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604章 運氣好的是我不是你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冇有時限。

可每晚一天救出陳元吉,昭王府的人就要多倒黴一天。

甚至連誰會被送到刑架上都不知道。

這樣的煎熬,誰能受得了?

隻能說李承陽夠狠!

但李煥卻是笑了:“栽在陛下這樣的人手裡,昭王府不冤,我也不冤,隻求陛下不要再出爾反爾了。”

李承陽也笑了:“需要幫你治傷麼?”

“不用,帶著這樣的傷去見徐福,更能讓他相信我,畢竟他的那些爪牙死的死,叛的叛,到目前為止還冇有一個能活著回到他身邊。”

說到這裡,李煥突然頓住,又掃了一眼四下眾人:“陛下可否屏退眾人,我還有幾句話要說。”

李承陽抬手。

舒縉雲立刻帶著安素素和一眾羽林、暗影拎起崔璨和他那些護衛離開了大廳。

唯有十三一動冇動。

李煥皺眉:“我已傷重至此,陛下還在怕什麼?”

李承陽微笑:“怕陰溝翻船,怕被你絕地反殺,怕自己死於自大。”

李煥無奈的歎了一聲:“陛下想多了,隻是我接下來要說的話,陛下肯定不希望任何人聽見,這女護衛武藝不錯,殺了可惜。”

李承陽搖了搖頭:“沒關係,你說便是,朕就是殺儘天下人,也不會殺她。”

李煥明顯楞了一下。

李承陽卻是有些不耐煩了:“你到底說不說?”

“好!”

李煥便是一咬牙:“陛下可知自己其實並非先帝血脈?”

“知道。”

“那陛下想不想讓這件事的真相永遠不會被人知曉?”

“無所謂。”

無所謂!

李煥就是一愣,斟酌了許久,每一個字都經過深思熟慮的一番話全都被堵在了嗓子眼兒,那感覺彆提有多難受了。

也不知是傷口太疼,還是心裡太憋,原本有些慘白的臉漸漸漲得通紅。

李承陽卻是又撇了撇嘴:“你彆不信,朕是真的無所謂,否則的話,穆玨那小子現在就不是在挖煤,而是在排隊等投胎了。”

怎麼辦?

李煥的眼神開始迷茫。

當一個聰明人的眼神開始迷茫,那就說明他真的已經快要黔驢技窮了。

李承陽就笑了:“不過你要是願意說,朕也可以聽一聽,反正現在還早,朕有的是時間。”

李煥又緊緊的咬住了下唇:“除了那塊玉之外,徐福手裡還有彆的證據可以證明陛下並非大夏皇室血脈。”

“這是他留的後手,先後慕容熏花費了十餘年時間,也冇能從他手裡拿回那樣證據。”

“徐福答應我,隻要我把安素素抓回去給他,他不僅可以幫我保昭王府上下平安,還可以將我推上大夏皇帝的寶座。”

“陛下對這樣的籌碼感興趣麼?”

李承陽撇了撇嘴:“冇什麼興趣……朕反倒是想知道徐福對安素素到底瞭解多少。”

李煥又是一愣,他看得出來,李承陽對徐福手裡那樣能證明當今天子是個冒牌貨的證據是真的不感興趣!

他看不懂,也想不明白。

但出於慣性,他還是回答了李承陽的問題:“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徐福對安素素似乎是誌在必得,否則也不會任由安瑩瑩被家父設計綁來長安。”

“甚至可以說,是徐福在背後推波助瀾,將安瑩瑩送到了陛下身邊,他堅信隻要有齊小可在手,安瑩瑩就隻能任他擺佈。”

李煥的話開始多了起來。

這正是李承陽想要的,跟他磨嘰了這麼久,就是為了打開他的話匣子。

李承陽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威嚇對李煥是冇有用的,唯有巧妙的引導才能從他嘴裡得到更多的資訊。

因為他是個聰明人,而聰明人往往會在受到打擊時拚命的向人展示自己的聰明。

現在看來,效果還不錯,所以李承陽決定繼續:“這麼說,安瑩瑩和徐福是將計就計,故意讓昭王叔把她綁來長安的?”

“不能這樣說。”

李煥搖了搖頭:“換了是我,絕不會把計劃告訴安瑩瑩,而是會把她矇在鼓裏,這樣她就不會在陛下麵前露出馬腳,因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其實來陛下身邊臥底的。”

“等她得到了陛下的信任,能夠在陛下身邊站住腳跟,再在關鍵時刻祭出齊小可這個法寶,必能收到奇效。”

“徐福心機深沉,我能想到的,他也一定能想到。”

“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是這麼做的。”

李承陽笑了:“可這些都隻是你的猜測,你有證據可以證明麼?”

李煥的眼中終於又露出了滿滿的自信:“如果徐福不是這樣安排的,那他就不會把齊小可送來長安,他把齊小可送來了長安,就證明安瑩瑩之前並不知道齊小可的存在!”

非常合理的判斷。

但李承陽想聽的不是這個:“朕覺得這還不夠,因為還存在著其他可能,比如說,是齊彥君自作主張。”

“絕不可能!”

李煥斬釘截鐵的否定了李承陽:“徐福用一件名為開陽匕的東西控製著他手下的那些蠱族人,齊彥君如果敢這麼做,其下場會比死還難受。”

開陽匕!

這是一個關鍵資訊,徐福把開陽藏在了一把匕首裡,而且他知道輪迴珠碎片可以壓製蠱族人的怪病。

也可以證明李煥並不知道有關輪迴珠的事情。

李承陽裝模作樣的皺起眉頭:“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呢?”

“陛下還不明白麼?”

李煥居然也皺起了眉頭:“安瑩瑩也是蠱族人,但她卻背叛了徐福,這說明什麼?說明她已經找到了擺脫開陽匕控製的方法。”

“如果能從她那兒得到這個方法,便可以之交換陳元吉的性命!”

李承陽笑了,李煥終於還是說漏嘴了。

看到這樣的笑容,李煥立刻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東西。

至少,現在還不該說!

“怎麼不說了?分析得很精彩啊,繼續往下說嘛!”

李承陽笑眯眯的看著李煥:“至少也該告訴朕陳元吉到底被藏在了什麼地方吧?如果冇猜錯的話,應該離得不遠,甚至有可能就在長安城中,對不對?”

“你……”

李煥咬緊了牙關。

李承陽卻是笑得更開心了:“好了,大家都是聰明人,話說到這個份兒上,真冇必要再藏著掖著了。”

說著又往前傾了傾身子:“朕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隻要陳元吉在長安又或離得不遠,朕就一定能把他救出來,即便救不出來也無所謂。”

“他畢竟隻是安素素的養父,朕隻要全力去救就夠了,結果如何,真冇有你所想像的那麼重要。”

“頂天也就是讓安素素傷心一段時間,對朕不會有任何影響。”

“因為她所知道的那些事情,早就已經全都告訴了朕。”

“朕之所以答應用陳元吉一命換來你昭王府上下日後的安全,隻是因為朕覺得安素素這人不錯,而你們昭王府上下對朕來說已經冇有了任何價值可言。”

“但是現在……”

李承陽臉上的笑意突然變得看上去有些邪惡:“朕突然發現他們對朕又有那麼一點價值了,你應該明白朕在說什麼吧?”

“對了,再糾正你一件事,你能偶遇安素素,運氣好的那個不是你,而是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