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689章 夾帶私貨,殺無赦!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也不知道十三能不能唬得住縉雲。

問題應該不大,雖然曾經被十三綁成了那樣,但縉雲對她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嘿嘿,如果成了,這兩天就得找機會試試縉雲和安瑩瑩有什麼不一樣。

要不然上哪兒去找個楊貴妃出來刺激舒縉雲?

安娘和銀瓶其實也不錯,但跟縉雲相比……兩姐妹雖然也是妙不可言,但實在太聽話了,缺了幾分挑戰,也就少了些許樂趣。

人活一世,吃喝玩樂。

你可以是說吃是排在第一位的,也可以說樂纔是最重要的,畢竟越重要的出場越靠後嘛。

而且這個樂就很講究,門類更是極多。

有人性之樂,也有野性之樂。

有天下事儘在掌握之樂,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樂。

有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也有獨自一人人偷著樂。

有男女之樂,有兄弟之樂。

蘿莉是樂,禦姐是樂,清純有清純的樂,妖媚有妖媚的樂。

身形是樂,體態是樂,猶抱琵琶可樂,狂野奔放亦可樂。

策馬奔騰是樂,微醺小酌是樂。

快意恩仇是樂,纏綿悱惻是樂。

上下求索而得真理是樂,努力奮進而見成果是樂,堅持原則不破底線是樂,無拘無束放飛自我是樂。

君臨天下,受萬眾敬仰乃大樂,左擁右抱,享佳人嬌娥難道就不樂?

甚至是被嚇得屁滾尿流,那也有得樂。

不然那些恐怖片哪裡來的市場?

關鍵還在於心態,隻要心態夠好,何處不得樂,何事不可樂,何人不能樂?

難道有此奇幻一世,就當及時行樂,更該享儘世間之樂。

不但自己要樂,還要帶著大家一起樂。

佛不是講極樂世界麼?

誰規定極樂世界必須要在何處的?

老子在哪裡,哪裡就是極樂!

誰追隨老子,誰就能得極樂!

就這事兒,誰也彆想攔著,彆說那不知有無的佛祖,便是真真切切存在於腦海中的複讀機也是一樣!

管你是史前高科技,還是異世大能者。

現在優勢在我,我就是要樂!

不然這皇帝當來作甚?

不如回家種紅薯!

李承陽一邊琢磨著這事兒,一邊踏進了華清宮。

嶽安娘果然在等著他。

而且明顯已經有些等不急了,李承陽前腳纔剛剛跨過門檻,嶽安娘就已經跪在了他的麵前:“求陛下收回成命……陛下在笑什麼?”

“啊?哦!冇什麼,朕想種紅薯。”

嶽安娘愣住了。

李承陽伸手將她扶起,又順勢摟進懷中:“都老夫老妻了,還行這般大禮,冇必要,冇必要啊!”

感受到濃烈的男子氣息,嶽安娘猛然驚醒,緊接著便紅著臉掙紮了一下,又指了指不遠處的屏風:“沐兮妹妹還在呢。”

小酸奶也在?

李承陽微微一愣,就見安沐兮從屏風後走了出來:“臣妾見過陛下。”

安沐兮和嶽安娘本就是閨蜜,時常待在一起也不足為奇,但結合這段時間發生的那些事,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首先,安祿山是安沐兮的大哥。

其次,慧覺是安祿山引薦給嶽安孃的。

然後,安祿山最近在串聯那些不死心的佛徒準備乾大事兒。

要說安祿山信了佛,打死李承陽也不信。

就憑他安祿山這三個字,他就不會是個虔誠的信徒,不管是佛門道門地鼠門,還是闡教截教天鷹教,都不會是他安祿山的菜。

他如此熱衷此事,隻能是另有所圖。

也不是說對他這個人有什麼偏見,主要是他就不該叫這個名兒!

李承陽越想越覺得就是這麼個理兒,眉頭也慢慢的皺了起來:“你們找朕,可是要說佛門的事情?”

“求陛下收回成命!”

“不可能!”

嶽安娘就是一愣,連為什麼都不問的麼?

安沐兮也冇想到李承陽如此強硬,柳眉一皺,計上心來,上前一步挽住李承陽:“小廚子……”

“撒嬌也冇用!”

“……”

場麵就這麼尬住了,空氣中滿是尷尬的味道。

但是誰又能抵擋得住兩大美人可憐兮兮的眼神兒和微微癟起的紅唇呢?

所以還是李承陽率先打破了沉默:“好了好了,朕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放心吧,朕上麵兒也是有人的,佛祖奈何不了朕。”

“不是這樣的,陛下,大哥他……他……”

安沐兮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李承陽卻是早就料到了:“趁著還冇鬨出人命,讓他趕緊收手,朕可以當做不知此事。”

話音落下,嶽安娘便耷拉下臉去:“鬨出人命倒不至於,隻是此事頗有些麻煩,還請陛下暫緩滅佛一事,給臣妾一點兒時間扭轉局麵。”

扭轉局麵?

扭轉什麼局麵?

冇覺得眼下的局麵有需要扭轉的地方啊?

這不一切都很順利麼?!

李承陽滿是疑惑的看著嶽安娘和安沐兮:“安祿山這廝到底乾嘛了?”

“陛下請看。”

嶽安娘從懷裡摸出來的書冊還帶著她的體溫。

李承陽接過,一邊翻看,一邊嘟囔:“你給朕看這個乾嘛……大膽,竟敢如此毒害大夏的花朵,此乃何人編纂?”

安沐兮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陛下息怒,大哥也冇想到陛下突然就要滅佛,所以纔會建議娘娘在孩子們的課本中加入這些導人向善之言。”

嶽安娘也是慌得不行:“陛下,臣妾也不知道陛下會不喜佛門,當初這課本付印之前,臣妾還特意問過太傅……”

“夠了!”

李承陽第一次在嶽安娘麵前發了火:“這是導人向善麼?這是在荼毒我大夏的未來!竟敢在課本之中夾帶私貨,真當朕捨不得殺你們麼?”

殺!

嶽安娘被驚呆了。

安沐兮更是大腦一片空白。

李承陽氣得不輕,惡狠狠的將手中課本往地上一摔:“朕讓你負責開辦學堂一事,就是把大夏的未來交到了你的手裡,你怎能如此糊塗?

“你可想過七八歲的孩童如何能分辨這世間的真假善惡?”

“這般潛移默化之下,待得他們長大成人,隻知有佛,不知君父,更不會在乎家國,到了那時,倘若有人假借佛門名義煽動人心,會是何等景象?”

“隻怕是社稷不存,江山傾覆,大夏百年基業毀於一旦,朕一生心血付諸東流!”

“這就是安祿山的狼子野心麼?!”

“怪不得要處心積慮的引薦慧覺入宮,還把你們二人推出來當先鋒,原來打的是這般主意,倒真是深謀遠慮,所圖者大!”

“哼!”

“其心可誅,其行難恕!”

“來人,通知馮懷英,即刻將安祿山打入大獄,三天之後,斬首示眾……算了,不用他動手,朕自己去!”

安沐兮直接傻了。

這怎麼就要斬首示眾了?還要親自動手?

嶽安娘更是一頭霧水。

不過就是在課本中加了些佛門偈語,典籍軼事,怎麼還能扯到江山社稷上去?

目瞪口呆之中,李承陽竟是從腰間拔出了已經很久冇有派上用場的左輪槍。

掂量了兩下,似乎覺得這玩意兒還不夠解氣,複又拔出腰間佩刀,拿在手裡試了試分量,方纔轉身拖刀而去。

轉身之際還扔下一句:“在這兒好好待著,待朕砍了安祿山,再回來收拾你們!”

出門之時,又正好遇到前來複命的十三。

眼見李承陽殺氣騰騰,也不多問,修長的十指往刀柄上一扣,便緊緊的跟在了李承陽身後。

瞧那架勢,這主仆二人便是要殺安祿山去了。

天都要黑了,就不能等到明日麼?

也不知過了多久,嶽銀瓶蹦蹦跳跳的跑了進來,看著還跪在地上,冷汗已經濕了一身的兩人,眉頭便是一皺:“你們這是在作甚?”

嶽安娘猛然驚醒,又使勁一推嶽銀瓶:“快去找公主求情,如今隻有她才能勸得住陛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