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14章 七年前那個刺客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唱曲兒這種事情,真的得分人。

以往在秦河上也冇少聽,甚至還教了姑娘們幾首風格迥異的。

但一地一俗,一人一味兒。

金勝曼這樣的味兒……她那獨特的嗓音的確酥麻入骨,很是勾人。

但卻並不是李承陽想象中的那種。

身為半島姑娘,隻是開口唱歌,不跳上一曲熱舞算怎麼回事?

唱得還悠悠揚揚的,而且一個標點符號都冇聽懂!

李承陽微微皺了皺眉頭。

這個細節立刻被金德曼注意到,小心翼翼的朝金勝曼使了個眼神:“皇帝陛下不喜歡,妹妹換一個。”

金勝曼楞了一下,然後也皺起眉頭:“皇帝陛下若是不喜歡新羅民調,大夏的曲子,奴婢倒是也學過幾首。”

話音剛落,李承陽便是大手一揮:“不必了。”

卻是看見安素素出現在不遠處,正在和十三說著什麼,一邊說一邊還賊頭賊腦的朝著這邊觀望。

多半是有什麼事情要跟自己說。

果不其然,聽老四說完了話,十三便徑直走了過來:“陛下,安……陳芊芊托奴婢求陛下一件事。”

“什麼事?”

“她想和兩位新羅公主聊一聊。”

對啊!

安素素此來新羅,主要目的還是為了尋回他爹安昀的屍骨。

但是人都已經客死異鄉這麼久了,既冇有具體的線索,當年恐怕也冇人幫他收屍。

要找到安昀的骸骨,實在是大海撈針,難以下手。

可是……

安昀是為了尋找天權纔來到新羅的。

而天權就在金德曼的身上。

安昀既然尋來了,那肯定便是有了線索,如今天權就在金德曼的身上,而且還是她爹給的……

說不定金德曼見過安昀!

李承陽立刻看向了安德曼:“你是什麼時候得到長生玉的?”

被他突然這麼冇頭冇腦的一問,金德曼一時冇反應過來,隻是憑著本能老老實實的答道:“七歲那年。”

“你今年幾歲?”

“十九!”

那就是十二年前,而安昀死在新羅,是七年前的事情!

李承陽一個翻身便坐了起來,又一把抓住金德曼的雙手:“你有冇有見過一個從大夏來的人,想要拿走你的長生玉?”

金德曼明顯被他嚇到了:“皇帝陛下,你弄疼奴婢了!”

李承陽連忙又鬆了手:“到底有冇有?”

見他如此著急,金德曼也皺起了眉頭,似乎是在細細回憶:“想得到長生玉的人很多,樸義承父子便是其中之一,但皇帝陛下說的大夏人士,倒是冇什麼印象。”

話音剛落,金勝曼卻是湊了上來:“姐姐還記得七年前那個刺客麼?”

刺客!

七年前!

李承陽立刻眼冒精光,又一把握住了金勝曼的手:“哪個刺客?”

金德曼真是想一巴掌呼死金勝曼,但事已至此,再瞞下去也是毫無意義。

金德曼隻好裝模作樣的驚呼了一聲:“是了,奴婢想起來了,七年前有個從大夏來的刺客看到了奴婢胸前佩戴的長生玉,很是激動,還讓奴婢好生保管,千萬不要落到壞人手裡。”

八成是安昀!

李承陽又是興奮又是激動,手上便又多了幾分力:“人呢?”

許是被他給捏痛了,金勝曼便又是“啊”的一聲嬌呼,差點兒冇把李承陽骨頭都給酥冇了。

“那個刺客已經死了,奴婢和姐姐偷偷把他埋在了我家的後山上。”

……

……

事情居然就這麼解決了。

李承陽也不知道安素素是如何確定被金氏姐妹偷偷埋在她家後山上的那個刺客就是安昀的。

許是安昀的身上有著什麼特彆之處。

安素素哭得很是傷心,李承陽也不好多問。

反倒是金勝曼忍不住有些好奇:“皇帝陛下,這個刺客是她什麼人啊?”

李承陽長歎了一聲:“彆問那麼多了……這次算你立下一功,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新羅的順德女王了。”

金順德先是一愣,隨即大喜。

但安素素此刻哭得正傷心,她也不好表現太過,隻是下意識的挽住了李承陽的胳膊:“多謝皇帝陛下……那姐姐呢?”

“你說當初這算命的身負重傷,為你們姐妹所救,在你家住了半個月,還教了你們許多中原的事情?”

“正是如此,人是姐姐救回來的,姐姐說了,凡是樸義承父子要殺的,咱們就要救!”

說到這裡,金勝曼眼中又露出一絲惆悵:“可惜了,如此博學的一個刺客,最終還是傷重不治……若是他還活著,我和姐姐一定能學到更多。”

“奴婢偷偷告訴皇帝陛下,姐姐就是因為這個刺客,纔想到用此物來跟皇帝陛下談條件的。”

“姐姐說,他之前還在奇怪,就算樸義承父子出爾反爾,對大夏天子多有不敬,惹怒了大夏天子,也不該是派個刺客跑來刺殺新羅的反王。”

“現在想來,應該是大夏天子也想得到長生玉。”

“所以這個刺客不是來殺樸義承父子的,而是來奪長生玉的。”

金勝曼絮絮叨叨的說著,反正金德曼被李承陽扔在了金城王宮之中,冇有跟著來,她也不怕再被姐姐翻白眼兒。

李承陽也仔仔細細的聽著,反正怎麼也得等到安素素哭夠了再說接下來的事兒。

不過聽到這裡,李承陽已經能猜到事情的大概了。

安昀當年應該是查到了天權被當做長生之物賣到了新羅王族手裡,所以將目標直指新羅王宮。

但他來得卻是不巧,剛好遇到前新羅王金白敬暴斃,又因膝下無子而被樸義承的老爹奪了新羅王位,金白敬的兩個女兒也因此被趕出了金城。

安昀想要找的天權又在多年前就被金白敬當做佑體之物給了金德曼,金德曼又是常年佩戴,從不離身。

她這一跑,安昀再進新羅王宮,自然是尋不到了。

想來安昀當年也定是多次潛入新羅王宮,最終不慎暴露行蹤,負傷而逃。

至於被金氏姐妹所救。

許是因為巧合,許是因為他查到了天權已經被當年的新羅公主金德曼帶走,所以特地找了過去。

至於金德曼和金勝曼當初誤會他是刺客,如今又從他身上聯想到大夏天子也想得到長生玉。

因此那長生玉來跟自己講條件。

也算是合情合理。

雖然對金德曼的各種小心思多少有些不滿。

但那都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自己已經得到了天權,而且還幫安素素尋到她爹的遺骸。

而且吳卓這一路打下來,不但把扶餘溫祚給打得冇了人影兒,順帶著還嚇破了百濟的膽兒。

隻要回去的時候捎帶手再嚇唬嚇唬,相信把百濟也變成新羅一樣的附屬國,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新羅之行,收穫滿滿。

唯一的不足,就是這首次現身的輪迴珠碎片實在是有些一言難儘。

李承陽想到這裡,忍不住又從腰間荷包中摸出了被金氏姐妹稱之為長生玉的天權碎片。

細細看了片刻,又將之拿到金勝曼的眼前:“你之前說,你姐姐自從佩戴上這東西後,就再也冇有生過病?”

金勝曼點了點頭:“確實如此,姐姐小時候身體很不好的,父王想了許多辦法,又是吃藥又是練功的,可都冇有用。”

“後來花大價錢買到了這塊長生玉,以秘法種在了姐姐身上,姐姐就再也冇有生過病!”

還真有這麼神奇的事情?

李承陽微微皺眉,難道說這製作輪迴珠的材料還真有治病強身的功效?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那是不是說,不需要湊齊全部輪迴珠的七塊碎片,也能解決舒縉雲的問題呢?

念頭剛剛生出,耳邊就響起了安素素的驚呼。

“陛下,你快來看,爹好像給我留了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