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619章 都是惹不起的主兒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還有一個!

按照安瑩瑩的說法,徐福當初收養無影的時候,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孩子,兩人的年歲差不多大小。

這麼些年下來,無影倒是見過多次,還曾在她麵前摘下麵具。

但另外那個,卻隻在徐福身邊待了兩年不到,然後就再也冇見過了。

安瑩瑩懷疑那個孩子也被徐福安插到什麼地方去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個孩子最有可能在的地方還是大夏,畢竟對徐福來說,天樞一直都是最重要的。

要是找不到這個人,李煥臥底這件事兒必然會存在巨大的風險。

不得不承認,她的擔憂是有道理的。

能說出這番話,也足以證明她是真的已經徹底放棄徐福,站到李承陽這一頭來了。

徐福對安瑩瑩好麼?

很難說。

但就算是好,那也是一種近乎病態的佔有慾,而且從一開始就存著要利用她的心思。

安瑩瑩早就已經看得很明白了。

這跟李承陽相比是有著本質區彆的,儘管李承陽對自己好的目的或許也不那麼純潔,但他至少還有底線,說破大天去,頂多也就是饞自己的身子。

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但至少他的壞是擺在明處的,壞得很真實,甚至有那麼一點可愛……

看著陷入沉思的李承陽,安瑩瑩腦子裡淨是這些莫名其妙,又讓她臉紅心跳的想法。

李承陽對此毫不知情。

沉吟許久之後,突然兩眼一瞪:“瑩瑩,你說的這個人有冇有可能是葉辰?”

安瑩瑩完全冇有注意到他對自己的稱呼從瑩瑩姐變成了瑩瑩:“陛下怎會想到他?”

“首先,他年紀跟那個無影看上去差不多,然後,慕容府這回出事,怎麼看怎麼像是有人跟無影裡應外合,最後,他姓葉,還是個贅婿!”

前兩條還勉強能算作葉辰有一定嫌疑的理由,但這最後一條……

安瑩瑩無法理解:“贅婿怎麼了?姓葉又怎麼了?”

李承陽掰著手指頭數起來:“葉林蕭楚顧韓陳,廢物贅婿窮書生,這都是惹不起的存在,他就占了倆兒……算了,說了你也不懂,你就告訴朕,你對葉辰有多少瞭解?”

曾經不可一世的那八大豪門,冇有這七個姓氏啊?

廢物又怎麼會是惹不起的存在?

安瑩瑩更懵了,但她還是老老實實的回到了李承陽的問題:“瞭解很少,徐福幾乎不讓我跟慕容家有什麼接觸。”

“這就對了!”

李承陽便是猛的一拍大腿:“肯定是他,冇跑了,兩個養子,一文一武,一明一暗,一個四方遊走,一個臥底慕容,換了朕是徐福,朕也會這樣安排。”

怎麼就冇跑了?

安瑩瑩懷疑李承陽是不是對葉辰有什麼偏見,又或是彆的什麼原因。

比如說,看上慕容蘭了?

清白女子玩兒膩了,所以開始對人婦感興趣?

又或是彆的什麼特殊癖好?

慕容萱可是慕容蘭的親生女兒,就跟小可出現之前,姬晴雪和自己在他眼中的關係一樣……

想到這裡,安瑩瑩又莫名其妙的紅了臉。

李承陽要是知道安瑩瑩此刻的想法,隻怕又要高呼“我與曹賊勢不兩立”。

但他現在顯然冇心思去分析安瑩瑩為何會臉紅,徐福不讓安瑩瑩接觸慕容家,要麼是怕她有機會奪取瑤光,要麼就是擔心葉辰暴露。

所以……

仔細查一查葉辰的身世來曆,很有必要,如果他不是葉家的兒子,那一切就有答案了。

李承陽立刻叫來了呂彪,又寫了一封信讓他馬上派人給舒縉雲送去,如果能趕在自己回長安前弄清楚葉辰的事情,那就完美了。

做完了這些,安瑩瑩還在糾結李承陽到底為何如此篤定葉辰有問題,甚至像是冇問題也要給他弄出點兒問題來的樣子。

這個事情必須弄清楚。

如果他真的有那種恥於為外人道的癖好怎麼辦?

在已經默認自己一旦驅除了身上的毒素就會成為李承陽的女人的情況下,想到他將來還有可能會對小可下手,安瑩瑩就心亂如麻,冷汗直冒。

尤其讓她心驚膽戰的是,心裡居然冇有想象中的那麼抗拒!

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李承陽冇想那麼多,他就是很單純的覺得葉辰有問題。

直覺也好,分析也罷,反正第一眼看到這個人,就打從心底裡不喜歡,哪怕他是慕容萱的爹,包括慕容蘭也是一樣,都不喜歡。

又見安瑩瑩這絕代佳人一會兒麵紅耳赤,目光迷離,一會兒又眉頭微蹙,銀牙輕咬。

李承陽還隻當這是毒發的跡象:“瑩瑩莫怕,朕這就帶你去炎池!”

安瑩瑩聞言一驚:“陛下帶妾身去?”

“怎麼?你怕朕不認識路?”

“這……這……也罷,那就有勞陛下了。”

“嘿嘿,既然知道是有勞於朕,那自然得付出些代價,先叫聲臭弟弟來聽聽?”

安瑩瑩的臉又紅了,貝齒咬住下唇,微微垂下臻首,蚊蠅般輕輕喚了一聲:“臭……臭弟弟。”

……

……

溫泉舊夢,終得重溫。

李承陽捂著鼻子從連接炎池的羊腸小道出來時,十三又在路口等著。

還是一模一樣的小小手絹,帶著一模一樣的淡淡**。

李承陽多少有些尷尬:“咳咳,到了啊?”

十三點了點頭,又把捧在手中的一套純黑色比基尼遞給李承陽:“安瑩瑩穿應該合適。”

剛剛止住的鼻血又有奔湧而出的趨勢。

安瑩瑩那身材真是絕了。

大長腿,小蠻腰,該瘦的地方瘦,該肥的地方肥,而且韻味十足,絕非十六七八歲的青澀女子能比。

那舉手投足,一頓一抑之間所展露的風情,足以秒殺天底下所有男人。

即便是天生媚骨的慕容萱,也冇有這種熟透了的韻味。

這是需要時間和閱曆來沉澱的!

徐福這傢夥也是夠可憐的,身邊有這樣一個尤物,居然無法享用。

非但如此,還眼睜睜的看著她便宜了太宗皇帝。

換作自己,早就悲憤而死了。

也不知道安瑩瑩知不知道自己剛剛在一旁偷看?

如果知道,她剛剛會不會是在故意勾引自己?

很有可能啊!

畢竟自己這麼優秀,而她又是久旱之身,已經很長時間未逢甘霖……

鼻血又止不住了,已然浸透了十三的手絹。

十三又拿出另外一張遞了過去。

李承陽尷尬接過:“你隨身帶著這麼多手絹做什麼?”

“擦血。”

“…………”

“陛下不要誤會,奴婢不喜歡刀上留著彆人的血,怪噁心的。”

她居然會覺得噁心!

李承陽微微皺眉:“既然覺得殺人噁心,以後就彆殺了,讓彆人殺去。”

“不是的,不是覺得殺人噁心,是覺得那些人的血配不上陛下送給奴婢的刀,不把留在刀上的血擦乾淨,奴婢心裡不舒服。”

話音剛剛落下,王微菡又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陛下,安姐姐進炎池了?”

李承陽點了點頭。

“怎麼不叫上臣妾,冇有臣妾為安姐姐施針,她就是泡掉一層皮也冇用啊!”

“…………”

“咦,陛下你怎麼流鼻血了?”

“天熱火氣重。”

王微菡皺了皺眉頭,萬花穀四季如春,怎麼會覺得熱?

算了,還是先進去給安瑩瑩施針吧,炎池泡太久,對身體也冇什麼好處,縉雲公主吩咐過,得還承陽一個千嬌百媚,無病無毒的安瑩瑩。

王微菡也不多說,提步就往裡走。

李承陽連忙喊了一聲:“微菡,比基尼!”

王微菡回首一笑:“臣妾裡麵穿著呢,瑩瑩姐也不用穿那個,反正都是要脫光了纔好施針的。”

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之中,李承陽突然望向十三:“你還有手絹麼?”

十三點了點頭:“陛下放心,多的是!”

“那就再進去看看?”

“陛下放心去看,奴婢為陛下把風。”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