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99章 不一樣的安素素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小舟剛剛靠上伊人居,李承陽就看見了那塊碩大的花牌。

花牌之上,“芊芊”兩個大字是格外顯眼,隔著老遠就能看見。

伊人居的芊芊姑娘,那在秦河上可是豔名遠播。

也不知是被這芊芊的大名吸引而來,還是伊人居的生意本來就十分火爆,燈火通明的花舫上,早已是人聲鼎沸,歡呼不斷。

舒縉雲搞這麼一出,八成是要讓慕容博親自看著安素素是如何墮落的。

舔狗嘛,讓他看到自己的女神半點朱唇萬人嘗,一雙玉臂千人枕,多半也就死心了。

也是巧了,在慕容博那兒,安素素就是陳芊芊,以芊芊之名行事,可謂一舉兩得,真虧她想得出來。

法子是好法子,但事兒不能這麼辦啊!

李承陽氣得青筋崩裂:“上船,老子倒要看看,今天誰敢動朕的紅顏知己,貼心大姐!”

剛剛上得甲板,巧娘就迎了過來:“陛……公子怎麼來了?”

李承陽氣呼呼的瞪了她一眼:“我再不來,你們就要把素素姐推進火坑了!”

巧娘微微一愣,又連忙小聲說道:“公子誤會了……公主就在樓上,公子請隨奴家來。”

“不去,安素素在哪兒?”

“公子莫要心急,此刻還是前戲,正主兒尚未出場。”

說著又若有深意的笑了笑:“待會兒的芊芊姑娘,可與平常不同,公子若是錯過了,定要抱憾終生。”

聽她這麼一說,李承陽竟是有些心動。

安素素平常總是給人一種雲淡風輕,超然物外的感覺,可今夜卻是要以伊人居花孃的身份接客……

好像還挺有趣的!

皺眉思索片刻,李承陽便決定先看看再說,既然已經身在此處,他就不信有誰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把安素素給吃了。

“帶我去見舒縉雲。”

“公子這邊請!”

伊人居不如沁香閣那般大,舒縉雲就在二層閣樓一間包廂內。

她也換了一身衣服,還束起了秀髮,整個兒一貴公子打扮。

隻是怎麼看也不像個男人。

冇法子,女扮男裝可冇那麼容易,尤其是像她這樣顏值超標的大美女。

見到李承陽,舒縉雲竟是一點兒也不吃驚:“你果然跟過來了。”

李承陽冇好氣的白了她一眼:“你這計策可不怎麼高明,且不說能不能過得了今夜這一關,以後素素姐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舒縉雲嗬嗬一笑:“掛牌的是陳芊芊,關安素素什麼事?”

說得好有道理,竟是無法反駁!

李承陽憂心忡忡的看了舒縉雲片刻,終於語重心長的來了一句:“縉雲,你學壞了!”

“女人不壞,男人不愛,這可是你說的。”

“我說的明明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不要隨意篡改!”

“都一樣!”

“不一樣!”

“你快看,素素姐……不對,是芊芊姑娘出來了!”

舒縉雲突然轉移話題,玉臂也是朝著樓下一指。

李承陽出自本能的看了過去,然後兩隻眼睛便跟上了螺絲似的長在了樓下那道娉娉嫋嫋的倩影之上。

香腮染赤,耳墜明珠。

眉黛奪將萱草色,紅裙妒殺石榴花。

輕抬玉足,步步生蓮。

珠纓旋轉星宿搖,花蔓抖擻龍蛇動。

即便輕紗覆麵,依舊風情萬種,惹人遐思。

這他孃的是安素素?

李承陽被驚得張大了嘴巴:“縉雲,你這是怎麼做到的?”

舒縉雲滿臉得色:“素素姐本就國色天香,隻是平日不施粉黛,又穿得太素,方纔顯不出這份豔麗罷了……連這都看不出來,你這所謂的秦河第一槍真是浪得虛名!”

說著又挽住了李承陽的胳膊:“你既親自來了,我便不出手了……放心,隨便開價,不用給錢,今夜算我請客,讓你一親芳澤。”

李承陽已經要流口水了,主要是眼前這個安素素和自己印象中那個反差太大。

但在舒縉雲的麵前,還是要注意一下形象的。

這麼想著,李承陽突然正襟危坐:“不要開這種玩笑,素素姐與我互為知己,豈能以金錢辱之?”

“呸!”

舒縉雲立時啐了一口:“我信你個鬼……不過我們可先說好了,素素姐不知你會來此,待會兒你也不能露出真容,否則讓慕容博看見你,那可就前功儘棄了。”

對啊!

怎麼把他給忘了?

李承陽連忙問道:“慕容博人呢?”

舒縉雲便又抬手一指:“諾,那不就是麼?對了,他今天是坐我的車來的,你得賠我一輛新的。”

話音剛落。

就聽得樓下一陣喧嘩,起源之處正是舒縉雲所指。

慕容博麵紅耳赤,青筋崩裂,發了瘋似的要往安素素所在的高台上衝,卻又被幾個大漢死死按住,動彈不得。

李承陽看那幾名大漢眼熟:“這幾個傢夥,怎麼像是羽林衛?”

舒縉雲又笑道:“就是羽林衛啊……師姐雇了百十個隨你征戰沙場,受傷退役的士卒,隻需在這裡乾上一兩年,比戶部發放的撫卹金還多。”

李承陽明白為什麼冇人敢在秦河上撒野了。

從戰場上下來的,即便是因為有傷不能再與敵廝殺,但其下手之黑,膽子之大,豈是一般打手能比的?

而且以當今天子的脾性。

就算這些傢夥真把人打出個好歹來,隻要不是惡意行凶,那定是要受偏袒的。

這尼瑪純純的官商勾結啊!

不對,這怎麼能是官商勾結呢?

嚴格來說,他們這也是在恪儘職守,羽林衛嘛,本來就是皇帝的近衛私軍,守護皇家產業也是分內之事。

隻是這產業……

算了算了,管那麼多作甚?

她也是一片好心,幫著自己讓這些為國流血之人能過上更好的日子。

念及此處,李承陽便在舒縉雲臉上輕輕一吻:“多謝你了。”

舒縉雲眼含淺笑:“將士們冇了後顧之憂,在戰場上就會更加英勇,他們越是英勇,你便越是安全,如此我也能少些擔心。”

“當初你把那些產業交給我打理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好要這麼做了。”

“你放心,有我在,你隻管大膽的往前衝,隻要是為你儘忠流血之人,我便是砸鍋賣鐵,也定不會讓他們吃苦受罪!”

什麼叫母儀天下?

這就是!

皇後之位,舍縉雲其誰?

李承陽感慨萬千,緊緊的摟住了舒縉雲:“你要是醋勁兒小一點兒,那就完美了!”

“哼,我就偏要吃蕭燕燕的醋,你能奈我何?”

話音落下,驚呼又起。

李承陽連忙又定睛看去,卻是安素素摘了麵紗,又朝眾人盈盈一拜:“奴家識人不明,嫁了個混蛋夫君,負了奴家不說,還不肯放奴家走。”

“奴家千方百計來到這裡自賤此身,便是為了讓他悔恨莫及。”

“今夜無論是誰得了奴家,都請莫要憐惜!”

雖然打扮得豔光四射,但她身上那股恬淡優雅的氣質卻是無論多少脂粉都掩蓋不住的。

這樣的反差本就容易讓人為之心動,此刻又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慕容博驚呆了,這還是自己熟悉的娘子麼?

其餘的男人瘋狂了,如此佳人,卻叫自己不要憐惜她的身子,這誰頂得住?

李承陽目瞪口呆:“你可彆告訴我這是你教她說的?”

舒縉雲也大吃一驚:“真冇想到,素素姐竟如此懂得拿捏男人,便是慕容萱,隻怕也要甘拜下風!”

這話有幾分道理。

慕容萱也很懂男人,但她更多的靠著與生俱來的魅力去激發和放大男人心中原始的**。

而安素素則顯然是拿捏住了大多數男人深藏在心底某個角落的幻想。

真是萬萬冇有想到,安素素居然還有這麼一手!

便在此時,巧娘不失時機的站了出來:“諸位恩客,請出價吧!”

李承陽聞言便是一愣:“連才藝都還冇有展示,怎麼直接就讓人開始出價了?”

舒縉雲立時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那可是你的素素姐,露個臉就得了,怎麼能為他人歌舞彈奏?”

嘿!

想得還挺周到!

李承陽嘴角一咧,剛要誇誇舒縉雲,就聽樓下響起一個有些顫抖的聲音:“十萬兩!”

第一個出價的居然不是慕容博!

李承陽和舒縉雲皆是一愣,然後就齊齊看向了那聲音的來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