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79章 奇醜無比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自從認識王微菡之後,還從未見過她如此強勢。

不但堅決把李承陽留在了長生殿,還讓人做了個架子把他的腰給固定住。

任由李承陽嘴皮子都說破了也不讓他取下來,搞得李承陽走起路來僵硬得很,那姿勢幾乎就跟大著肚子的安沐兮一模一樣。

未免遭人笑話,除了內急,他乾脆就賴在床上不下來了。

好在天天都有人來陪他說話逗悶玩遊戲,就連嶽銀瓶都不往外跑了。

這樣的感覺很是不錯,讓他感受到了家人的溫馨和關懷。

但蕭燕燕和舒縉雲還是不對付,明裡暗裡的總要爭個輸贏,李承陽為此很是頭疼。

到得第六日,他終於想到了一個或許能讓這兩人鬥個痛快又不至鬨出什麼大亂子的法子。

於是在大夏天子不甚傷了龍腰的第七日,一項偉大的發明終於現世!

“八萬!”

“碰!”

“陛下且慢,臣妾和了……哈哈,給錢給錢!”

“你怎麼又和了?”

李承陽眉頭大皺,艱難的伸長了脖子看向對麵:“你是不是詐和啊?”

嶽銀瓶樂得嘴都合不攏了:“你看你看,這不是剛好七對一模一樣的麼?嘻嘻,我和姐姐長得一般模樣,就該和這……這……”

坐在她身側的嶽安娘微微一笑:“巧七對!”

“對對對,就是巧七對!”

這都能扯上關係?

李承陽罵罵咧咧的掏出幾個籌碼扔了過去:“你跟朕有仇啊?逮著朕一個人薅,你倒是讓她們倆兒也出點兒血啊!”

坐在他右手側的蕭燕燕笑而不語,輕輕一推身前竹牌:“再來!”

坐在他左手側的舒縉雲卻是眉頭緊皺:“安娘,你快幫我看看,我是不是也可以和這八萬?”

嶽安娘伸過頭投去看了一眼,便是一聲驚呼:“哎呀,這不是清一色麼?!恭喜陛下,一炮雙響!”

這有什麼好恭喜的?

舒縉雲驚喜萬分的將自己的牌推給李承陽看。

還真他孃的是清一色。

李承陽又罵罵咧咧的扔出幾個籌碼:“你們等著,等朕養好了腰,給你們來個一炮三響!”

嶽安娘立時紅了臉:“陛下,臣妾又冇有下場,關臣妾什麼事?”

“哼,若不是有你這個狗頭軍師,她們倆兒能這麼厲害?”

話音剛落,十三便走進殿來:“陛下,諸葛丞相、顏太傅、蔣大人、孟大人、季大人和馮大人皆有奏疏,北涼王、霍將軍和於大人、辛將軍也有信到。”

“撿重要的念!”

十三就是一愣,她哪裡知道哪個重要哪個不重要?

舒縉雲莞爾一笑:“先念北涼王和霍將軍的。”

十三連忙從一堆文書中找出嶽鵬舉的。

“啟奏陛下,日前陛下令臣著人勘察地形,臣已著手去辦,又得五大人回信,藏於基羅國之教廷蠻兵已獲千餘人,唯其首腦,甚為狡猾,或已逃出基羅。”

“另,北涼諸軍皆已改編,按陛下之意分為營連排三級,各設軍、政兩長,皆由長林健兒出任,效果甚佳。”

“其餘雜事,一如既往,各項政務,推行順利。”

“臣聞陛下不甚傷及龍體,還望陛下以龍體為重,萬歲萬歲萬萬歲!”

就喜歡嶽鵬舉這種乾脆利落,廢話不多的。

李承陽嘴角一咧,大手一揮:“這把牌好,看朕大殺四方,告訴嶽鵬舉,諸事不必操之過急,務以北涼百姓為重。”

蕭燕燕臉上立刻露出喜色:“我的牌也不錯哦,陛下可要小心了!”

唸完了嶽鵬舉的信,十三又開始念霍去病的,他比嶽鵬舉還乾脆,竟是隻有六句話。

“陛下放心,漠北將平,區區腰傷,不足為懼,末將歸來之日,陛下發威之時!”

李承陽哈哈大笑:“朕有冠軍侯在手,必能殺得爾等片甲不留……幺雞!”

舒縉雲朱唇輕啟:“碰,七筒……再念辛將軍的。”

十三的聲音再度響起:“啟稟陛下,瑰霜女皇時日無多,花剌子國三位皇子兩位公主皆有拉攏末將之意,還請陛下定奪!”

李承陽沉吟片刻:“於謙怎麼說?”

十三連忙找出於謙的信:“啟奏陛下,先前和親一事,瑰霜女皇及其臣下所選之女皆非王室之佼佼者,足可見花剌子對我大夏隻有敬畏之心,並無歸附之意。”

“日前棄疾來信,提到花剌子國王位繼承一事,臣以為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當擇其庸者以為我之傀儡,如此可圖之。”

“臣鬥膽進言,可令辛將軍大力支援瑰霜女皇之孫索拉婭公主繼承其位。”

“此女美而不慧,嬌而無功,若其繼承花剌子王位,其政必廢,其國必亂,屆時我大夏便可趁機收服民心,一統西陵。”

李承陽樂了:“辛棄疾的問題這不就解決了麼?”

蕭燕燕微微蹙眉:“你們怎麼這麼壞?老實交代,你們當初是不是也這麼算計過北涼和我?”

李承陽又笑出聲來:“彆動,碰!九條,嘿嘿,朕可是聽牌了喲,馮懷英有什麼事?”

十三又開始找馮懷英的奏疏,舒縉雲卻在此時微微一笑:“我也聽牌了喲。”

“啟稟陛下,姬氏一乾人等已羈往晉陽,昭王府上下皆在關押,然淩波郡主頗為不服,數次請見陛下,臣鬥膽上問,見不見?”

李承陽直接大手一揮:“不見,念諸葛丞相的。”

十三嗯了一聲,立刻捧起一冊奏疏。

是的,彆人都是一張紙,就他是一冊!

“臣本布衣,躬耕於陽縣,苟全性命於此世,不求聞達於諸侯。陛下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親顧臣於賊船之中,教臣以當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許陛下以驅馳。”

“再見陛下,受任於興旺之際,奉命於盛世將臨,舔居大夏丞相之職。”

“先帝識人甚明,故臨崩寄陛下以大事也。”

“臣聞陛下受命以來,夙夜憂歎,恐托付不效,以傷先帝之明;而內外征戰,南攻北伐。今百越已定,北涼懾服,扶餘歸夏,百濟臣,新羅貢,大夏之興,指日可待。”

“此陛下所以報先帝而儘天子之職分也。”

“忽聞陛下欲建造大船,尋物於遠洋之外,臣斟酌損益,鬥膽進言……”

洋洋灑灑千餘字,越往後越拗口,十三念得頭大。

李承陽更是聽得目瞪口呆,連牌都忘記打了。

好不容易聽完了,方纔楞楞的看向嶽安娘:“你聽懂了麼?”

嶽安娘掩嘴輕笑一聲:“聽懂了,丞相的意思是大夏物產豐饒,周邊之國也都已俯首,大夏所需之物或可自產,或可以貿易得之,不必勞民傷財,建造大船出海去尋。”

“他還提了一嘴長生之說,虛無縹緲,陛下應該以江山社稷為重,不應追求此等荒謬無稽之事。”

李承陽這下聽明白了,然後就是一聲苦笑:“丞相什麼都好,就是他這風格跟如今的朝廷有些不搭,幾句話的事兒,寫這麼一大篇文章,朕還以為他要撂挑子不乾了呢!”

蕭燕燕也笑了:“你手下能人無數,要是不喜歡這個,送到北涼去如何?”

李承陽白了她一眼:“丞相乃國之棟梁,朕之臂膀,你敢動朕臂膀,朕就脫你衣裳!”

蕭燕燕竟是一挺胸:“你脫你脫,脫完了記得把這人送去北涼!”

舒縉雲立時冷哼了一聲:“厚顏至此,世所罕見!”

蕭燕燕毫不在意:“在座諸位,誰冇被他脫過?你我一丘之貉,誰也彆說誰!”

這已經屬於傷敵八百,自損一千了。

李承陽尷尬一笑:“好了好了,丞相這奏疏暫不批覆,稍後朕當麵跟他說,蔣琮八成又是哭窮,不必理他,念念顏太傅和季明傑的。”

“啟奏陛下,花剌子欺我大夏,所選和親之女奇醜無比,老臣憤慨,懇請陛下將之逐出長安,永世不得再入吾境!”

“啟奏陛下,花剌子欺我大夏,所選和親之女不知禮節,且奇醜無比,微臣憤慨,懇請陛下將之逐出長安,永世不得再入吾境!”

兩道奏疏如出一轍,李承陽哭笑不得:“這他麼商量好的吧?”

舒縉雲撇了撇嘴:“要不讓牡丹去鴻臚寺看看,是不是真的奇醜無比?”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