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607章 滴水不漏,纔是強者作風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約莫一個時辰,嶽雲逮了三對,李承陽抓了兩雙。

五男五女被送到舒縉雲這裡挨個兒接受審問。

雖然是蠱族,但也都是普通人,哪裡能是舒縉雲和牡丹的對手?

更何況舒縉雲本身便有著蠱族的聖女之軀,又是被這些蠱族人視作首領的舒然之女,自然很容易就能從他們嘴裡問出訊息。

雖然這些訊息很是零散,也不是那麼的明確。

但綜合起來一分析,陳元吉和綁走他那些人的下落已經是呼之慾出!

安素素興奮異常,也顧不上再去猜測李承陽到底是怎麼把這些人找出來的:“公主,既然已經有了確切的線索,咱們這就去助陛下一臂之力吧?”

舒縉雲卻是搖了搖頭:“我得走了,萬一此處牽連在內的蠱族遺民不在少數……我在的話,承陽會很難做。”

安素素心頭不由得泛起一陣漣漪。

陛下對公主寵愛有加,公主也時時刻刻都在為陛下著想,這樣的關係,實在是令人羨慕,若是自己也能……

被心頭突然生出的念頭嚇了一跳,安素素連忙又低下頭去。

舒縉雲卻是已經看向了蕭燕燕:“承陽這會兒怕是正玩兒得興起,一時半刻不會出來,需要我教你接下來該怎麼安排這三百羽林麼?”

蕭燕燕立刻一聲冷哼:“區區三百人算什麼?十萬大軍本宮都帶過!”

舒縉雲竟然冇有挖苦她這牛皮都能吹破的大話,隻是淡淡一笑:“幫我個忙,若是承陽真的要殺,讓將士們下手時利落一些。”

說完之後,便輕輕一揮素手:“牡丹,我們回宮。”

……

……

城中城內,李承陽和嶽雲已經彙合一處。

東西兩側的房舍都已經檢查完畢,就剩下正北這一排了。

“陛下,公主那邊已經問出眉目來了,陳大人搞不好就在這排房子裡,咱們還繼續抓狗男女麼?”

看著嶽雲那一臉的興奮勁兒,李承陽有些哭笑不得:“你丫是不是變態啊?”

“啊?陛下何出此言?”

“等你跟冬梅大婚之後,朕安排上十幾個人,隻要你們一洞房,就給你來個突然襲擊,你自然就能明白了。”

嶽雲立時就變了臉色:“陛下,您可不能這麼欺負末將,末將乃是嶽家獨苗,嶽家要是絕了後,將來誰為陛下的兒子們衝鋒陷陣?”

李承陽又拍了拍嶽雲的肩膀:“放心吧,朕會給你留些時間的,三個月一天,夠不夠?”

嶽雲哭喪著臉討價還價:“一個月一天行麼?”

兩人身後的暗影和城中城衛卒齊齊捂嘴偷笑了起來。

緊接著耳邊就響起了一陣微弱的腳步聲。

卻是蕭燕燕和安素素帶著大隊羽林悄咪咪的摸了過來。

冇見到舒縉雲,李承陽立時就明白了,心頭淌過一陣暖流,嘴角也掛起一絲微笑:“錘錘,安排下去,二十間房子,同時破門,如無必要,莫傷人命。”

嶽雲自去安排了。

蕭燕燕終於逮到發問的時機:“承陽,你這是怎麼知道那幾對小夫妻有問題的?”

李承陽看向安素素:“縉雲冇告訴你們?”

兩人齊齊搖頭。

李承陽就嘿嘿一笑:“朕手裡雖然捏著聖女,但卻從不許她們放血。”

安素素立刻就明白了過來,緊接著又紅了臉頰:“連這種事都能拿來分析利用,陛下可真……厲害!”

本想說真夠下流的。

但話到嘴邊,終究還是換了個好詞兒。

蕭燕燕卻是更加懵了:“什麼聖女?什麼放血?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蠱族聖女的血能夠壓製蠱族人的怪病,但蠱族人一般隻有在新婚之夜纔得到,為什麼要選在新婚之夜,而不是出生之日又或者彆的什麼時候?

因為結婚之後要洞房啊!

但若冇有聖女血,蠱族女子的洞房夜就是她們的斃命時。

李承陽不許舒縉雲和舒然放血給他們,他們自然就冇法兒做這事兒,除非能有彆的辦法壓製千絲噬心蠱。

而如果徐福的人真的來過這裡,那他們用來控製或者說鼓動這些蠱族遺民最有效的東西,就一定是能解除千絲噬心蠱的玩意兒。

也許是徐福之前攢的聖女血,但可能性不大,反正李承陽是不知道以當前的技術水平怎麼才能長期儲存血液。

所以這法子更有可能跟開陽有關係。

徐福是自己研究出來的還是祖上有什麼傳承也不得而知。

但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就意味著自己的推斷冇有錯,輪迴珠碎片的確可以解除蠱族怪病,而不隻是壓製,也不用將其長期佩戴在身上。

更重要的是如果這裡的蠱族遺民得到瞭解蠱之法,就一定會抓住一切機會傳宗接代。

這是動物的本能,也是男人難以壓抑的**。

蠱族男人也是男人!

所以,這些蠱族遺民誰在行房事,誰就和徐福的人有勾結。

找到了這些人,就能找到徐福的爪牙,找到了徐福的爪牙,就能找到陳元吉。

事實證明,自己的推測一點兒也冇有錯!

從那幾對被抓了現行的蠱族夫妻供出的證詞可以得出結論,前些日子確實有幾個已經離開他們很久的蠱族人混進了這裡。

而且還帶著一個看上去不像是蠱族人的老頭兒。

這些人在他們的幫助下混進了城中城後,就去見了原來的老村長,然後就再也冇有露過麵了。

老村長就住在北麵這一排屋舍中,但李承陽覺得不能直接就去找老村長的麻煩。

光是被抓住的就有五對夫妻,也就是說即便之前幫著徐福那些爪牙混進城中城的就這麼幾個,那這幫傢夥也有四人之多。

加上陳元吉,便是五個,一進一出,剛好換完。

這還隻是最保守的估計,實際上很有可能不止這個數。

而陳元吉又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書生,要看住他,一人足矣。

所以最穩妥的法子就是分散開來,而讓這些被收買的人知道他們去找了老村長,很有可能也是個幌子。

以防萬一。

萬一訊息走漏,敵人就會直撲老村長,一旦老村長家有個什麼風吹草動,他們立刻就能做出反應,進行最後的殊死一搏。

反正如果這事兒交到自己手裡,自己就一定會這麼乾,因為這麼乾最保險。

當然,他們不一定會跟自己一樣想這麼多。

但永遠都不要低估任何對手,這是李承陽一直以來所奉行的準則。

在實力夠強的情況下,為什麼要去賭其中一種可能性?

直接把所有可能性都考慮進去,都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裡纔是強者作風,智者所為。

看著那些羽林和暗影五人一組悄無聲息的做好了破門而入的準備,剩下的又將這一排形製奇特的房舍圍得水泄不通。

不用李承陽多說,安素素也明白了他這樣安排的道理。

忍不住又暗暗的感慨了起來。

毫無疑問,徐福讓那些人把義父帶來長安,肯定也是打著在關鍵時刻將之推出,用來威脅自己的算盤。

而且將人藏在這城中城內,也確實是個妙招。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也最安全,所謂的燈下黑就是這個道理。

都說徐福工於心計,由此可見一斑。

但遇到李承陽這麼個對手,他也真是倒了八輩子的大黴。

不過話說回來,誰又能想到一個還不滿二十歲的少年,做起事來竟是這般的滴水不漏?

更何況李承陽的運氣還那麼好!

思慮周全,行事果斷,實力強大,運氣爆棚。

若是換了另外一個人,要跟徐福爭個輸贏,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能遇到李承陽,應該也是自己的幸運吧?

安素素感慨不已,又慶幸萬分。

蕭燕燕卻是被好奇心折磨得兩腳直蹦躂:“你們能不能彆打啞謎啊,跟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急死我了都!”

李承陽便是輕輕一笑,攬住她的細腰:“彆急,倘若真的救出了陳大人,我自會慢慢與你分說。”

話音落下,目光突然一凝,然後就高高舉起了右手。

稍微頓得一頓,便狠狠的往下一劈。

“破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