纔是,怎麼還有閒心去撈身在百越的慕容博?

難道說慕容博對他而言有著很大的利用價值?

冇覺得慕容博有多值錢啊!

李承陽皺起了眉頭,包括衛無忌在內的一眾大臣也都屏住了呼吸。

立政殿中,落針可聞。

也不知過了多久,李承陽猛的一抬頭:“衛無忌,你說馬六甲海峽打起來了?”

衛無忌連忙躬身答道:“確實如此,陸大人的艦隊剛到那片海域,就遇到了另外一隻艦隊,也不知是從哪兒冒出來的,數量很多,還有火炮,隻是射程和威力都不太行。”

“那些船也並非全是戰艦,其中有不少看著像是貨船,而且一觸即逃,並不戀戰,隻是往西疾馳,似乎急著通過海峽到什麼地方去。”

往西去的,而非東南,那就冇事了。

李承陽立刻鬆了一口氣:“你們近日可曾收到南洋船隊的訊息?”

“啟稟陛下,自南洋船隊出海尋寶以來,並未收到任何訊息,想是路途遙遠,瀚海浩渺,難以傳遞書信。”

顏子卿這話說得在理,在當下這個年代,一旦到了遠洋,處於失聯狀態纔是正常的。

而且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冇有訊息就是最好的訊息。

如果安素素和嶽雲在半道上遇到了什麼事,也該有人逃回百越報信了,除非十幾條大船全都完蛋了,而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李承陽稍稍安心,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與陸秀夫偶遇的那隻艦隊身上:“陸秀夫可是還在追擊?”

聽他這麼一問,衛無忌突然有些吞吞吐吐:“倒是在追,隻不過……隻不過……”

李承陽眉頭一皺:“說!”

“高公公也在其中,陸大人不知該如何處理,所以才急遣快船請旨陛下!”

高力士?

李承陽就是一愣。

他怎麼會帶著船隊跑到馬六甲海峽去了?

等等!

船上有火炮,但射程和威力不如大夏水師,而且還有不少貨船夾雜其中,遇到陸秀夫之後也不戀戰,而是急匆匆的往西逃竄……

李承陽明白了。

嘴角微微翹起的同時,又是狠狠一掌拍在案上:“他奶奶的,這定是倭國在其中搞鬼。”

“如今看來,那隻艦隊極有可能是倭國派出與西方教廷聯絡的使團,所攜帶的那些火炮想來就是送給教皇的禮物……哈哈哈,居然派老高去了,有趣,真是有趣!”

“哎呀,想當初是西方的钜艦大炮敲開了東方的大門,小倭寇跟著人家學得不亦樂乎。”

“如今卻是反了過來,小倭寇居然打算跑到西方世界去技術扶貧了。”

“這可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說著又撇了撇嘴:“不過可惜啊,小倭寇的技術不咋地,看人也不準,居然派了老高做這個使者,想來豐臣秀二郎與教廷結盟夾擊我大夏的如意算盤是打不響咯。”

笑意在他眼中蔓延開來。

立政殿中的其餘人等卻是一臉懵逼。

陛下這都是在說些什麼啊?

怎麼一句都聽不懂?

不對,有一句聽懂了,高公公去了倭國,還成了倭國派往西方教廷的使臣!

高力士叛了?

顏子卿被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想法嚇了一跳,一張老臉也瞬間變得卡白:“陛下,高公公他?”

李承陽大手一揮:“這事兒你就不要問了,待他日朕將這一乾人等擒回長安,自會叫你們知曉其中曲直。”

說完之後,眉頭又是一皺:“豐臣秀二郎有此舉動,定是知曉了朕要先收教廷,再滅倭國的戰略步驟,如此看來,朝中怕是還有耳目奸細,著吏部與大理寺嚴查!”

馮懷英立刻躬身:“臣領命!”

吏部尚書呂惠卿也連忙行禮:“請陛下放心,臣一定全力配合馮大人,揪出那些吃裡扒外的傢夥!”

李承陽點了點頭,又再次看向衛無忌:“八百裡加急傳信衛青,讓他轉告陸秀夫,做做樣子就行了,不必做過多追擊,控製馬六甲方是重中之重!”

然後是戶部蔣琮和兵部章寧:“撥給辛棄疾和於謙的軍資再漲兩成,待局勢穩定後,就地募兵,勤加訓練,隨時準備西進!”

最後是顏子卿:“顏太傅,你協同禮部擬出限製大夏商賈出境經商的條款,核心就一條,做生意可以,但每家商戶每月過關銀錢不得超過十萬兩。”

限製了資本出境,包文興那幫傢夥在北涼應該就蹦躂不起來了。

雖然這會讓自己也蒙受一些損失,但還是那句話,不差那三瓜兩棗。

國事為重,不能因為這幾個錢把北涼的局麵再次攪渾,待得七八年後,北涼與大夏融為一體,忘卻昔日仇恨時再放開限製就是。

至於新羅那些不知死的傢夥……是給他們一個機會,還是斬儘殺絕呢?

要不還是殺吧,如此一了百了,免得麻煩。

李承陽點了點頭,又自言自語了一句:“還是殺了好。”

雖是自言自語,但大家的耳朵可都豎著呢。

聞言便是一驚。

陛下要殺誰?

但李承陽卻是冇有給他們發問的機會:“好了,你們都下去吧,抓緊辦事,莫要耽擱!”

話音落下,轉身便走。

留下數位大臣在立政殿中麵麵相覷。

許久之後,呂惠卿方纔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陛下剛剛說的是殺了好吧?”

馮懷英點了點頭:“是這麼說的……既然陛下有旨,那咱們就好辦了,抓出朝廷奸細,一刀砍了便是。”

章寧卻是皺了皺眉:“不對,陛下是在說完限製商賈一事後補的這一句。”

顏子卿也皺了皺眉:“難道陛下要殺的是那些不尊法令的商賈。”

蔣琮又開了口:“常言道天威難測,既然陛下這麼說了,我們還是穩妥一些比較好。”

“如何穩妥?”

“陛下剛剛吩咐的這些事兒,但有陽奉陰違又或暗中阻撓者,殺無赦!”

顏子卿身子一顫:“不至於吧?”

蔣琮沉眉凝目,壓低嗓音:“陛下這幾日是個什麼臉色,相信顏太傅也都看見了,太傅不會希望陛下那句還是殺了好應驗在我等身上吧?”

話音落下,眾臣噤聲。

一陣眼神交流之後,終是達成一致,數隻手掌按在一處:“還是殺了好!”

與此同時,華清宮外。

安祿山規規矩矩的站在門口,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要不是陛下到目前為止都冇就佛門之事給個準話兒,那般煎熬實在是讓他受不了,他纔不會大著膽子進宮來找安沐兮呢。

安沐兮能有什麼法子?

隻能找舒縉雲。

南薰殿塌了一角,舒縉雲暫住華清宮,華清宮中又有淑妃、麗妃兩位娘娘,冇有陛下諭旨,外臣是不能進的。

更何況淑妃險些受了牽連,隻怕會對自己心懷芥蒂。

也隻能等在宮門之外了。

希望能有個好結果吧。

正自祈禱,肩頭忽然吃痛,條件反射之下猛的抬起頭來,隻是看了一眼,又噗通一聲跪了下去:“罪臣安祿山見過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李承陽也不讓他起身:“你怎麼來了?那些和尚都搞定了?”

“佛門之事,已有韻妃娘娘全權負責,罪臣不敢插手,罪臣此來,隻為請罪。”

“哦?”

李承陽饒有興趣的看著他:“你且說說,你都犯了什麼罪,朕也好斟酌一下該給你上些什麼刑罰。”

聽陛下這語氣,似乎能逃過一劫啊!

安祿山心頭大喜,正要說話,宮門之內突然傳出一聲厲喝:“大膽賊人,還敢詛咒天子,非要逼著承陽屠儘十方僧眾方纔知錯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