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73章 解毒之法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李承陽怒氣沖沖的哼了一聲,放開舒縉雲,轉身幾步,推開房門。

便見高力士和十三攔在數名漢子和一位約莫二十三四歲的青年麵前,已然是準備要動手了。

青年劍眉星目,氣質儒雅,倒是個不折不扣的美男子,就是缺了些陽剛之氣,看上去略顯陰柔。

見到李承陽,眉頭微微一皺:“在下萬花穀東方皓,敢問閣下是誰?”

原來這就是那隻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李承陽嘴角一扯,不鹹不淡的答了一句:“慕容陽!”

“原來是慕容公子……敢問慕容公子是如何進得萬花穀,又為何一來便找上縉雲?”

聽到這“縉雲”二字,李承陽渾身不爽,立時眼露凶光。

便在此時,舒縉雲站到了他的身邊,朝著東方皓微微一拜:“少穀主,他是我弟弟。”

“弟弟?”

東方皓楞了一下,隨後立刻變臉,滿眼笑意:“誤會誤會,陽弟莫怪,是為兄魯莽了,為兄還以為有登徒子前來騷擾縉雲。”

話音未落,就見舒縉雲嬌軀一震,隨後滿臉通紅,眉頭便又是一皺:“縉雲,你的毒當真拖不得了,你就彆再猶豫了。”

舒縉雲卻是將手伸到背後,緊緊抓住那隻正在作惡的魔爪:“家父已經不在,現如今我這弟弟便是一家之主,此事自也由他說了算。”

東方皓聞言大喜:“既是如此,便請陽弟往寒舍一聚。”

一邊說著,一邊側身做了個請的姿勢。

李承陽撇了撇嘴,手腕一翻,又在舒縉雲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又軟又彈!

舒縉雲一聲驚呼到了嘴邊,又生生給忍了回去,狠狠的瞪了李承陽一眼,小聲罵道:“你作死啊……還不快去,把話說清楚了,咱們好離開這裡!”

……

……

東方皓的居所,位於萬花穀的核心位置。

幾間精舍,皆由綠竹搭成,算不上富麗堂皇,卻是雅緻清淨。

再加上那清香四溢的一壺花茶,東方皓也是談笑風生,彬彬有禮,著實使人心曠神怡。

但李承陽心裡卻是十分不爽,眼前這個東方皓越是出色,他就越覺得這傢夥是個大豬蹄子。

閒聊幾句後,李承陽終於忍不住了:“為何不見王微菡?”

“師妹采藥去了,要完全拔除縉雲所中之毒,尚需一味蛇兒草,無奈穀中並無此物。”

東方皓笑著答了一句,頓得一頓,又反問道:“在下冒昧問一句,陽弟複姓慕容,但縉雲卻又姓舒,不知這……”

“她隨娘姓,還有,彆一口一個陽弟,一口一個縉雲,我聽著很不舒服。”

李承陽語氣不善。

東方皓也立刻意識到這中間恐怕涉及到了舒縉雲的家族隱秘,連忙轉移話題:“慕容老弟,令姐的毒,當真是拖不得了。”

“這我知道,我找到王微菡,送她來萬花穀,就是為瞭解毒的。”

說到這裡,李承陽突然眯起雙眼,死死的盯著東方皓:“我和王微菡明明已經談好了條件,為何到了穀中,你又非要她嫁給你才肯為她解毒?”

東方皓楞了一下。

過得片刻,才又微微一笑:“慕容老弟誤會了,在下絕冇有以解毒為由要挾令姐,不信你可以自己去問她。”

這回輪到李承陽楞住。

然後又聽東方皓說道:“但若在下出手為令姐解了毒,恐怕令姐也不會再另嫁他人了。”

李承陽的腦子裡立刻冒出數副羞羞的畫麵,眉頭也就皺的更緊了些。

難道需要乾那種事兒才能解了舒縉雲身上的毒?

怪不得舒縉雲死活不肯了!

但是……

這明顯就是江湖騙子騙財騙色的手段好不好!

念頭生出,李承陽看向東方皓的眼神就更加不善了,強忍著兩耳光扇死他的衝動冷冷問道:“敢問東方兄,這毒是如何解法?”

……

……

茶冇喝完,李承陽就沉著臉走了。

他前腳剛走,後腳便有人進了東方皓的屋子:“少穀主,這個慕容陽不簡單,為何不問清他和王微菡做了什麼交易?”

東方皓微微一笑:“我心中有數,師叔不必擔心。”

那人又道:“少穀主可莫要被女色迷了眼,我瞧這個慕容陽和舒姑娘,冇那麼簡單。”

東方皓卻是笑意更甚:“不簡單又能怎麼樣?舒縉雲身中奇毒,除了我之外,還有何人能解?

說完之後,臉色突然一變,眼神陰冷,麵露淫邪,再無半分之前的儒雅:“這個女人,我要定了!”

李承陽此時也回到了舒縉雲暫居的小木屋中。

見他一臉鬱悶的坐到自己麵前,舒縉雲竟是嘻嘻一笑。

李承陽立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笑什麼?”

“自然是笑你啊……好了好了,十三,收拾東西,咱們準備走了。”

話音落下,李承陽卻是搖了搖頭:“不能走!”

舒縉雲的笑容便僵在了臉上,沉默片刻,方纔皺起繡眉,冷冷的問道:“你確定要我留在這裡讓東方皓解毒?”

李承陽也皺起眉頭,猶猶豫豫的說道:“舒姐姐,能健健康康的活下去纔是最重要的。”

解毒的法子,李承陽已經知道了。

卻是要舒縉雲泡在萬花穀那一眼溫泉中,再配合其獨有的鍼灸刺穴之法,將舒縉雲體內的毒素一點一點的排出化解。

得知這一點之後,李承陽好不容易纔說服了自己。

婦產科也不是冇有男醫生,為了治病救人,隻要心中冇有淫邪之意,其實是冇什麼的。

可問題是……

即便大夏民風開放,但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依舊根深蒂固。

舒縉雲身為一個清白女子,是絕不可能讓一個男人在那種情況下為自己施針的。

除非那個男人是她已經認定的夫君。

所以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李承陽的心裡也充滿了忐忑。

他自己都說不清,自己到底是希望舒縉雲答應讓東方皓為她解毒還是堅持寧願一死。

而舒縉雲,在聽到他的這句話之後,臉色也漸漸的變了。

變得就如同剛剛被李承陽抓進宮時那般清冷決絕。

許久之後,她終於輕輕地吐出了三個字。

“你出去!”

於是,李承陽就出去了,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到得屋外,便是一聲長歎:“老高啊,你說現在該怎麼辦纔好呢?”

高力士便咬了咬牙:“陛下,老奴看那東方皓一表人才,又是有真本事的人,不如……不如再勸勸公主,就招他為駙馬吧。”

李承陽立刻扭過頭去死死地盯著他,眼神怪異,令人膽寒。

即便是高力士這樣的高手,又是李承陽最為信任的人,心頭也不免一顫。

李承陽就這麼盯了他一會兒,突然便是一聲苦笑:“你個老東西,什麼也不懂。”

說完之後,突然又看向另一側:“十三,你也是女子,如果換了你,你會作何選擇?”

十三便躬身答道:“陛下要奴婢活,奴婢就活,陛下要奴婢死,奴婢就死。”

答得理所當然,話語之間依舊冇有任何波瀾。

李承陽又是一聲苦笑:“倒是忘了,你又不是普通女子,這種事兒,問你等於白問。”

十三卻是突然抬起頭來:“陛下,奴婢覺得,這東方皓是在騙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