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693章 誰敢賭?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好囂張的少年!

好霸道的氣勢!

此子怕是不簡單!

僅僅一句話,眾多僧人的眼神就變得凝重起來。

但他們聚集於此,乃是受安祿山所邀,心中但有疑問,自然而然的就看向了安祿山。

“敢問安大人,這位小施主……”

“不必問他,今日此時,於此之地,我……就是魔!”

魔!

場中眾人皆是一驚,然後便緊緊的皺起了眉頭,安祿山更是忐忑不安,難道陛下讓自己將這些高僧齊聚於此,真的是要大開殺戒?

如果是這樣,那自己先前的如意算盤可就全都打錯了。

莫非陛下與佛門之間曾經有過節?

冇聽說過啊!

總不能就因為弘光寺在暗地裡收斂了一些錢財,慧明大師給三位娘娘講了些佛法,陛下就非要把佛門趕儘殺絕吧?

一邊這麼想著,安祿山一邊又看向了李承陽。

麵帶邪笑,抱臂而立,眼神中滿是戲謔,嘴角上掛著不屑,腳下不丁不八,衣袂隨風微擺。

真叫一個自在灑脫,孑然傲世。

難道……

便在此時,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站了起來:“我佛慈悲,願度世間一切,小施主若當真是魔,老衲正好度之!”

身高足足八尺有餘,正是那個被李承陽指為屠夫的僧人!

李承陽笑眯眯的看向他:“大和尚口氣不小,就不知本事是不是這一般大……你打算如何度我?”

大和尚瞪眼:“那便要看小施主入魔多深了。”

李承陽撇嘴:“大師誤會了,我非入魔,我就是魔!”

“佛說,眾生有貪嗔癡之煩惱魔,有輪迴六道受生死之五陰魔,又有那內心受**驅使所生之邪念,此為天子之魔,不知小施主是哪一種?”

還有天子魔?

這倒是第一次聽說。

李承陽微微一愣,又再次笑道:“大師瞧我像是什麼魔?”

“無論小施主是什麼魔,佛皆可度!”

“是麼?”

李承陽笑得更開心了:“那就請大師一試……大師可帶了度魔所需之法器,比如說金剛杵、斬妖劍什麼?”

安祿山被嚇了一跳:“智慧大師,萬萬不可!”

這大和尚就是白馬寺的智慧?

十三送來的資料上倒是提過此人,說他佛法精深,這些年靠著講經說法收穫了大批信眾,在佛門之中也是頗有聲望,很受敬仰……

聽到安祿山的話,智慧大師也是口宣佛號:“阿彌陀佛……安大人放心,老衲度人,靠的是提點明悟!”

來這兒的人,誰也不是傻子,都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的身份絕對不簡單,喊打喊殺是不行的。

安祿山突然改變計劃將大家聚集於此,說不定就和這個年輕人有關。

若是冇猜錯的話,安大人是要自己這些人讓這個年輕人心服口服。

換言之,隻要能讓眼前這個年輕人服了,佛門即將遭遇的那場浩劫便有可能消弭於無形。

這個年輕人,一定是能在當今陛下麵前說得上話的人,甚至比當初將慧明請進宮中為當今天子祈福消災的那位娘娘更有分量!

所以誰能在今天這場聚會上大出風頭,誰將來就會是佛門的領頭者!

白馬寺智慧曉得這個道理。

比他年長許多的萬安寺嘉德大師自然也曉得,趁著安祿山這一打岔,便也站了起來:“魔者,障也,小施主心有何障,不妨一說,老衲嘉德,願替施主除障。”

嘉德!

假的?

李承陽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方纔智慧大師說了個天子魔,我便是……兩位大師既然要度我,這便開始如何?”

原來是要聽一聽他們所講的道理是不是真的有道理!

安祿山頓時放心了許多。

陛下雖然暴虐,但說話還是算話的,先前答應給這些和尚一個**的機會,這就來了。

這麼一想,安祿山又開始期待,如果這些和尚能將陛下說服,讓陛下從此重視甚至重用佛門,那也是自己的大功一件。

聽了李承陽的話,嘉德又閉上雙眼,開始搖頭晃腦:“善哉善哉,施主既入天子魔……”

“打住!”

話冇說完,就被李承陽打斷:“我再調一遍,我不是入魔,我就是魔!”

說著又歪起嘴角環視一週:“諸位大師不要再說錯了哦!”

嘉德被他打斷,後麵的話便是一滯。

智慧立時見縫插針:“天子魔,又作天魔,妨礙人之勝善,憎嫉賢聖之法,並能作種種擾亂,不成就出世之善根。此魔乃因前世之業感此果報,故又稱天子業魔,乃唯一之外魔。”

安祿山的心又懸了起來。

這不是指著當今入天子的鼻子罵他是禍亂天下的根源麼?

但智慧卻還在說:“要度此魔,先斬其欲,欲之不存,邪念不生,邪念不生,惡行不出,惡行不出,業障不滋,業障不滋,果報自化,果報自化,來世便可得自在!”

安祿山又一次忐忑不安的看向李承陽,便見他點了點頭。

陛下居然點了點頭。

麵上還帶著笑,眼中還有幾分讚許!

這又是什麼意思?

見他微笑點頭,智慧也似是受到了鼓勵,滿是得意的看了嘉德和其餘諸僧一眼,最後又將目光放在李承陽身上:“施主既自稱天魔,求我佛度之,便請將心中那最大的**除去!”

啪~

啪啪~~

啪啪啪~~~

李承陽突然鼓起掌來:“智慧大師果然會算賬,說了半天,就是要我自己度自己唄?”

智慧就是一愣。

李承陽臉上的微笑也突然消失:“我若不願,你當如何?佛又當如何?”

智慧皺眉,不知如何作答,嘉德又宣了一聲佛號,再次開口:“果報不消,報應不爽,若是執迷不悟,來世自有淒苦!”

“又是來世!”

李承陽突然冷笑出聲:“倘若我不信來世,也不怕報應,手持利刃,加諸汝身,心生淫邪,辱你妻女,佛會替你殺了我麼?”

嘉德皺眉:“老衲早已遁入空門,並無妻女,讓若命喪施主之手,那也是前世註定,果報使然,佛是不會無端插手,乾擾輪迴果報的。”

“哈哈哈,哈哈哈!”

李承陽突然大笑起來:“原來如此,怪不得佛要叫你們六根清淨,斷情絕愛,原來是怕你們在親人妻女受辱之時生出憤恨,埋怨祂其實就是個屁用冇有的窩囊廢!”

此言一出,眾僧皆怒!

便是當今天子在此,也不能這般口出狂言。

敢來到這裡的也不怕死,否則的話,當初也就不會答應配合安祿山靠著自家信眾向當今天子施壓。

“大膽!”

“阿彌陀佛,施主可知此言要造下多少業障?”

“哆,汝乃何人,怎敢如此?”

“但憑此言,汝必入地獄!”

“……”

看著一個接一個站起身來,怒目以對,李承陽臉上的笑容卻是越來越盛,那笑容中的戲謔和蔑視也更加的**裸。

當目光落到最後一個站起來的和尚身上時,那人莫名打了個寒顫,但還是顫巍巍的開了口:“再敢辱及我佛……你……你……”

後麵半句卻是說不出來了。

李承陽劍眉微皺,嘴角一翹:“我便辱了,你能奈我何?”

然後環視四方,負手而立,臉上再次掛起微笑:“天子之魔在此,哪個想要度我,儘管來試試,看看你們的佛能不能保住你們的狗頭!”

“又或者,你們可以賭一賭來世。”

“不過。”

“你們確定你們真的會有來世麼?”

說著又翹起嘴角,揚起下巴:“佛能不能保你們來世富貴,往登極樂,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可以讓你們的今生就此戛然而止,也可以讓你們的餘生受儘折磨,嘗夠苦難,然後再去見佛祖。”

“你們當中,何人敢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