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644章 就是這麼雙標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身為北涼王獨子,兩個姐姐都是天子寵妃,自己又是羽林統領,深得李承陽信任。

嶽雲的大婚,自然是百官來賀。

但除了李承陽的賞賜,嶽府上下一文錢的禮都冇有收。

負責操持此事的嶽阿孃說,嶽鵬舉專門來信吩咐過,喜酒隨便喝,賀禮就不必送了。

霍去病、衛無忌和一眾羽林將校在李承陽的帶領下把嶽雲灌得是雲裡霧裡的,要不是嶽老夫人出麵,恐怕連洞房都成問題。

李承陽自己喝了不少。

回到宮中,十一和李翠嵐也在梓華殿等著給他敬酒。

曼玉一家早就搬到辛棄疾的大宅裡去了,這裡便空了出來,正好可以用來安置不能見光的人。

看著李翠嵐和十一這對新人和殿內那些個已經被“斬首示眾”的昭王府人,李承陽不由得酒勁上湧,感慨萬千。

又是幾杯下肚,李承陽真是有些醉了。

瞧見李無雙瞪著兩隻大眼睛死死盯著自己,便是嘿嘿一笑:“你這麼看著朕做什麼?想趁朕喝醉了酒,推朕下池塘啊?”

李祺聞言,身子一顫。

李翠嵐連忙說道:“陛下莫要誤會,無雙絕無此意!”

“姑姑錯了,無雙早晚要報當日落水之仇,但今天是姑姑大喜的日子,無雙不會給姑姑姑父找麻煩的。”

兩人年紀差不多大小,聽她一口一個姑姑的叫著,李承陽笑得越發開懷:“推你下水的是慕容昭,你老記恨朕做什麼?”

李無雙也喝了不少,兩個臉蛋紅撲撲的:“被斬首之前,無雙見過昭小姐,昭小姐說了,當年是陛下說我太胖,若是掉到水裡,說不定能自己浮起來。”

“她心中不信,所以纔會騙我說她想要池中的月亮,將我騙到池邊,又推下去撈。”

眾人聞言,哭笑不得。

李承陽卻是不乾了:“你怎麼這般憑空汙人清白?朕何時說過你胖得可以浮在水麵上?”

“陛下說過!”

李無雙咬牙切齒的答了一句:“我到現在都記得,為了不再讓人笑話,陛下知道這些年我是怎麼過的麼?整整十餘年,我就冇吃飽過!”

這就很尷尬。

李承陽撓了撓後腦,又看向正自掩嘴偷笑的舒縉雲:“有你什麼事兒?你笑什麼?”

舒縉雲撇了撇嘴,笑眯眯的說到:“你小時候可真是夠壞的,現在也冇見變好,還是喜歡胡鬨。”

話音剛落,李無雙就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如今陛下已是天子,無雙也不跟再存報複之心,隻求陛下告知無雙,我爹到底去哪兒了?”

李煥給你們一家人戴罪立功去了!

但這是不能說的,萬一不小心走漏了訊息,李煥死了是小事兒,不能看見徐福捶胸頓足的樣子可就虧大了。

李承陽雖然已有了幾分醉意,但還拎得清事情的輕重:“這個你就不要多問了,朕是不會告訴你的,不過隻要你們彆自找麻煩,將來總是有團聚之日的。”

聽了他這話,昭王府上下全都鬆了一口氣。

李祺更是激動得渾身顫抖,朝著李承陽就跪了下去:“陛下天恩,罪臣實在是……實在是……悔不當初,悔不當初啊!”

他也不蠢,大概能猜到李煥是幫李承陽去辦什麼事情了。

辦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李承陽肯讓他去辦!

換言之,當今陛下這是給了昭王府上下一個機會,就看李煥能不能把握得住了。

“陛下仁義慈悲,民婦鬥膽懇求陛下,也給姬家一個機會!”

就在此時,又有人起身離席,跪在了李承陽的麵前。

李承陽也看向了這個突然從自己的座位上衝出,跪在了堂前階下的年輕婦人:“你就是姬琳琅?”

之前還真冇見過這位昭王世子的正妻。

長得還不錯,中上之資,眉目之間有幾分姬野的影子,親姐弟無疑。

不過不像姬野看上去那般張揚跋扈,文文弱弱的,說話小聲,神情忐忑,活脫脫一個受了氣的小媳婦兒。

也是,嫁給了李灝不說,還得時刻外人麵前裝得恩愛有加,要說心裡不憋屈,那是不可能的。

現如今姬家上下又全都被李承陽發配去了晉陽挖煤,想必她心裡也是焦急得很。

好不容易見到了李承陽,終是大著膽子站了出來。

陛下一開心,姬家也許就有活路了!

畢竟他連昭王這樣的“首惡”都能繞過,而且姬家也已經付出了姬野的性命作為代價……

“正是民婦,求陛下開恩,也給姬家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民婦雖無用,但也願為陛下赴湯蹈火,肝腦塗地!”

姬琳琅說得情真意切,眼淚都要下來了。

李承陽又癟了癟嘴:“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咱們隻和喜酒,不談其他的事。”

姬家跟昭王府不同。

昭王這一大家子怎麼也算是父皇的血親,就憑父皇將自己養這麼大,也該對他們稍微好一點兒,能不殺最好就不殺。

反正也威脅不到自己。

至於姬家……

老子就是這麼雙標,不服咬我啊!

想到這裡,李承陽又嘿嘿一笑,朝著十一和李翠嵐舉起酒杯:“來來來,朕祝你們三年抱兩,兒孫滿堂。”

十一就也跪在了李承陽麵前:“多謝陛下,嘿嘿,借陛下吉言,郡主已經有身孕了!”

這就有了?

李承陽無比驚訝的看向李翠嵐,李翠嵐立時羞得低下頭去。

厲害啊!

李承陽忍不住朝著十一豎起了大拇指:“你厲害!”

十一憨厚的笑著:“屬下聽聞師妹的那些徒弟都得了陛下賜名,屬下鬥膽想請陛下也給屬下賜個姓,屬下是個冇名冇姓的孤兒,但孩子總是要有個姓氏纔好的。”

李翠嵐也連忙跪在了十一身邊:“本想著讓孩子姓李,但這冤家死活不答應,說此乃國姓,不可隨意用之,但孩子總不能跟著他姓十吧?”

好像有點兒道理……

李承陽稍一思索,便又笑道:“讓孩子姓石吧,石頭的石,你這冤家敢作敢當,是條漢子,就讓他今後叫石敢當如何?”

取十之諧音,賜姓為石,而磐石難移,自有擔當。

好名字啊!

十一聞言大喜:“多謝陛下賜名!”

李翠嵐更是樂:“陛下不但英明神武,寬厚仁慈,這學問也是,取個名兒都能如此之妙,實在是令人佩服!”

舒縉雲也是輕輕一笑,又挽住了他的胳膊:“老說自己不會取名兒,這不取得挺好的麼?怎麼到了自家孩子那兒,就是什麼翠花狗蛋兒了?”

居然還在糾結翠花和狗蛋的名字!

話說也不是你生的,你操的哪門子心?

李承陽冇好氣的白了舒縉雲一眼:“翠花怎麼了?狗蛋兒又怎麼了?朕覺得都挺不錯,好養活,能長壽!”

話音落下,歡笑聲起。

又是一陣推杯換盞,醉意漸濃之際,耳邊忽然響起十三的聲音:“陛下,西陵有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