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7章 拿你們釣魚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外麵亂成了一團。

第一次踏入暗影衛密室的李承陽也是一臉鐵青。

本以為後宮早已清理乾淨,卻不料還藏著這麼多燕王和太皇太後的眼線。

更令他氣憤的是,宮中密道,居然不止長樂門外那一條。

不,跟舒縉雲告訴自己的那些比起來,那根本就不是什麼密道,頂多算是個狗洞!

當初他也問過嶽銀瓶是怎麼逃出宮去的,嶽銀瓶告訴他,她知道長樂門下有條密道,還非常得意的說那是已故太子告訴她的。

現在看來,他們夫妻倆不過都隻是鑽了一次狗洞而已!

真不知道父皇這些年的皇帝的怎麼當的……

要不是舒縉雲良心發現,搞不好哪天突然從地底下鑽出來幾個人,把自己一刀剁了都有可能!

老實說,在舒縉雲坦白之後,他多少有些後悔,多少該留幾個暗影在身邊的。

但轉念一想,如果不是把包括十三在內的所有暗影都撒出去了,舒縉雲也不見得會將這一切都告訴自己……

煩躁,總之很煩躁。

經過關押林菀蓉的那一間時,下意識往裡看了一眼,卻見這位原本雍容華貴的麗人憔悴不堪,低垂著腦袋,早已不複往日風采。

但看向自己的眼神依舊透著嘲弄和不屑。

這樣的眼神讓李承陽很是不爽。

她該不會是以為自己不殺她,是因為在害怕什麼吧?

煩躁再次升級,李承陽便陰沉著臉走了進去:“林貴妃,多日不見,身子可還好啊?”

林婉蓉竟是直起了身子,似乎還想要保持她作為一個貴妃的氣度和尊榮:“本宮還等著看你被千刀萬剮,剝皮抽經,又怎麼會不好?”

“哈哈哈,可是朕已經正式登基,還娶了三個如花似玉的妃子,日子過得很是滋潤呢。”

李承陽便是陰冷的一笑:“而且你那窩囊廢兒子把燕王埋在長安的所有眼線都供出來了,朕已將他們一網打儘。”

“城西永平巷的藥材鋪,城北安樂巷的雲來客棧,城東門前有兩顆大槐樹的宅子,再加一個沁香閣的舒縉雲,朕冇有說錯吧?”

“舒縉雲比你聰明,她已經棄暗投明,宮裡跟燕王叔有點兒關係的,也都去見閻王爺了。”

“哦,對了,還有太皇太後那個老太婆,這會兒也冇法子再幫上你們什麼忙了,她也來了這裡,朕親自送來的,你想不想跟她說說話?”

林菀蓉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李承陽對此很是滿意,心情瞬間好了不少,但他覺得還不夠。

又上前幾步,半蹲下去,一把捏住林菀蓉的麵頰:“你說,朕要是把燕王叔抓回來,再當著他的麵把你扒光了吊在長安城門口,能不能氣死他?”

林菀蓉身子一顫,眼中閃過一絲懼色,但很快又變得如先前一般凶惡:“你敢!本宮畢竟是你父皇的妃子!”

“呸!”

李承陽便是狠狠一口啐在她的臉上:“你也配!”

“哈哈哈,李承陽,你怕了,原來你怕了,宏坤已經來了對不對?你鬥不過他,知道自己要完蛋了,就來拿本宮撒氣,對不對?哈哈哈,李承陽,你死定了!”

林菀蓉突然瘋狂的笑了起來。

李承陽皺了皺眉:“看來你是什麼都不知道啊,你不會以為朕的那位燕王叔真對你情深義重吧?老實告訴你,他已經逃去漠北了。”

瘋狂的大笑突然止住:“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朕把你兒子的頭砍了下來,在他臉上刺滿了字給燕王叔送了去,燕王叔直接就被嚇得夾著尾巴溜了。”

林菀蓉先是一愣,隨後一聲厲呼,張牙舞爪的撲向李承陽,卻又被縛住自己的鐵鏈緊緊拉住:“李承陽,你不得好死!”

李承陽哈哈大笑:“是不是很絕望?很憤怒?很傷心?”

“可那都冇用,你除了在這裡咒朕幾句不得好死,什麼也做不了!”

“李承陽,你殺了承基,宏坤不會放過你的!”

李承陽立刻逼到她麵前,惡狠狠的說道:“李宏坤已經跑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不可能,你殺了他兒子,他不會放過你的!”

果然如此!

李承陽笑了,笑得很是得意,卻又有幾分苦澀,父皇啊父皇,你這腦袋頂上,都能放羊了!

下一刻,狠狠的一記耳光扇在了林菀蓉的臉上:“賤人,朕已經為你的姦夫佈下天羅地網,所以朕現在不會殺你,朕要你親眼看著李宏坤像條狗一樣跪在朕的麵前搖尾乞憐!”

說完這句話,李承陽大笑著離開了暗室。

身後再次響起林菀蓉惡毒的咒罵,但在李承陽聽來,卻是舒心得很。

她罵得越凶,就越能證明她心裡已經冇底了。

看來經過這一次的清理之後,自己的身邊,終於徹底乾淨了!

走出密室的那一刻,明媚的陽光灑在了身上。

李承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抬頭望向岷關的方向。

那是長安城的北麵屏障,辛棄疾的一萬大軍和半個火器營,應該已經從太乙山出發,沿著山麓朝岷關進發。

而岷關之內,亦有張成在不停的接收安置著從北涼的行軍路線上撤回的難民。

他不敢讓這些人進城,而是讓張成把他們帶到了長安西郊的采石場做工,那裡有許多石灰窯。

已經被張成全部買下,每天都有大量的石灰被燒製出來,再由龍武軍運到長安城中,和源源不斷從各地買來的硝石、硫磺、木炭一起交給衛無忌的火器營。

經過半個月的準備,再加上剩下的這幾天時間,應該是足夠了。

現在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錢,大婚那天收到的賀禮,不到半個月就花了個精光。

戶部那邊,也基本上被掏乾了,之前大哥出征,耗費頗巨,父皇為了讓他在軍中立威,是下了血本的,卻不料……

總不能打完了這一仗,大家卻隻能在慶功宴上吃糠咽菜吧?

希望南門那邊,能再有些進賬。

而且若能趁機清理一下朝堂,為之後的恩科騰些位置出來,也是不錯。

李承陽想得一想,揮手叫來衛青:“去準備馬車,朕要你親自送三位娘娘出城。”

……

……

“我不走!”

嶽銀瓶第一個跳了起來:“我也習過武,上陣殺敵,冇有問題!”

李承陽眉頭一皺:“不許胡鬨,平日裡你想怎麼樣都行,但是這一次,必須聽朕的!”

話音剛落,嶽安娘竟是直接跪在了他麵前:“陛下,父親說過,嶽氏不絕,長安不破,臣妾也姓嶽!”

渺渺也是個性子烈的:“臣妾也不走,臣妾上不了陣,殺不了敵,但臣妾可以學陛下講的那位梁紅玉一般為將士們擂鼓助陣,陛下說過,她的出身跟臣妾是一樣的!”

李承陽有些無語,這怎麼辦?

便在此時,站在一旁的舒縉雲突然冷冷說道:“你們以為他是憐惜你們,怕你們給他陪葬?”

渺渺楞了一下,歪著腦袋問道:“難道不是麼?”

“傻姑娘,他是要拿你們當誘餌釣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