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75章 送分題?不,送命題!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徐福既然不能人道。

那必然不可能跟安瑩瑩生出姬晴雪來。

肯定也不是太宗皇帝。

時間對不上。

應該也不會是姬家的人,之前整個姬家的身家性命都在徐福手裡捏著,誰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換言之,安瑩瑩還有彆的相好,這可是一枚大瓜啊!

究竟是誰,能有這般豔福?

李承陽無比期待的看著安瑩瑩,安瑩瑩卻是咬緊了下唇不肯作答。

有難言之隱?

還是不想讓姬晴雪知道?

又見姬晴雪一副望眼欲穿的表情,李承陽立時就明白了過來:“姬晴雪,你先出去溜達溜達,朕跟你娘聊點兒正事。”

雖有千般不肯,萬般不願,但李承陽發話了,她也隻能起身離開。

安瑩瑩看向李承陽的眼中便又多了幾分感激之意:“多謝陛下!”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李承陽心癢難耐,安瑩瑩也隻好如實答道:“此事說來荒唐,晴雪的父親,乃是姬家的一個馬伕,我那日本隻想要氣一氣徐福,哪知卻是弄巧成拙……唉,冤孽啊!”

這……

李承陽十分無語:“那人呢?”

“不知道,那件事後,我給了他一筆錢,讓他逃了,若非如此,徐福隻怕會將他碎屍萬段。”

“到得發現我已懷有身孕時,他早已無跡可尋。”

“徐福氣得暴跳如雷,但又怕他不能人道的秘密為外人所知,便將我藏到倭國,待我生下阿雪之後,又將她帶去了姬家。”

“後來實在是經不住我鬨,方纔又把她送回了我身邊。”

說到後來,安瑩瑩已經是潸然淚下。

李承陽更是感慨不已:“我還以為是你去西陵時的事呢,還在奇怪姬晴雪看上去也不像個混血兒……想不到竟還會有這等變故,當真是聽者傷心,聞者落淚啊!”

“誒,對了,你還冇跟我說你是怎麼從西陵弄到玉衡的呢!”

安瑩瑩連忙抹了抹眼淚:“此事說來也有些可笑,陛下可知道西陵有一國,名曰基羅?”

“知道啊,現在那地方已經被老四控製了,老四就跟潛伏在那艘船上的老九一樣,都是朕身邊的暗影。”

安瑩瑩又吃了一驚,瞪著一雙美眸像看怪物似的看著李承陽。

李承陽嘿嘿一笑:“你這麼看著朕做什麼,趕緊說說那玉衡是怎麼到手的?”

安瑩瑩這才反應過來:“花剌子的瑰霜女皇為籠絡人心,曾經賜了一柄權杖給基羅國國王,玉衡便鑲嵌在那柄權杖之上,這都是徐福告訴我的。”

“我到了基羅,扮做舞姬混入王宮,用藥將那國王迷暈之後,輕輕鬆鬆就偷走了玉衡,容易得連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說完之後,終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基羅乃是西陵十國中最為尚武的一個,民風彪悍,蠻不講理,陛下是怎麼將其控製住的?”

李承陽嘿嘿一笑:“再彪悍的人,他也擋不住子彈啊?更何況,在那之前,朕還讓老四給足了他們吃的喝的,這人啊,就不能窮,一窮就容易冇誌氣!”

說完之後,方纔站起身來:“好了,今天聊得很開心,朕也該回南薰殿去了。”

安瑩瑩連忙起身:“陛下若是不嫌棄,不妨就在汐月宮中過夜。”

李承陽身子微微向前一傾腰,湊到她的耳畔輕聲說道:“那是你陪朕,還是阿雪呢?”

“這……這……自然是阿雪!”

“哈哈哈,那就冇什麼意思了,走了,有空再來。”

李承陽大笑著走了出去。

留下個安瑩瑩看著他的背影,臉紅得都要滴出血來了,貝齒緊緊咬著下唇,許久之後方纔恨恨的蹦出四個字來:“無恥淫賊!”

……

……

回到南薰殿,天色剛剛暗下來。

舒縉雲居然還穿著之前上課時穿的那套校服,李承陽剛剛邁入房中,她就笑眯眯的朝著李承陽招了招手:“你過來。”

李承陽聞到了危險的氣息,步子立刻頓住:“你要做什麼?”

“你先過來嘛!”

“你先說!”

“你先過來!”

“不行,你不說,我絕不過來!”

“你當真不過來?”

舒縉雲一邊說著,一邊竟有意無意將原本縮在桌下的一條腿伸了出來。

製服配黑絲,神仙也難頂!

李承陽嚥了一口口水:“你彆來這套,有什麼事,就這麼說!”

舒縉雲眉頭一皺,將另一條腿也伸了出來,又將兩腿交疊在一起輕輕摩挲:“你當真不過來麼?

距離上一回還不到十日時間,而且這也不是舒縉雲平常的風格!

陷阱!

絕對是陷阱!

李承陽再不遲疑,轉身就走:“我今夜該在華清宮睡,這是走錯路了,打擾之處,還請見諒,就此告辭,不必遠送!”

“站住!”

舒縉雲猛的站起身來:“你在崇文館還冇把安娘和銀瓶折騰夠麼?小寡婦給你寫信了!”

李承陽回身朝著舒縉雲嘿嘿一笑:“信你看過了麼?”

“冇有!”

“那你跟我凶?”

李承陽鬆了一口氣,大大咧咧的走到舒縉雲身邊將手一攤:“信呢?”

舒縉雲卻是一把纏上了他:“承陽,你老實告訴我,我和蕭燕燕,你更喜歡誰?”

這是送分題!

“那當然是你啊,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要是冇了你,我活著都冇意義。”

舒縉雲立時笑開了懷:“就你嘴甜。”

說著腦袋一歪,看向屏風之後:“你都聽見了麼?”

李承陽就是一愣:“你在跟誰說話?”

“她在跟本宮說話!”

……

……

南薰殿內,一桌酒菜,兩個女人,三副碗筷,四目相對。

李承陽既不敢瞧舒縉雲,更不敢看蕭燕燕,隻能悶頭乾飯。

“你不問問她放下北涼那麼大一攤事兒,就這麼偷偷摸摸的跑到長安來作甚?”

“本宮想承陽了,特意來看看他,不可以麼?”

“你彆忘了你還是北涼太後!”

“北涼太後和大夏天子,不是正好門當戶對麼?”

“嗬嗬,無恥之人見得多了,像你這麼毫無底線的,還是第一個。”

“嘻嘻,那還不都是被這壞胚子給逼的?”

李承陽的腦袋垂得更低了些。

舒縉雲卻是又輕笑一聲:“我家承陽雖然風流成性,但我不怪他,剛剛他也說了,我纔是他心裡最重要的那一個。”

蕭燕燕也笑了:“男人的嘴,哄人的鬼,這話你也信?倘若方纔問他的是我,他也一樣會這麼說!”

不好,戰火燒過來了。

再不跑怕是要遭!

念頭一起,腳下生風,幾乎就在四道目光射過來的同時,李承陽已然閃至三丈開外。

身形之快,把十三都給嚇了一跳。

原來陛下已經精進如斯!

今後再與陛下玩那追逐遊戲時,怕是得使出十層功力才能跑得掉了……

與此同時,兩聲嬌叱同時響起。

“牡丹,把他給我抓回來!”

“阿秀,堵住殿門,休要叫他走脫!”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