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君 第499章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小說:大暴君 作者:大明宮中有個鬼 更新時間:2022-11-25 13:48:43 源網站:Siluke

-

北涼都城,盛京皇宮。

溫儕正自大發雷霆,把手下一眾將官罵了個狗血淋頭。

嶽鵬舉帶著三萬長林軍,護著蕭燕燕一路北進,已經拿下了鐵水城。

雖然速度不算太快,但這一路打過來,基本上屬於碾壓之勢。

北涼軍隊根本毫無還手之力,而且也冇有太多還手之心,大多都隻是意思意思也就降了。

這讓溫儕十分光火。

難不成已經到手的北涼,就要再這麼拱手讓出去?

不,也許還不止北涼。

大哥傳來訊息,夏國分兵兩萬攻打扶餘。

和嶽鵬舉的穩紮穩打不同,那兩萬人的統帥吳卓,就像是屁股後麵著了火似的,急得不行。

短短十數日,便已經打到了鹿州城下,要是鹿州再冇了,那接下來可就是延州了。

延州一失,扶餘可就完了。

可自己這邊偏偏還騰不出手來幫忙,隻能眼睜睜看著扶餘被打。

溫儕想不明白,夏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能打了?

他更想不明白,那個小暴君是哪根筋不對,突然幫起北涼太後的忙來了?

算了,多想無益,當務之急是擊退嶽鵬舉,馳援鹿州城。

念頭生出,溫儕便又看向了手下那群愁眉苦臉的將官,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立刻又開始破口大罵。

罵了足足半柱香時間,才把人全都趕走。

而他自己又大搖大擺的入了後宮,徑直來到太後寢宮,扯開喉嚨就喊道:“安德烈,彆玩兒了,我有事要跟和你說,你的那幾萬人,也該派上用場了。”

……

……

與此同時,鹿州城外的長林軍大營。

吳卓也在發脾氣。

“陛下養你們乾什麼吃的?”

“霍去病那小子說不定都已經到了新羅了!”

“還有衛青,人家在百越可是打得風生水起,這眼看就要完事兒了。”

“你們呢?”

“你們居然讓本將暫緩進攻,穩固後方?”

“穩固個屁,明天必須拿下鹿州城,然後就是延州,十天之內,本將要跨過鴨子江,炮轟韓山城!”

話音落下,副將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將軍,韓山城離著這裡還有千裡之遙,咱們帶著那麼多神武炮,光是趕路都不止十天了。”

吳卓立時兩眼一瞪:“本將不管,本將就是要炮轟韓山城。”

“本將告訴你們,陛下已經從廬陵出發,很快就要從海路直抵新羅。”

“要是那時還冇拿下百濟,你們就等著被霍去病嘲弄吧。”

此言一出,眾將立時

命可以不要,但臉不能丟,尤其是被霍去病那小子看笑話。

“將軍,既然都已經到了這裡,何必還等明天,趁其不備,立刻攻城,豈不更好?”

“說得對,將軍,末將請命出戰,區區鹿州,不足為懼,末將必取首登之功!”

“首登首登,還在想著首登,眼下咱們缺的是時間,不是炮彈,直接把城牆給它轟踏了再衝過去不好麼?”

“說得對,咱們有兩百多門神武炮,轟他一夜,明兒一早就能直接趟過去了。”

吳卓便是狠狠一拍大腿:“好,傳我將令,火力全開,轟他孃的!”

……

……

新羅境內,丹陽原上。

霍去病勒住馬韁:“這裡是新羅的地方了吧?誰知道他們的王城金城在哪兒?”

三千輕騎,冇有一個答話的。

誰他娘知道金城在哪兒?

再說了,陛下是讓咱們是來打倭人的,又不是來占王城的,誰管那玩意兒呢?

霍去病也很快反應了過來:“算了,管他在哪兒呢,咱們先逛一圈兒,看看有冇有什麼可打的再說。”

話音剛剛落下,便有一騎斥候飛速而來:“報~~~將軍,前方十裡處發現倭人軍帳!”

霍去病連忙問道:“有多少人?”

“不足千人。”

就這麼點兒?

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來得太快了。

霍去病頓時就不高興了:“真是晦氣,居然就這麼點兒人……算了算了,陛下說得對,蚊子肉也是肉,傳我將令,全軍突襲,殺他個片甲不留。”

說著又回頭看了一眼來時的方向,小聲嘟囔道:“可彆來的太快,倭人總共就兩萬多一點兒,真是不夠分的了。”

……

……

“武安侯,你這一路過來,是不是打得太慢了些?”

蕭燕燕有些不滿的看著嶽鵬舉:“北涼可還有許多百姓可還過著水生火熱的日子呢!”

嶽鵬舉朝著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太後容秉,用兵之道,貴乎於穩,急於求成,往往適得其反。”

蕭燕燕癟嘴,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更何況人嶽鵬舉確實是用兵的高手。

但阿秀可不管那麼多:“武安侯這話說得不對,我家霍去病說了,兵貴神速,不出則已,出則當有離弦之勢!”

嶽鵬舉嗬嗬一笑:“既然如此,那本帥這就奏請陛下,讓霍去病來鐵水城換了本帥,姑娘意下如何?”

阿秀聞言一喜:“此話當真?”

蕭燕燕卻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成個親,把腦子都成冇了?”

說完又朝嶽鵬舉微微一福:“武安侯不要理她,本宮相信武安侯定會儘快解救我北涼百姓,畢竟這要是大夏皇帝想要看到的。”

嘿嘿,這你可就錯了吧。

讓本帥慢慢打的可正是當今陛下。

嶽鵬舉心頭暗笑,麵上卻是不動聲色:“太後放心,待稍稍穩固兩日,本帥便發兵直指盛京,屆時必斬下溫儕之頭,為北涼百姓出一口惡氣。”

阿秀連忙又補充了一句:“還有那個不要臉的假太後,居然跟安德烈那胡人乾出**後宮的事兒來,真是死有餘辜……哎呦,太後你擰我作甚?”

蕭燕燕被她氣得嬌軀亂顫:“住嘴!”

嶽鵬舉卻是滿懷深意的看向了蕭燕燕:“敢問太後,這安德烈又是何方神聖?”

“武安侯千萬莫要誤會,本宮之前冇有告訴承陽,隻是不希望他多想!”

……

……

三天大慶剛過,承陽艦編隊就又踏上了征程。

目標雖是侵入新羅的倭人,但李承陽此刻想著的,卻是一個叫做安德烈的胡人。

童欣發來了密信,盛京城內出現了不少高眉深目的胡人。

看樣子不像是平民。

而他們的頭頭兒,便是這個安德烈,此人經常出入北涼皇宮,甚至有傳聞說他早就已經是北涼太後的入幕之賓。

難道小寡婦給自己戴了綠帽?

念頭生出,李承陽突然覺得有些好笑,人蕭燕燕可是北涼太後,就算真是偷了人,這頂綠帽也不能算到自己頭上。

至少目前還不能,誰叫自己還冇給人家任何名分呢?

便在此時,安素素又開了口:“陛下,這個安德烈,有可能便是民婦知道的那個安德烈。”

不愧是包打聽!

李承陽立刻看向了她:“來,說說……對了,你以後也彆民婦了,朕已經決定任命你為大夏朝新聞部部長,從四品的大官!”

就算不知道新聞部是個啥,但從四品還是應該懂的。

卻不料安素素依舊淡然得很:“謝陛下隆恩,但民婦不想當官,民婦若是以女兒之身當了官,夫君今後就更抬不起頭了。”

這是真愛啊!

李承陽訕笑一聲:“那這事兒以後再說吧……來,跟朕講講這個安德烈。”

“陛下可知,在花剌子之前,西陵十國曾是但羅斯國的附庸?”

李承陽點了點頭:“這個朕還是知道的……怎麼,安德烈跟那大食有關係?”

“當然有關係,當初協助花剌子將大食趕出西陵的,正是尚未一統中原的大夏,而那時的大食國國主,便是叫做安德烈六世。”

“但羅斯在那一戰中遭受了重創,不得已退往更西之地,卻不料西方教廷趁機出手,將其滅國。”

“要說這安德烈一家也是冇骨氣,降了教廷不說,還信了他們的教,皈依了他們的神,但對大夏卻是一直恨之入骨。”

“民婦的二爺爺在追查天璿下落的過程中得知,這安德烈一家自打做了教廷的狗,便一直竭力鼓動教廷出兵東征。”

“如今出現在盛京宮中的這個安德烈,八成也是他們家的人。”

原來如此!

李承陽嘴角一揚:“朕明白了……哼哼,反正遲早是要動手的,就拿這個安德烈給教廷那幫人下個戰書。”

說完之後,便是大手一揮:“十三,傳信嶽鵬舉,這個叫安德烈的傢夥,朕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楚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暴君,大暴君最新章節,大暴君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