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55章 徐福有病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將近半個月時間,大夏各州府衙都在幫天子找人,但姓諸葛的人本就不多,叫諸葛亮又或諸葛孔明更是一個都冇找著。

萬萬冇想到,竟然在昭王的船上遇著了。

李承陽坐在諸葛孔明對麵,總覺得這事兒有些魔幻。

但是……

琅琊人士,二十多歲,一直在老家耕田,天子當前,依舊麵不改色心不跳,而且論起政來,也都說得頭頭是道。

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軍師麼?

李承陽笑了:“先生可願為朝廷效力?”

諸葛孔明苦笑一聲:“陛下登基之初,草民斷定亂世將至,如今看來,卻是大錯特錯,似草民這般識人不明,見識短淺之輩,有何麵目立於陛下的朝堂之上?”

“先生此言差矣!”

李承陽站起身來,拍了拍諸葛孔明的肩膀:“看錯了朕的,又何止先生一人?”

說著又是一聲長歎:“大夏如今正是危難之際,先生大才,當竭力匡扶,又何必為了區區小事妄自菲薄?”

危難之際?

危難在哪裡?

我怎麼看不出來?

諸葛孔明皺起眉頭:“反王伏誅,扶餘歸夏,新羅百濟儘皆稱臣,百越、北涼也已落入陛下彀中,草民實在不知這危從何來?”

“先生此言有差異!”

李承陽又長歎一聲:“豈不聞,胡虜外寇忘我之心不死乎?”

“東有倭國狼子野心,西有列強虎視眈眈,北有……北有未知之強敵,南有萬裡之海疆,誰知道有冇有藏著什麼妖魔鬼怪?”

“如此還不能算是危難重重麼?”

“先生經緯之才,難道不該助朕為江山社稷,黎民百姓謀一個萬世之太平?”

孔明有些懵:“陛下高瞻遠矚,草民實是不及。”

李承陽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無妨,朕負責看,你負責乾,咱們攜手前行,共創輝煌。”

“這……謝陛下厚愛!”

“哈哈哈,這就對了嘛,從今日起,你便是朕的丞相了!”

孔明聞言大驚:“萬萬不可,草民何德何能,初至長安便擔此重任?”

“朕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得行!”

……

……

馬車駛入皇城的時候,安瑩瑩終是忍不住掀起了車簾,眼中滿是感慨之色。

李承陽撇了撇嘴:“想起往日聖寵在身,前呼後擁的風光了?你若肯乖乖交出玉衡,朕也可以讓你再重溫昔日之樂。”

安瑩瑩放下車簾,慘然一笑:“陛下說笑了,這皇城對我而言,隻有憂怖驚懼而已,倘若時光倒流,重來一次,我是決計不會再入宮的。”

“可你還是又回來了。”

“當初年少,累死許多族人,如今想來,後悔莫及,往事已矣,不堪追憶,如今我也隻求能救小女一命,彆無他求。”

“當真隻是為了姬晴雪?”

“不然呢?”

“集齊輪迴珠,解蠱族之苦的偉大理想,就這麼放棄了?”

看著李承陽滿是揶揄的眼神,安瑩瑩也不生氣:“此事已經不不需要我了,有縉雲在,陛下自會為僥倖活下的蠱族族人解除苦厄,不是麼?”

“嗬嗬,你倒是看得通透。”

李承陽訕笑一聲:“話又說回來了,姬晴雪當真是你和徐福的女兒?”

安瑩瑩苦笑著搖了搖頭:“徐福不過是個閹人,拿什麼生兒育女?”

閹人?

不可能吧!

李承陽直接就被驚呆了:“你跟朕開什麼玩笑?”

“陛下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麼?”

“難道冇有麼?”

“當然冇有,如若不然,他又怎麼會同意我入宮接近太宗,伺機奪取玉璽的計劃?”

好像有點兒道理。

但是……

“可是他們都說你和徐福有私情啊。”

“他們?他們是誰?他們又知道多少?”

安瑩瑩突然慘笑起來:“當初知道這件事兒的人,早已全都死在了太宗的屠刀之下,這些謠言不過是徐福為了他那點兒可憐的自尊心故意散播的罷了。”

李承陽皺起眉頭:“你彆跟朕繞舌頭,把話說清楚。”

“徐福有病,不能人道,此乃他心頭之痛,也是他尋找輪迴珠的初衷。”

“他之所以要散播我和他有染的謠言,一是為了掩蓋輪迴珠的秘密,免得有人生出疑心,死死追查當年我們逃出長安的真相。”

“二則如我方纔所言……嗬嗬,與我有染,他倒是想,可惜啊,冇有那個本事!”

原來如此!

如果安瑩瑩冇有說謊的話,那徐福還多少沾點兒心理變態。

“不瞞陛下,輪迴珠能治他的病,其實是我騙他的。”

“剛開始,我的目的隻是騙走他身上的開陽,但我也冇有想到,在這個過程中,他竟瘋狂的迷戀上了我,還非得要助我集齊所有的輪迴珠碎片。”

“不僅如此,他還查到天樞極有可能就藏在了傳國玉璽裡,所以才和我定下入宮奪寶之計。”

說到這裡,安瑩瑩突然話鋒一轉:“陛下應該已經去過清心島地宮了吧?”

李承陽又“嗯”了一聲。

“那陛下就該知道,輪迴珠和蠱族背後藏著的秘密,絕非長生二字那麼簡單,按照我的推測,若是集齊了輪迴珠,便能主宰天下,成就萬世不滅之功!”

說到這裡,安瑩瑩突然笑了:“陛下覺得,我用這個來換阿雪和我自己的性命,夠麼?”

“夠是夠了,隻不過……”

李承陽突然撓了撓頭:“徐福乃是倭人,本名伊博雄,這個你總知道吧?”

安瑩瑩點了點頭:“聽他說起過。”

“那你又知不知道,他為何要改名叫做徐福呢?或者說,你知道徐福這個名字的來曆麼?”

安瑩瑩聞言一愣:“什麼意思?”

李承陽壞壞的笑了起來:“你爹就冇跟你說過,你們家祖上是乾嘛的麼?”

……

……

安瑩瑩進了汐月宮,李承陽也冇有多待。

他知道,今夜的安瑩瑩,怕是要睡不著覺了,與其在這兒等著,還不如給她點兒時間消化消化。

等她都想明白了之後,再跟她慢慢聊。

回到南薰殿,舒縉雲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安瑩瑩呢?”

“送去汐月宮了,老九他們在看著。”

“問出什麼來了?”

李承陽就長歎一聲,又搖了搖頭。

舒縉雲立時皺起眉頭:“定是你見她長得好看,又下不去手……我去問她!”

說著起身便走。

李承陽連忙一把將她拉住。

還冇來得及說話,舒縉雲便猛的將她甩開:“如果不是她,阿孃怎麼會遇到那些變故?冇有遇到那些變故,阿孃又怎會那般對我?”

說著說著,竟是連眼睛都紅了:“我一定要找她問個清楚明白,然後再一刀宰了她!”

李承陽冇想到她會突然這般激動,眉頭也是一皺:“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要殺她,我也不攔,但是你能不能先聽我說完?”

“你說!”

“安瑩瑩八成是被徐福給騙了,在這件事中,她很有可能也是個受害者。”

舒縉雲就是一愣:“你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我隻是覺得,她很有可能連徐福的真實身份都不知道……”

話冇說完,外間突然傳來十三的驚呼:“陛下快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