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25章 老公,他罵我!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蕭燕燕大吃一驚。

慌忙回首,便又聽得一聲痛呼。

接著就看見李承陽狠狠一巴掌拍在了耶律洪的屁股上。

耶律洪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但仍舊不休不止的罵著“暴君”、“淫賊”,諸如此類。

李承陽也是有些生氣了:“小東西,再不閉嘴,把你屁股打開花!”

耶律洪確實絲毫不懼:“便是殺了朕又如何?朕纔不懼你這惡賊,朕乃北涼皇帝,天命之人,豈可屈於你的淫威?”

“嗬嗬,好啊,那朕就把你帶回長安,再把你褲子扒了,讓你光著屁股遊街,讓全長安的小姑娘都來看看,北涼皇帝的屁股蛋兒長什麼樣。”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耶律洪像是被嚇住了,瞪大了眼睛滿是驚恐的看著李承陽。

“好了好了,堂堂一國之君,竟再次恐嚇一個五歲孩童,你也不怕傳出去被人笑話?”

蕭燕燕終於看不下去了,皺著眉頭步入殿中,又狠狠的白了李承陽一眼:“此處乃是承天殿,那是我北涼皇帝的龍椅,你能不能彆坐那裡?”

李承陽嘴角一撇:“龍椅算什麼,承天殿又怎樣?朕當初在這裡可是把北涼太後都……”

“你再敢胡說,本宮立刻死給你看!”

不等李承陽把話說完,蕭燕燕便惡狠狠的將其打斷。

李承陽又嘿嘿一笑,話鋒一轉:“朕能在此處與北涼太後擊掌為樂,亦能在此處將北涼皇帝徹底折服,這區區一把龍椅還坐不得了?”

聽他這麼說,蕭燕燕方纔長舒了一口氣:“坐吧坐吧,最好是坐出一身瘡來!”

說著又看向耶律洪:“還不到母後身邊來?”

耶律洪掙紮兩下,卻是掙不脫李承陽的大手,隻好委屈巴巴的看向蕭燕燕:“母後,這惡賊打……哎呦!”

“再敢叫朕惡賊,朕可真要把你帶回長安遊街去了!”

說著又懷笑著看了蕭燕燕一眼:“你記住了,今後見了朕,要叫亞父!”

此言一出,蕭燕燕和溫倩倩竟是同時羞紅了臉。

耶律洪先是一愣,接著又狂叫出口:“惡賊休想……哎呦……哎呦……母後救我!”

眼見耶律洪兩個屁股墩兒已經通紅一片。

溫倩倩終是忍不住了,又搗蒜一般磕起頭來:“幼童無知,陛下開恩!”

磕了幾個,又轉向蕭燕燕:“求太後看在洪兒與您親近的情分上,救救洪兒。”

蕭燕燕雖然也有些看不下去,但她知道李承陽這會兒打得越凶,耶律洪便卻是安全:“無妨,這小子素來無禮,你我下不去手,讓外人揍一頓也好。”

“外人?”

李承陽立刻就不高興了:“你說誰是外人?”

蕭燕燕哼了一聲,不理睬他。

李承陽又高高揚起手臂:“叫亞父!”

“不叫!”

啪!

“叫不叫?”

“就不叫!”

啪啪!

“到底叫不叫?”

“打死也不叫!”

“將此子綁了,帶回長安,扒了褲子遊街!”

十三立刻上前,從李承陽懷中一把拎起耶律洪。

然後,就聽得一聲悲痛無比的怒吼。

“亞父!”

李承陽哈哈大笑,又一指溫倩倩:“給你娘道歉!”

“我不!”

“來人呀,將此子綁了!”

“娘,朕錯了!”

耶律洪恨恨的說了一句,溫倩倩楞在了原地。

李承陽又是一陣大笑,接著又在耶律洪屁股上輕輕一拍:“這纔是亞父的好兒子嘛,找你娘去吧。”

被按著打了半天,終於得了自由。

耶律洪一個骨碌就從李承陽膝上滾了下來,又摸了摸自己的屁股,一邊穿褲子,一邊一瘸一拐的走向蕭燕燕。

來到蕭燕燕身邊,往她身後一藏,又露出半個腦袋,惡狠狠的瞪著李承陽:“今日朕被逼認賊作父,此等奇恥大辱,他朝定要加倍奉還!”

溫倩倩聞言大驚。

蕭燕燕也是柳眉微皺。

李承陽卻又嗬嗬一笑:“抓你去遊街!”

耶律洪立時就把腦袋縮回到了蕭燕燕身後,瞧那模樣,竟是將她當做了靠山。

溫倩倩看得心酸。

被押在一旁的溫祚卻在此時怒罵出口:“豎子,你親孃就在眼前,何故與這賊女人如此親近?”

李承陽立刻就看向了他:“你就是溫祚?”

“正是你爺爺我!”

李承陽也不生氣,朝著溫倩倩揮了揮手:“把你兒子帶走,接下來的事情,多少有些少兒不宜。”

跪在地上的溫倩倩便是一顫:“還請陛下饒了奴家兄長。”

“兄長?”

李承陽冷笑一聲:“當初他將那安德烈放入你寢宮中時,可曾想過他是你的兄長?”

溫倩倩聞言,嬌軀又是一陣顫抖,旋即又緊緊的咬住了下唇。

李承陽又揮了揮手:“你若不想走也行,就讓你兒子親眼看看朕是如何炮製他舅舅的,也好讓他對朕恨得更深一些,最好是今夜就拿著匕首前來刺駕。”

這已經是**裸的威脅。

溫倩倩再不敢遲疑,朝著李承陽又拜了一拜,起身走到蕭燕燕身邊:“洪兒,跟娘走!”

耶律洪自然不肯,又把蕭燕燕的大腿抱得更緊了些。

蕭燕燕就看向李承陽:“要不然,還是本宮帶他離開吧?”

“這裡是承天殿,溫氏兄弟謀奪的是北涼江山,蕭太後若是覺得連這種事都可以假手於朕,不如讓你背後那小兔崽子現在便擬招退位吧。”

……

……

耶律洪畢竟隻是一個五歲的孩子,溫倩倩一發力,又怎麼可能帶不走他?

待這母子二人離開,李承陽就從那龍椅之上站了起來,又朝著蕭燕燕笑嘻嘻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蕭燕燕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方纔走了過去。

卻也隻是坐在了龍椅左側的監國之位上。

李承陽又撇了撇嘴:“都跟朕深入交流那麼多次了,還是一點兒魄力都冇有,孺子不可教也!”

“哼,本宮懶得理你!”

蕭燕燕哼了一聲,又冷冷看向溫氏兄弟:“你們二人,可知罪否?”

溫儕滿是輕蔑的看了她一眼,連答都懶得答一句。

溫祚更是囂張無比:“身為北涼太後,卻跟大夏皇帝苟且通姦,你也有臉再來這承天殿?”

蕭燕燕勃然大怒:“我北涼之事,何時輪到你們扶餘指手畫腳?”

“嗬嗬,寡婦一個,破鞋一隻,也敢坐於朝堂之上,我看這北涼的國運,也就到這兒了。”

許是為求速死,溫祚是什麼惡毒便撿什麼說。

蕭燕燕被氣得滿臉通紅,胸膛起伏不已,但又不知該如何反駁。

無他。

自己的姦夫就樂嗬嗬的站在一旁,這還能說什麼?

他居然還在那兒傻樂!

蕭燕燕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猛的一扭腰肢,出口便是一聲嬌呼:“承陽,他罵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