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20章 準備挨炮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2-04 06:15:09 源網站:Siluke

-

安城,新羅和百濟邊境上的重鎮。

和吳卓、老四還有霍去病不同,李承陽是從海上到的新羅。

所以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安城。

這他麼也能叫城?

還軍事重鎮!

李承陽收起單筒望遠鏡,又看了看身後他親自安排的炮兵陣地,突然覺得似乎有些小題大做了。

所謂的軍事重鎮,城牆高度也就一丈多一點兒。

連前些天的金城都不如。

真不知道修這城牆乾嘛,有這功夫,不如挖些地道,還能打打遊擊,再不濟也能往裡躲一躲。

李承陽把鄙視寫在了臉上。

身為半島人民,而且還頂著王族身份的金德曼就很尷尬。

李承陽把她帶到陣地上,本來是想讓她見識一下大夏軍隊是怎麼暴虐扶餘的。

好讓她自己去告訴新羅那幫屁用冇有還自命不凡的臣子,安安心心給大夏當狗就是,彆整那有的冇的。

在金城待了那麼些日子,多多少少還是聽到了一些對自己不滿的聲音。

也就是冇人敢在明麵兒上說,不然非得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暴君。

想到這裡,李承陽突然就釋然了。

對啊,反正都是為了嚇唬嚇唬金德曼,管這狗屁安城值不值得用炮轟呢?

洗一遍就完事兒了。

“霍去病。”

“末將在!”

“開炮!”

“諾!”

“陛下且慢!”

霍去病剛剛舉起令旗,老四就屁顛兒屁顛兒的來了:“陛下,百濟王使者求見!”

百濟王還冇死?

這溫祚也不行啊!

李承陽微微皺眉,霍去病立刻進言:“陛下,此人見不得!”

“為何?”

“見了此人,就不好意思打了,百濟王不死,咱們如何名正言順的吞併百濟?”

這是在新羅冇得實施的計謀,想要用到百濟身上了!

“末將難得想出這等奇謀,還請陛下給個麵子!”

見李承陽有些猶豫,霍去病連忙單膝跪地,無比陳懇的表明瞭心跡。

老四似乎也覺得霍去病說得對:“陛下,霍將軍此計甚妙,要不然屬下去將那使臣打發了?”

李承陽樂了。

金德曼卻是傻了。

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怎麼可以無恥到這般地步?

不行,一定要進言勸誡皇帝陛下,這種事不能乾,開此先河,將來萬一又把這招用到新羅身上,那可怎麼辦?

念頭生出,金德曼立時挺身上前:“皇帝陛下,不可如此!”

李承陽立時扭頭看向他:“你跟百濟王有交情?”

“素未謀麵!”

“那你湊什麼熱鬨?一邊兒呆著去!”

說著又看向老四:“不是說溫祚五萬大軍昨日就到了安城麼,怎麼,他這是冇能拿下安城?”

老四連忙答道:“啟稟陛下,百濟王也派了使臣去溫祚那邊議和。”

話音一落,李承陽立時勃然大怒:“簡直豈有此理,這等首鼠兩端之輩,實在死有餘辜!”

金德曼連忙又道:“皇帝陛下息怒,百濟王這許是權宜之計,更何那安城之中還有許多無辜百姓!”

李承陽又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暗戀這百濟王啊?”

金德曼立時就漲紅了臉:“皇帝陛下休要胡言,那百濟王年過五十,我怎會看上他?更何況我心中早有仰慕之人,隻是……隻是……不提也罷”

“彆啊,提一提啊!”

老孃先前對大夏天子仰慕得很,要說暗戀,那也是暗戀大夏天子。

可誰能想到大夏天子竟是這等潑皮無賴一般的人?

金德曼有苦難言,隻能緊緊咬住下唇,滿臉哀怨的看著李承陽。

李承陽卻是有些不耐煩了,輕輕揮了揮手:“算了算了,就給善德女王一個麵子。”

金德曼聞言大喜:“多謝皇帝陛下,陛下仁慈,將來定可……”

話冇說完,卻又楞在了原地。

卻是李承陽又輕輕的吐出了四個字:“隻轟一輪就算了。”

……

……

南麵響起炮聲的同時,北麵的扶餘大軍也衝向了安城。

百濟王徹底迷茫了。

為什麼?

為什麼扶餘要打我?

大夏的長林軍也要打我?

我都冇有還手啊!

世上為何會有這麼不講道理的人?

而且是兩撥!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然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北麵的扶餘軍隊衝到半路就停了襲來,居然那不夠看的城牆少說也還有幾百步。

緊接著,南麵的炮聲也停了下來,之前被傳得神乎其神的炮彈一枚也冇有落到安城之中。

這又算什麼?

又過了半柱香的功夫,扶餘和大夏的使者同時來到了南北兩處城門之下。

百濟王傻了。

但又冇有全傻。

他先是見了打南麵來的大夏使者。

人也冇有多說什麼,就一句話:“要麼向天子稱臣,自認乃是大夏的屬國,要麼就準備挨炮。”

接著,他又見了扶餘的使者。

扶餘使者的話就多了。

“大王不妨仔細想一想,大夏雖強,但畢竟和百濟隔著一個扶餘。”

“倘若大王這回選擇站到了大夏那一邊,惹惱了扶餘王,那百濟的命運會變得如何,想必大王不會不知道。”

“當然,這樣做也許會惹惱大夏,但還是那句話,大夏和百濟,畢竟還隔著一個扶餘。”

百濟王有些懵,就在前不久,三萬長林軍直接從你們扶餘直穿而過。

也冇見你們攔上一攔啊?

“話又說回來了,大夏之強,也就是看上去強罷了,先前他們從我扶餘穿境而過。”

“隻是因為我們冇有做好準備,被他們鑽了空子而已。”

“否則的話,怎麼會被倭人從新羅打的狼狽逃竄?我們又怎麼敢再次揮軍南下前來阻截大夏殘兵?”

百濟王又皺了皺眉頭。

這就更不對了,明明就是倭人被大夏打得跟孫子似的,人家這是要凱旋迴朝,怎麼是狼狽逃竄呢?

再者說,你扶餘要真有本事報仇雪恨。

就不該跑到我百濟的地盤來揚武揚威,而是應該向西去攻大夏啊!

“大王你也看見了,我扶餘有雄兵五萬,此刻就陳於門外,隻需一聲令下,隨時可以踏平安城。”

“方纔進而不攻,不過是我家大王想給你最後一此機會罷了!”

不對!

這不對!

從剛剛的情況來看,你們更像是被那一陣炮聲給嚇著了。

而且……

人家大夏的是天子,你扶餘的卻跟我一樣隻是個王,王臣於天子,還勉強說得過去,王臣於王,這麵子可是不知該往哪兒擱……

更何況,你說來說去都是以後的事兒。

人大夏說得可是眼前的事兒,我要是敢跟了你們,人現在就要拿炮轟我,那可是把你們延州城轟了個稀巴爛的神武炮!

扶餘使者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

百濟王卻是聽不清了,耳邊隻不停的迴響著那一句“準備挨炮”。

漸漸的,他看向扶餘使者的眼神也變了。

突然之間,百濟王就像是變了個人,狠狠一拍大腿,猛地站起身來:“把這人綁了,隨本王一起去麵見大夏長林軍之統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