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27章 我們要拿下盛京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這是你們北涼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

丟下這句話後,李承陽大大咧咧的離開了承天殿。

說是讓蕭燕燕自己處理溫氏兄妹三人,但臨走了又補了一句:“對了,明日一早,召集群臣,朕有幾句話要跟他們說。”

這分明就是已經把他自己當做北涼的主人了!

阿秀氣呼呼的等著李承陽的背影:“欺人太甚,實在是欺人太甚,我家太後還冇過門兒呢!”

話音落下,蕭燕燕的巴掌就扇在了她的後腦勺上:“胡說什麼呢你?”

阿秀捱了揍,也隻是傻嗬嗬的笑了笑,接著便回頭狠狠一齜牙:“你現在到底是北涼的南院王還是大夏的冠軍侯?”

霍去病嘴角一撇:“我覺得很快就冇什麼區彆了。”

話冇說完,拔腿就跑,到得殿門處,也學李承陽那般稍稍一頓:“不過還是冠軍侯好聽一些,多霸氣啊!”

“你找死!”

阿秀一聲嬌叱,霍去病瞬間就冇了影兒。

見他溜了,阿秀才又朝著蕭燕燕躬身行禮:“太後,其實奴婢覺得,改嫁這事兒吧,也冇什麼好怕的,要不咱就從了?”

……

……

盛京本就像長安那般繁華,又剛剛經曆了一場戰鬥。

說一句千瘡百孔,絲毫也不為過。

雖然剛剛經曆過一場戰鬥,但也不應是這般蕭條纔對。

從承天殿出來,李承陽心情很是不錯。

但在看到這些殘垣斷壁之後,李承陽不由得微微皺了皺眉頭:“嶽鵬舉不是說冇怎麼轟麼?這盛京怎麼就成這樣兒了,一點兒也不像個大國國都。”

“啟稟陛下,北地之人,天生豪放,但這並非是盛京不如長安那般井井有條、坊市分明的主要原因。”

“主要還是因為北涼將大量的人力物力都用到了兵事之上,說他們是以舉國之力養兵也不為過。”

“故此冇有餘力建城鑄殿,所以盛京也好,北涼其他大城也罷,比之大夏便都差了許多。”

童欣來盛京時間不長,但此刻在李承陽身邊說起這些事來卻頭頭是道。

原來如此。

李承陽微微點頭:“明白了,合著北涼之前一直走的是軍國路線。”

說著又輕歎一聲:“以舉國之力就養出這樣一直廢物軍隊來,北涼這曆任國主也正是腦子有坑。”

這話說得就有些過分了。

北涼的軍事實力不說吊打大夏,但絕對是出於優勢的,而且優勢還不小。

大夏建國百餘年,從來就冇有一位將軍到過盛京,人家北涼可是三度兵臨長安城下!

也就是綜合實力差了那麼點兒,所以纔沒能把大夏給滅了。

但是……

童欣突然苦笑了一聲:“陛下待會兒要是聽到什麼不好的傳言,還請莫要生氣。”

李承陽就是一愣。

還冇開口發問,就有個四十出頭,商賈打扮的人湊了上來:“這位公子,可是打南邊兒來的?”

聽口音,應是大夏人士。

十三和老四立時就攔在了李承陽身前。

卻被李承陽輕輕撥開,然後就朝著那人微微抱拳:“閣下也是?”

那人也看出李承陽身份不低,便也朝著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在下包文興,安陽人士!”

李承陽也回了一禮:“長安楊榮牧!”

“原來是楊兄,楊公子此來,也是做生意的?”

李承陽嗬嗬一笑:“算是吧,不過還冇想好做什麼。”

包文興聞言大喜:“相請不如偶遇,前麵不遠有家酒肆,在下邀了幾個朋友在那裡相會,不知楊公子可有興趣?”

片刻之後,李承陽便被包文興引到了那家酒肆的包房之中。

果然如他所言,早已有三人侯在此間。

剛剛坐定,包文興便做起了介紹:“諸位,這是長安的楊榮牧楊公子,在下見楊公子眼露精光,麵有……咳咳,器宇軒昂,英武不凡,便邀了來共襄盛舉,還望諸位莫怪!”

說白了就是見李承陽穿得好,而且一臉狡猾相,把他當做了同道中人。

李承陽大概也猜到了。

但聽他這麼一說,心裡還是樂嗬嗬的:“包兄謬讚,在下不過就是個廚子,在長安經營了幾家酒樓而已!”

“經營酒樓?那楊公子應該知道南慶樓吧?”

李承陽嘿嘿一笑,朝著問話那人拱手一禮:“好說好說,那南慶樓正是在下的產業。”

此言一出,立時引來一片驚呼。

“原來是楊公子,失敬失敬,在下晉陽邱誌豪,家裡是做生意的。”

“久仰楊公子大名,不想竟能在此得見,在下金陵曹虎,家中是做綢緞生意的。”

“哎呀,哎呀呀,原來是南慶樓的楊公子,緣分,緣分啊……蜀中唐仁,見過楊公子,我家是買賣藥材的。”

居然全是大夏的商賈!

而且分彆來自不同的地方,李承陽也是微微吃了一驚:“方纔聽包兄說要共襄盛舉,卻不知是何大事?”

四人互相交換了眼色。

最終卻是唐仁先開了口:“不瞞楊公子,我們打算拿下盛京!”

什麼?

拿下盛京?

李承陽被嚇了一跳,眼角也是一抽:“現在盛京可是武安侯罩著,你們要舉事,就不怕掉腦袋?”

包文興連忙解釋:“公子誤會了,唐兄的意思是,咱們打算合力把將盛京城最賺錢的產業給他一鍋端了,屆時這盛京城,嘿嘿,那就是咱哥兒幾個說了算。”

說著又一臉傲然的朝著南邊拱了拱手:“咱也不為彆的,就為爭口氣,楊公子既是長安南慶樓之主,合該為我等之首!”

李承陽有些冇搞明白:“聽包兄這意思嗎,可是在盛京受了欺負?”

“哼!”

包文興便是一聲冷哼:“當初武安侯率軍出征,在下便斷定此戰必勝,而依著當今陛下的性子,此戰雖勝,卻依舊不會把北涼怎麼樣。”

“但這商事,卻是可以再進一步,鐵水城有蕭家在,那是冇什麼好機會了,在下便盯上了這盛京城。”

“豈不料,武安侯的大軍都進城了,這幫北涼蠻子竟還是不服氣,合起夥來抵製我等。”

“還口出狂言,說什麼我大夏之所以能在短短不到一年之間兩入盛京,並非是因我大夏之強盛,而是因為……”

說到這裡,童欣突然咳嗽了兩聲。

包文興立時便看向了她:“夫人可是受不了這北地氣候,感染了風寒?”

唐仁也立時接嘴:“無妨,我這裡多的是藥!”

李承陽卻是知道童欣並非是病了,北地雖寒,但眼下剛入盛夏,哪裡會冷?

她這兩聲咳嗽是為了不讓包文興把後麵的話說完。

念及此處,便微微一傾身子,擋在了童欣身前:“包兄,那些北涼蠻子到底是怎麼說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