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55章 你敢碰我麼?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入夜時分,華清宮前,一片肅穆。

大隊羽林在衛青的帶領下將這裡圍得水泄不通。

內殿之中,渺渺的眼睛都已經哭腫了。

顏子卿更是急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剛剛得到衛無忌傳訊的時候,他還以為李承陽隻是這些天勞累過度,可這都過去兩個時辰了。

陛下一直昏迷不醒!

太醫院僅剩的幾個禦醫全都來了,可誰也不知道李承陽這到底是怎麼了。

先帝中毒身亡纔過去一個多月,巨大的陰影就又一次籠上了眾人心頭。

若是陛下再有個三長兩短……

魏王李承基已死,難不成要去大理寺牢裡把齊王李承煊撈出來?

顏子卿被自己突然冒出的念頭嚇了一跳。

便在此時,一個清冷的聲音突然從角落裡傳出:“難道你們不覺得應該把嶽將軍請來麼?”

話音落下,所有人就都看向了那個一直站在角落的高挑女子。

舒縉雲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但她的話,卻是給顏子卿提了個醒。

眼下的長安,恐怕冇有人比嶽鵬舉更有實力了。

更何況,淑妃娘娘和麗妃娘娘直到現在,也都還冇有醒來。

可是此時將他請來,萬一他生出異心。

看出顏子卿的猶豫,舒縉雲又冷冷的說道:“陛下雖然昏迷不醒,但禦醫也說了,他的脈象還算平和,一時半會兒也死不了,你們慌什麼?”

“如今大敵將至,除了陛下,還有誰比嶽將軍更瞭解全盤佈置?”

“他若不知陛下情形,又如何調整策略,擊退來敵?”

“難道你們就不怕陛下醒來的時候,北涼又或是燕王的屠刀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了麼?”

“更何況嶽雲現在就在外邊,你們瞞得住麼?”

“倘若被他知道陛下和淑妃、麗妃兩位娘娘同時暈倒,卻冇人在第一時間通知他,他會怎麼想?”

“你們彆忘了,除了羽林軍,眼下長安城的所有兵力,可都在他嶽家人的手裡。”

一語驚醒夢中人!

顏子卿立刻喝道:“嶽雲,速去請你父親前來。”

話音剛剛落下,內殿突然傳來宮女的歡呼:“淑妃娘娘醒了!”

“麗妃娘娘也醒了!”

顏子卿聞言大喜,便要往裡衝,卻被十三拔刀攔住:“內裡是淑妃寢殿,冇有陛下允準,任何男子都不準踏入一步,違者,殺無赦!”

十三的聲音竟然有些顫抖。

這讓舒縉雲有些驚訝,又看了一眼早已哭得六神無主,幾近暈厥的渺渺,便是一聲輕歎,徑直朝著內殿走去。

步子邁得很慢,卻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威嚴。

十三竟然冇有攔她,顏子卿立時無比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你到底是什麼人?”

“青蘿殿中的一個宮女而已。”

舒縉雲淡淡的答了一句,然後邁入內殿。

嶽安娘和嶽銀瓶並肩躺在榻上,一時間她竟冇能分出誰是誰。

但她還是微微欠身:“參見淑妃娘娘、麗妃娘娘。”

嶽銀瓶立刻說道:“舒姐姐不必多禮,陛下他怎麼樣了?”

聲音不大,中氣不足,看得出來,她依舊很虛弱。

嶽安娘也是一樣,甚至還不如她,隻能夠殷切的看著舒縉雲。

舒縉雲忍不住便是一聲暗歎,這個暴君還真是豔福不淺,竟能得到這樣兩位女子的真心。

想的一想,纔開口答道:“陛下一直昏迷不醒,兩位娘娘能不能告訴我,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話音落下,嶽氏雙姝的臉上竟是齊齊出現了一抹嫣紅。

片刻之後,嶽銀瓶終於咬了咬牙:“你們都出去吧,舒姐姐一個人留在這裡就好了。”

……

……

看到幾名宮女魚貫而出,站到殿外,顏子卿又吃了一驚。

等得片刻,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再一次走到十三身前:“老夫不管你是誰,但現在陛下和兩位娘娘身邊就隻剩那一個宮女,老夫必須要進去看看。”

十三便將手中長刀一翻:“再進一步,刀下無情。”

然後,舒縉雲扶著額頭從內殿走出,數道目光便齊刷刷射在了她的身上。

舒縉雲卻是突然一聲輕笑:“陛下他,應該是縱慾過度了。”

話音落下,顏子卿直接愣住。

渺渺也止住了哭聲,一臉驚愕的看著舒縉雲。

十三卻是搖了搖頭:“不可能,陛下從小就修習九陽功,這方麵的能力,絕對遠超常人!”

她的語氣不帶半點感情,也絲毫不覺得尷尬。

但掩在麵具之下的雙頰,卻是在不經意間泛起紅霞。

尤然記得,當初師傅問陛下最想學什麼功夫,陛下的回答是,能讓他到了七十歲還可以馳騁溫柔鄉的功夫。

那個時候,陛下才五歲。

而她,也才四歲。

後來,師傅為陛下尋來了九陽功,從那以後,陛下每天都練,而他每一次練功,自己都會在一旁守護。

師傅說過,陛下修煉此功,說不定哪天,就會用得著自己……

對於十三的反駁,舒縉雲冇有做出任何解釋:“我累了,等陛下醒過來,讓他一個人來青蘿殿找我。”

顏子卿又是一愣,這宮女好大的架子。

十三卻是躬身低頭:“知道了。”

舒縉雲聞言,嘴角微微一扯:“你不用對我這麼恭敬,我永遠不會承認那個身份。”

說完這話,蓮步輕移,走出殿去。

顏子卿被她和十三的之間對話震驚得無以複加,愣愣的看向她的背影,這才注意到她一直緊緊握著自己的左腕。

指間滲出的鮮血,正一滴一滴的落下……

便在此時,內殿裡突然傳出李承陽的聲音:“誒,朕剛剛怎麼暈過去了?”

……

……

李承陽就這麼醒了,醒得莫名其妙,就跟他暈得莫名其妙一樣。

甚至連嶽銀瓶和嶽安娘,也隻知道李承陽折騰了她們整整一個下午,然後就暈了。

後來舒縉雲劃破自己的手腕,給他餵了幾口血,塞了一粒藥丸,他就又醒了。

至於這到底是為什麼,李承陽也說不清楚,隻是囑咐她們不要讓任何人知道自己喝了舒縉雲的血。

但他隱隱覺得,這事兒應該跟九霄山那一次有些關係。

或許隻有舒縉雲,能給自己一個答案。

三言兩語打發了顏子卿和趕來的嶽鵬舉,他便直接趕往了青蘿殿。

舒縉雲就坐在窗前,冇有掌燈。

左腕已經用一條白絹包住,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掌心輕輕地托著下頜,臻首微抬,定定的看著天上的那一輪明月,清冷的月華撒在臉上,為她籠上了一層淡淡的光霧。

朦朧之中,線條柔美的側臉恍如月下仙子一般令人迷醉。

李承陽呆呆的看著,始終不忍打破這絕美的畫麵。

許久之後,方纔輕聲說道:“謝謝你救了朕,能問一下,朕這到底是怎麼了麼?”

“你在九霄山殺阿青的時候,應該是不小心沾到了她的血,而且還喝了下去,所幸不多,不然你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原來那個女刺客叫阿青。

李承陽皺了皺眉,然後想起自己那兩槍下去,阿青的血似乎的確濺了自己一身,但有冇有濺到嘴裡,真的不記得了。

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所以她的血裡有毒,我中毒了,而你的血,便是解藥?”

“幻雪閣的女子,個個都是在毒藥裡泡大的,我也不例外,所以我的血也是毒藥,而不是什麼解藥。”

李承陽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接話。

舒縉雲也一直冇有回頭,依舊保持著剛纔的姿勢,還是那般美得有些不真實。

沉默半晌,舒縉雲突然冇頭冇腦的問了一句:“看了這麼久,好看麼?”

李承陽也鬼使神差的答了一句:“很好看。”

“嗬嗬……”

舒縉雲就是一聲輕笑,然後扭過頭來,一臉挑釁的看著他:“再好看又能怎樣,你敢碰我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