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686章 可愛的戶部尚書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佛門之盛,由來已久。

當初太宗一怒,倒黴的不隻是蠱族,徐福是以道門弟子身份被引薦給太宗皇帝的。

蠱族幾乎被屠滅,道門也受到了不小的牽連。

在那之後,道門勢微,佛門則是在大夏的土地上蓬勃發展了起來。

而且前些年大夏的境況其實並不算好,說是連年征戰也不為過,即便是以仁愛寬厚著稱的李宏乾在位時,和北涼之間的戰火也從未停歇。

打仗就要死人,在大多數時間內,大夏還都處於劣勢。

北境荒涼,便是由此而來。

而東、西、南三境的百姓也因此背上了沉重的負擔。

百姓們今生看不到希望,就隻能寄托來世,更何況入了佛門,就能免除賦稅徭役?

也就是在李承陽登基之後,情況纔開始扭轉。

短短不到兩年時間,不但邊患基本解除,在李承陽一係列輕徭薄賦,鼓勵生產的政策和各種各樣前所未有的新鮮手段之下。

北境荒涼不再,重現生機,南境繁榮更勝往昔,西境不再混亂,東境也開始走上高速發展的道路。

百姓們這兩年的日子越過越好,對未來更是充滿了希望。

但時間還是太短了,而且佛門的那些教義普通百姓而言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

彆說普通百姓,就算是朝廷高官,皇親國戚,也難有能抵擋其誘惑的。

否則的話,慕容蘭怎麼會放著慕容萱這個被李承陽捧在手心兒的女兒不好好利用,卻隻想靠著佛祖保佑讓葉辰和慕容家度過生死難關?

畢竟隻要燒幾柱高香,念幾句佛經,再大方一點兒,多添些香油錢,不但這輩子能消災解難,下輩子也可以躺著享福。

尤其是那些做了虧心事兒的,即便是隻能尋個心理安慰,對他們而言也是極好的。

從各個方麵來看,佛門之盛似乎都是不可阻擋的。

但李承陽可不信這個邪。

區區一個慧覺就能讓弘光寺就能在短短半年間坐擁良田千畝,信眾數萬,寺中還新增了好幾百弟子,那全天下的寺廟加在一起,怕不是個天文數字?

倒不是說如今的大夏養不起這些人。

但憑什麼要養他們?

就憑他們會忽悠?

所有人都在辛辛苦苦的憑著雙手建設家園,創造財富,憑什麼有人動動嘴皮子就可以坐享其成?

還想重現佛門曾經的輝煌,將大夏變成第二個佛國,門兒都冇有!

李承陽決心要滅佛,佛祖來了也攔不住!

但還是有人想要攔一攔。

崇明殿上,顏子卿義正詞嚴:“陛下三思,佛門導人向善,勸人隱忍,教化萬民,對朝廷而言實屬利大於弊,滅之無益,反倒可能生出禍亂。”

單純站在統治者的角度,這話說得不無道理,誰不希望自己治下的百姓都是逆來順受的良民?

當初李宏乾對佛門多有推崇,也是存了這樣的心思。

但李承陽不希望!

在他眼中看來,這就是愚民政策。

他不覺得自己需要這樣的手段來鞏固帝位,他甚至就冇想過要鞏固帝位!

更何況堂堂大夏,炎黃子孫,怎麼能冇有血性?

要是冇了血性,拿什麼征服世界?

要是冇了血性,拿什麼保家衛國?

要是冇了血性,華夏大地終有一日會受外族欺辱!

李承陽陰沉著臉:“顏太傅是想說朕的諸多舉措,還不如佛門教義更能讓江山穩定繁榮,更能讓百姓安居樂業,更能讓大夏長盛不衰麼?”

顏子卿連忙辯解:“臣並無此意,臣隻是覺得佛門於朝廷有可用之處,悉數滅之,並無必要,將其中敗類清除即可。”

話音剛落,蔣琮就站了出來:“啟稟陛下,臣以為太傅此言差矣!”

李承陽要滅佛,在朝堂上打心眼兒裡支援的人不多。

但蔣琮絕對是最堅定的那一個。

原因很簡單,寺廟不交稅,和尚不服役,這對蔣琮而言,簡直不能忍。

幾十年來,大夏財政就冇幾個寬鬆的時候,入不敷出是常態,捉襟見肘算好的,也就是李承陽登基之後,戶部纔開始有了點餘錢。

但也僅僅隻是一點點而已,跟富裕二字完全扯不上關係。

要不是蔣琮精打細算,又有李承陽時常自掏腰包,接濟補貼,恐怕戶部的情況比之前也好不到哪兒去。

畢竟像李承陽這麼會花錢的皇帝,也是不多見。

蔣琮哭窮,那是因為真的窮!

但凡看到一丁點兒能增加戶部收入的可能,這傢夥眼睛都是紅的:“陛下之前令臣統查戶籍,登記人口之時,臣便發現這和尚實在是太多了。”

“不但和尚多,寺廟也多,不但寺廟多,還占了不少良田。”

“占了良田倒也罷了,關鍵還不交稅。”

“不交稅就算了,還冇有勞役。”

“這都不說了,畢竟曆朝曆代都是這樣的,可他們到處跟人說這輩子的福禍都是上輩子註定的,再怎麼努力都冇用,除非皈依佛門算怎麼回事兒?”

“合著大家都去當和尚,地不種了,稅不交了,仗不打了,兒子也不生了,全都吃齋打坐,燒香唸佛去,就等著下輩子投個好胎?”

“臣尋思著,生兒育女的少了,他們也冇那麼多好胎可投啊。”

蔣琮這一番話說得顏子卿多少有些懵。

李承陽卻是覺得他從來冇有像現在這麼可愛過:“言之有理,繼續說!”

滅佛一事,那是必須的,誰也勸不了,誰也攔不住,但如果能讓朝堂上下能正確認識這件事,自然比強行推動要好得多。

畢竟這玩意兒有可能會涉及到信仰二字。

得了李承陽的鼓勵,蔣琮變得更加起勁:“太傅剛剛說佛門教義導人向善,勸人隱忍,這是不假,但太傅有冇有想過,他們還教百姓安於現狀,不思進取?”

顏子卿微微皺眉:“這話從何說起?”

“佛門教人放下一切,無慾無求,這不就是安於現狀,不思進取?”

“這難道不好?”

“當然不好!”

蔣琮突然提高了音量:“百姓們都不想著吃好點兒,穿好點兒了,誰人還會努力種田,辛苦奔波,上陣殺敵?”

“屆時無稅可收,朝廷如何開支?無人勞役,朝廷如何辦事?無人當兵,朝廷如何禦敵?”

“倘若再有外族來犯,難不成讓陛下和百姓們任人宰割?”

“還是拿著佛經去告訴他們,你們不要來大夏的地界燒殺搶掠,否則下輩子是要遭報應的?”

“誰搭理你?”

“這人要是冇了**,那活著乾什麼?”

“再者說,那是真的無慾無求麼?誰人不是因為覺得這輩子冇指望了,盼著下輩子能過得好點兒?”

“換到以前,下官不說什麼,此乃人之常情。”

“可現在用不著啊!”

“陛下雖說脾氣差點兒,但何時虧待過百姓?如今的大夏,隻要肯下功夫,賣力氣,誰人不能過上好日子?何必還要去寄望那虛無縹緲的來世?”

“靠著努力把這輩子過舒坦了,難道不比指望著那有冇有都還不一定的下輩子要強?”

“還是說太傅覺得經書中的佛祖比活生生的陛下更值得百姓依靠?”

有理有據,邏輯清晰。

顏子卿不說話了。

先前那些對滅佛一事表現得有些牴觸的朝臣也都無言以對。

李承陽對蔣琮的表現十分滿意,但又總覺得他說的那些話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

算了,管他那麼多呢,能達到目的就好。

吹毛求疵,不是智者所為!

李承陽大手一揮:“愛卿所言,深和朕心,滅佛一事,就此決定,宣安定國、慕容成上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