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31章 不娶她,難道娶你?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堂堂大夏天子,居然為了和親跪了北涼太後!

雖是單膝,卻也是大禮!

要知道眼下這局勢,可是大夏占儘上風,但這暴君還是跪在了太後身前。

冇能聽清李承陽說了什麼的北涼群臣立時沸騰了起來。

一個個興奮得就像是出門撿到了金元寶似的。

蕭燕燕卻是被李承陽這一句話給驚呆了。

承天殿上,百官麵前,他竟以天子之尊做出這般舉動,驚愕半晌,突然驚醒:“你快起來,你是大夏天子,怎可跪我?”

李承陽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求婚嘛,都是這樣的,冇什麼了不起的,你若不習慣,快些答應就是。”

話音一落,耶律洪突然便蹦了起來:“萬萬不可,李承陽你這暴君,莫要欺人太甚!”

方纔還一個勁兒讚成和親的小皇帝突然反悔。

北涼群臣皆是一愣。

然後又開始勸耶律洪,說來說去也就是些不可意氣用事,親情雖重,但亦不能因此誤了國事之類的話。

個個慷慨激昂,句句振聾發聵。

耶律洪不過是個五歲孩童,如何抵得住這般攻勢?

心急之下,竟是哇的一聲出來。

他一哭,蕭燕燕臉上又現出幾分猶豫。

李承陽頓時火起:“閉嘴,你若壞懷了朕的好事,朕待會兒就一把火燒了你這承天殿!”

說著又可憐巴巴的看向蕭燕燕:“你看,朕跪也跪了,求也求了,你若不允,朕這麵子就丟大發了,為了保住大夏皇族之尊嚴,就隻能將今日在場之人殺個乾乾淨淨了。”

話音一落,十三立時唰的一聲抽出腰間長刀。

見她拔刀,嶽鵬舉隻當有變,也連忙舉起了右臂,原本侯在殿外的長林精銳立時湧入。

方纔還一團和氣,突然就劍拔弩張。

北涼群臣又是懵逼又是生氣,都怪龍椅之上那個小皇帝,毛都冇長齊,瞎摻和什麼?

儘管心中有氣,但卻也都瞬間安靜了下來。

蕭燕燕又把下唇咬得更緊了些,一臉哀怨的看著李承陽:“你這到底是求婚,還是逼婚?”

李承陽嘿嘿一笑:“燕燕若答應,便是求婚,燕燕若不答應,那朕說不得便要逼上一逼了。”

“你臉皮這麼這麼厚?”

“你才知道?”

“哼!”

“朕膝蓋有些疼了,你到底答不答應?”

“我若不答應,你帶如何?”

李承陽撇了撇嘴。

十三就揮了揮刀。

雖然聽不清二人的對話,但群臣卻是看得見十三的動作。

心底紛紛疑惑不已,太後這到底是怎麼了?

雖說太後年紀也不大,但以往展現出來的智慧和膽魄卻是令這些人欽佩的。

而且她為了保住北涼社稷,不惜以身飼虎,用自己的美色迷住了大夏的皇帝,怎麼遇到這般好事,反而猶豫起來了?

瞧那樣子,大夏皇帝似乎還在以武力相威脅!

這不合理啊!

難道是太後吃醋了,不願讓北涼皇族公主嫁於夏朝皇帝?

念頭一生,群臣立時又激憤了起來。

耶律延再次帶頭下跪:“太後切不可因一己之私毀了這大好姻緣啊!”

蕭宏光也做如是想:“萬望太後以大局為重,快些應承下來吧!”

其餘眾臣也紛紛附和。

李承陽哈哈大笑:“誰說北涼無良臣?這滿朝文武,何人不賢,哪個不智?”

蕭燕燕又是羞澀,又是氣惱,惡狠狠的看了一眼嬉皮笑臉的李承陽,又瞄了一眼已經連哭都哭不出來的耶律洪。

終是狠狠的一咬銀牙,猛地從李承陽手中奪過那枚戒指,恨恨的說道:“本宮允了!”

話音一落,耶律洪又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殿上群臣卻是大大鬆了一口起,然後又齊聲稱頌:“太後英明,百姓之福!”

李承陽也笑嗬嗬的站起身來,一把捏住蕭燕燕的玉手:“來來來,咱把程式走完,朕為你帶上婚戒。”

見他抓住了蕭燕燕的手,又溫柔無比將那戒指往蕭燕燕的手指上套。

雖不明其意,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也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勇氣,耶律延竟出聲斥責到:“皇帝陛下請自重,和親之議繼承,太後便是陛下之長,皇帝陛下豈可如此無禮?”

說著又想起他早就已經是太後的入幕之賓,臉上又現出幾分尷尬:“不論以往如何,皇帝陛下今後不可再與太後拉拉扯扯。”

李承陽有些驚訝的看向他:“你不是極力讚成兩國和親的麼?而且這殿上之人,就屬你勸得最為賣力!”

說著又將蕭燕燕已經帶上戒指的右手輕輕一抬:“眼下婚約已成,燕燕將成朕妻,怎麼反而還不能與朕親近了?”

耶律延就是一愣。

然後就意識到了什麼,一張老臉瞬間漲成了豬肝色,聲音也顫抖了起來:“你……你……你說的和親,是你迎娶我北涼太後?”

李承陽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不然呢?難道娶你啊?”

緊接著又是麵色一變:“你們剛剛可都說了,這是一樁大好姻緣……你們誰敢出爾反爾,朕便讓他知道什麼叫殘忍!”

話音落下,群臣愕然。

片刻的沉默之後,耶律洪終於又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蠢貨,你們這群蠢貨,你們還朕母後,還朕母後!”

……

……

北涼皇宮,太後寢殿。

蕭燕燕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真是氣煞本宮了,他這到底是求婚,還是逼婚?”

阿秀也瞪著美眸:“這人也真是的,跪了跪了,還說那些狠話作什麼,難道我北涼群臣會是那出爾反爾之輩麼?”

這叫什麼話?

蕭燕燕狠狠的白了她一眼:“你胳膊肘到底往哪兒拐的?”

阿秀連忙賠上笑臉:“那自然是朝太後這邊拐的,奴婢生是太後的人,死是太後的死人,那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幫著外人說話的。”

“那好,你現在就去告訴暴君,本宮不嫁!”

“那怎麼行!”

阿秀大吃一驚:“太後都答應他了,咱可不能做那出爾反爾的小人!”

“你還說你不會幫外人說話?”

“這……太後啊,奴婢覺得吧,小暴君眼下也不算是外人了,反倒是如何對付他身邊那些個女人,咱們得合計合計,尤其是那個叫舒縉雲的。”

“太後,奴婢都想好了,奴婢跟太後一起去長安,想法子讓我家去病把羽林軍給捏在手裡,那咱就誰也不用怕了。”

阿秀說得十分認真。

蕭燕燕卻是長歎一聲:“你這腦子啊,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找個郎中看看,是不是有身孕了吧。”

阿秀就是一愣:“奴婢不明太後之意。”

“本宮之前也不明白,但現在卻是有些懂了。”

蕭燕燕的眼角突然現出一絲連她自己都不曾察覺的笑意:“那惡賊說過,這女人啊,一孕傻三年!”

話音剛落,李承陽就大搖大擺走在了進來:“你們在說哪個惡賊啊?”

蕭燕燕立時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說的便是你這個惡賊……咦,你那個凶巴巴的女護衛呢?”

李承陽坐到她身邊,大手不老實的摟住盈盈一握的腰肢:“朕身邊眼下就她和老嶽這麼兩個親人,所以讓她跟著老嶽去你家了……唉,也不知道嶽父大人對朕準備的禮物是否滿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